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17章 飞天鼠
  • 正文 第817章 飞天鼠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感觉身后的陶若香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www.lingdiankanshu.com

        对于一个女生来说,要钻进黑暗、恶臭、老鼠成群的下水道中抓贼,的确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虽然陶若香一直都在提醒自己现在是一个警察,是警察就应该克服这些困难,无所畏惧的。

        但是,心里面想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外一回事。对于陶若香来说,她真的差一点就昏死在里面了,如果不是因为抓贼的念头在支撑着她,恐怕她真的已经倒下了。

        这可是她第一次抓贼啊,想不到竟然如此倒霉!

        “听见没有,你们害得我女人钻下水道。就凭这一点,我就必须将你们抓回去。”秦朗向这个侏儒说道,“不过,既然你称我一声前辈,我也不欺负你,把手铐带上,跟我们去警察局吧。”

        “我呸!想不到你竟然是警察的狗腿子!”侏儒冲着秦朗唾骂了一句。

        对于地鼠门来说,警察就是死敌。原因很简单,地鼠门一直都是干着偷盗这一行,而且还是这一行的行家。地鼠门,以“地鼠”为名,可想而知他们是十分精于此道的,就如同唐门精于杀人。

        “这么说,你不肯合作了?”秦朗问道。

        “废话!”侏儒冷笑道,“我承认你功夫高明,不过我们地鼠门的功夫也不简单。如果你以为可以轻松抓到我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说着,这侏儒纵身一语,抓住旁边墙壁上的管道,蹭蹭地就蹿上去了,这厮虽然身形矮小,但是爬墙却十分厉害,他本身就如同一只大老鼠一样。

        爬墙的时候,这个侏儒就开始吹口哨了,随着他的口哨声,老鼠笼子当中的那些老鼠都跳了出来,向着秦朗和陶若香涌了过去。同一时间,更多的老鼠从下水道中涌了出来,它们的目标也是秦朗和陶若香。

        “别担心。”秦朗伸手牵着陶若香的手,护体真气延伸开去,顿时一道无形的气墙挡住了这些疯狂的老鼠。

        那侏儒见秦朗用护体真气挡住老鼠,冷笑道:“不知道你的护体真气能挡多久?更何况,你真以为能抓到我?至于那两个废物,你们从他口中得不到任何消息,因为他们死定了!”

        一群老鼠向着面包车冲了过去,目标赫然是刚才杀老鼠的两人。

        别看这两人刚才杀老鼠杀得欢,一转眼他们就要成为老鼠的食物了,这些老鼠似乎已经发狂了,恐怕用不了一时三刻,就能将这两人啃成骨头。

        “魏哥——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面包车上,其中一人赶忙求饶。

        “是啊,我们不会说的。求你放过我们!”另外一个人也赶忙求饶。他们两人此时跑不动,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老鼠逼进。

        别说这两人无法动弹,就算是健全的人,看到这如同潮水一样的老鼠都会头皮发麻、惊恐万分的。

        “我只相信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侏儒冷笑道,“你们可以去死了!”

        “呜呜~”就在此时,秦朗的“口哨声”也响了起来。

        四周的老鼠,忽然间安静下来了,原地不动了。

        “你居然会驱鼠之术!”侏儒骇然地盯着秦朗,他的眼睛泛着幽幽绿光,也如同老鼠一样。不过,秦朗知道这是因为此人长期呆在暗处的原因。

        “别以为驱鼠之术只有你们地鼠门才会。”秦朗冷哼了一声。

        地鼠门,也是一个神秘的门派,跟其他门派联系较少。不过他们的胃口不小,自古就喜欢盗窃“红货”,一般的金银看不上眼。并且,盗走宝物之后,他们还喜欢装神弄鬼留下一些痕迹,让别人以为是什么“五鬼搬运法”,其实不过是他们偷盗的本事很奇特罢了。

        比如今天晚上,这个侏儒用老鼠盗窃,就超出了普通警察的认知。如果不是陶若香跟秦朗见识了许多古怪的事情,她也不会相信有人可以控制老鼠进行盗窃。

        “小子,你休要猖狂!”侏儒向秦朗喝道,“既然你知道了我地鼠门的驱鼠之术,那么也就是我们地鼠门的必杀之人了!驱鼠之术,不容外人得知!”

        “呃……动不动就杀人,看来你们地鼠门果然不是好鸟。”秦朗冷笑道,“不过,你觉得你能杀得了我?”

        “哼!先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驱鼠之术!”侏儒喝了一声,继续吹起了口哨,显然是要重新控制这些老鼠,然后对秦朗进行攻击。

        可惜的是,这侏儒吹口哨,秦朗也吹口哨,虽然声音不一样,但秦朗似乎更高一筹,任凭这侏儒如何卖力吹口哨,这些老鼠依然一动不动。

        “该死!你究竟是什么来头?”侏儒施展浑身解数,却依然无法控制这些老鼠,他终于意识到对方的驱鼠之术更加高明。

        “想知道我的来历,那就下来跟我去警察局。”

        “你休想!”侏儒冷笑道,“我魏一飞号称‘飞天鼠’,岂是那么容易被人抓住的!”

        说着,这个叫魏一飞的侏儒又向上蹿了十几米。这厮在墙壁管线上攀爬,如履平地一样,不愧“飞天鼠”的称号,难怪他认为秦朗抓不到他。

        “试试看了。”秦朗纵身一跃,也蹿上了墙壁,整个人如同壁虎一样,向着魏一飞“游”了过去,动作十分迅捷。

        不过,魏一飞的动作更快,因为他竟然可以借助墙壁上那些管线“荡秋千”,这是因为他体形较小且精于此道的缘故。

        看着魏一飞居然可以抱着电缆线“荡秋千”,秦朗就知道自己肯定追不上这家伙了。看来,只要只“飞天鼠”不下地,秦朗还真是追不到他。

        “小子,你中计了!记住这个教训!”就在此时,魏一飞得意地冷笑了一声,一只硕大的老鼠从魏一飞的背上蹿了出来,凌空向着陶若香扑了过去。

        这个魏一飞,居然要对付陶若香!

        魏一飞身上的这一只硕鼠,是地鼠门专门豢养出来的,它根本不会听命于秦朗。而且这只硕鼠行动迅猛,偷袭人快如闪电。

        咻!

        眼看这只硕鼠就要落在陶若香后背上,一只肥大的影子从黑暗中蹿了出来,凌空探出锋利的爪子,准确无误地抓住了这一只硕鼠,然后用力一扯。

        “不!”魏一飞发出一声惨痛的呼叫声,仿佛死的不是一只老鼠,而是他老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