•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20章 两个人的事(5更求票)
  • 正文 第820章 两个人的事(5更求票)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对老妈的八卦心态无可奈何,只能火速地裹了一条浴巾,走出浴室接了电话。www.lingdiankanshu.com

        “秦朗,又出事了——魏一飞被人劫走了!”陶若香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显得有些着急,“另外两个人,被人割了舌头!”

        魏一飞被人劫走,另外两人舌头被割,这肯定是地鼠门干的,他们这是不想让警方得到更多的线索啊。这帮人还真是狠辣。

        “别急,我马赶来——也好,我在小区门口等你。”秦朗说完就挂了电话。

        看见老妈依然用八卦的眼光看着自己,秦朗只能说道:“香香姐,就是陶若香,以前是我生物老师,现在做警察了。”

        “儿子啊,你这个作风有问题啊。以前不谈恋爱就算了,现在怎么一谈就好几个呢——还师生恋呢。对了,我听你爸说,你带了一个女生去他实验室,那女生挺好的……”

        “行了老妈,你就别唠叨行不行,我还得换衣服呢。”秦朗道。

        “换就换你的,你小时候老妈又不是没看过。”薛颖莲哼了一声,不过她总算转身往她的房间走去了。

        秦朗火速穿了一件T恤,一条短裤,然后急冲冲地赶到了小区门口。

        刚到小区门口,陶若香的车子就已经开了过来。

        看得出来,陶若香真是十分地着急,以至于她身上都还散发着沐浴乳的味道,似乎洗澡没有冲干净留下来的。不过,这种气味却挺好闻的,尤其是刚沐浴过后,她的身体释放着芬芳的费洛蒙,让秦朗同学不禁有些心旌神摇。

        陶若香干咳了两声,提醒秦朗不要将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秦朗,打起精神!能不能将魏一飞重新抓回来,就看你的了!”

        “要抓到魏一飞,很简单的事情,你用不着担心。”秦朗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当然,他不是警察,的确不需要担心。

        “简单?”陶若香叹了一声,“怎么什么事情到你嘴巴里面就变得简单了呢?”

        魏一飞是在半路上被人劫走的,蒋俊的警车被一辆货车给挡住了,他们下车让货车司机让路,结果被人直接给打昏了,等清醒过来的时候,魏一飞已经不见了,剩下的两个人,连舌头都被割了。

        眼看破案在望,嫌疑犯居然被人劫走了,对于蒋俊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更不要说分局的局长知道此事将他臭骂了一顿。眼看就是到手的功劳了,结果立即化为泡影,任凭谁都会气得暴跳如雷。

        当秦朗赶到现场的时候,两个被割舌头的人已经送去医院救治了。蒋俊等人坚持不去医院检查,因为当务之急是将嫌疑犯抓回来,如果现在还去医院的话,只会让其他警察觉得他是在装病逃避。

        蒋俊也是一个好面子的汉子,今天被地鼠门的人摆了一道,险些把肺都给气炸了,这会儿正在调查附近的摄像头,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看到陶若香和秦朗赶来,蒋俊歉然道:“陶警官,实在抱歉——”

        “蒋队长,别的不说了,劫走疑犯的人,留下什么线索没有?”陶若香问道。

        “我已经找到了附近的监控视频。你看,这个就是事发时的摄像。”蒋俊指着笔记本电脑道,“看看,就是这里,想不到劫走疑犯的人,居然藏在卡车下面。”

        秦朗和陶若香看得清清楚楚,当蒋俊等人下车靠近卡车的时候,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卡车司机身上,而此时卡车下面忽地蹿出一条黑影,此人身手极其敏捷,蒋俊这几个人连反应机会都没有就被他打昏了。

        幸亏,这人可能并不想杀警察,所以蒋俊等人才逃过一劫,不过此时想来,蒋俊等人都心有余悸,因为对方要干掉他们实在太容易了。

        可惜的是,那人戴了一个头套,摄像头根本没有捕捉到他的模样。看来,想要将魏一飞重新抓回来,已经变成十分困难的事情了。

        “这个人……有点眼熟啊。”看了监控视频之后,秦朗向陶若香低声说道。

        “你知道那家伙是谁?”陶若香好奇道。

        “嗯。”秦朗点头,“记得那一次你住在韩萱的屋子里面,有一个人闯进了你屋子——”

        “你是说那个摘星盗?柳摘星!”陶若香的脑子当中忽地浮现出一个尖嘴猴腮的侏儒中年人。不过,此人虽然是侏儒,但却是赫赫有名的江洋大盗,上一次陶若香就差一点落入他的手中,幸好秦朗及时赶到。

        “你肯定是柳摘星?”陶若香问了一句。

        “没错。”秦朗点头道,“他虽然蒙着头,掩盖了面相,却无法掩盖他的身法和招式。你看看,这个柳摘星的动作非常像猴子,而且此人手臂比其他人天生就长一截,所以我肯定就是柳摘星出手劫走了魏一飞。”

        “那现在怎么办?就算是发通缉令的话,恐怕也抓不到柳摘星吧。”柳摘星是出名的江洋大盗,很久以前就被通缉了,但是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被抓住,所以陶若香知道对这种人即便是发通缉令也没用的。

        “江湖事江湖了。”秦朗笑道,“这个柳摘星,上一次让他跑了,这一次可不行了。上一次他居然敢绑架你,这一笔账我要跟他好好算算——好了,这事交给我去办,你不用艹心了,早点回去睡觉吧。”

        “你一个人,行不行啊?”陶若香关切地问。

        “有些事情,要两个人做才有意思,但不包括抓贼这事。”秦朗嘿嘿一笑,一语双关。

        “滚!”陶若香狠狠瞪了秦朗一眼。如今她也见识过秦朗的手段了,知道秦朗的手段。既然秦朗认为他能搞定这件事情,那么应该问题不大。

        秦朗带着胖虎跟陶若香分道扬镳。随后,秦朗用精神力跟胖虎交流:“老狸猫,地鼠门的人都是一群老鼠,你这么擅长抓老鼠,有什么办法将他们找出来么?”

        “主人,这地方太大了,你让我去哪里找他们。”胖虎报怨道,“不过,那只‘飞天鼠’的血肉味道不错,还有点灵气,我想吃他的肉。”

        胖虎虽然看起来有些胖憨,但是秦朗知道胖憨只是它的表象,这货的本质就是一头凶狠的畜生,吃人不在话下。

        “你想吃他的肉,那就赶紧找到他。你不是抓伤了他么,难道你不能追踪他的气味?”秦朗问道。

        “如果你让我吃他的血肉,我就去追踪他。”这狡猾的狸猫用舌头舔了舔嘴巴。

        “他归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