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16章 抓贼
  • 正文 第816章 抓贼

    作品:《少年医仙

        陶若香是真的怒了。www.lingdiankanshu.com

        就连她的警车的警笛声,似乎都充满了愤怒,更不要说她的警车速度简直就如同在飙车一样。当然,秦朗完全可以理解她愤怒的原因,因为这是她接手的第一件案子,为了不错过抓贼的机会,她甚至连晚饭都没吃。结果呢,她所谓的队友根本没有给她传递任何消息,直到听见了警笛声,她才知道贼偷已经行动了,而且多半已经得手。

        当陶若香赶到现场的时候,几个警察正颓然地做着现场记录。至于贼偷,他们一点线索都没有发现。不过,在现场依旧发现了几粒老鼠屎。

        “蒋队长,为什么我没有得到消息?”

        陶若香怒气冲冲地向一个中年警察质问道,这个中年警官是这个行动小组的队长,名叫蒋俊。蒋俊也算是一个老警察了,他对于上级领导硬塞一个女警到自己队伍中来非常不满意,因为他觉得陶若香这样的女警根本就是花瓶而已。

        “陶警官,抓贼这种行动,当然是要秘密进行。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安全。”蒋俊很淡然地说,“不过你放心,如果抓到贼的话,功劳少不了一份。”

        “什么!你以为我要求加入行动组,就是为了领功的?”陶若香气得嘴唇都在发抖。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蒋俊反唇相讥,“你看看,你不是要抓贼么,居然还带一个不相干的人。你们这是抓贼,还是要作贼啊?”

        “算了,跟他们争辩没用。等你抓到贼,他们自然就没话说了。”秦朗虽然也看不惯这个蒋俊。不过,此时争吵没什么用处,关键是要抓到贼。如果继续争吵下去,只会给贼偷逃走的机会。

        “没错,陶警官,你要是真的能抓到贼的话,我蒋俊就服了你!”蒋俊冷笑了一声,显然并不认为陶若香能抓到贼。但凡是新来的警察,都是建功心切的,这种人他见多了。

        再争吵的话,那就真的错失良机了。

        秦朗和陶若香来到了珠宝店后面的街道,找到了一个下水道,然后他一脚将下水道的盖子给掀翻。

        随后,秦朗用虫笛召来了一小群老鼠,然后将白天得到的小布片放到了这些老鼠面前。这布片,应该就是贼偷留下的,所以上面会有他的气味。而现在,这个贼偷应该不会走得太远,因为他肯定没有开车。否则的话,一定无法避过蒋俊这帮人的监控。

        果不其然,这些老鼠在布片上嗅了嗅,很快就有所发现,开始往下水道里面钻了。

        “贼偷从下水道走的,我和胖虎下去追。”秦朗说道。贼偷从下水道离开,这个跟秦朗之前猜测差不多,因为这是最安全的撤退路线。

        “我也去!”陶若香一咬牙道。

        “算了,一个美女钻下水道,这像话么。”

        “我现在是抓小偷的警察!”陶若香抢先滑入了下水道中。

        秦朗见陶若香如此坚持,也只能随她了,带着胖虎跟了进去。

        下水道的管道很复杂,而且几乎没什么光线,不过秦朗早就准备了手电筒,跟着带路的老鼠,一路追了上去。

        大约二十分钟后,前方出现了光亮。

        秦朗猜测,他们距离贼偷应该比较接近了,所以秦朗关了手电筒,缓缓靠近。

        当秦朗距离出口处大约几米的地方,上面传来了人的说话声:“赶紧把这些老鼠开膛破肚,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那些警察真是傻.逼,他们还以为我们会亲自动手去偷,哪里知道我们‘五鬼搬运法’的厉害,嘿……”

        秦朗示意陶若香暂时不要动,他悄无声息地从出口处跃了上去。秦朗的动作轻盈无比,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显示出了高深的功夫,看得陶若香暗暗咂舌。

        秦朗出去时候,胖虎也悄然跃了上去,这货虽然身宽体胖,但是行动起来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当然,猫科动物行走本来就很轻盈,这也不足为怪。

        上去之后,秦朗没有立即动手,因为他要找到主犯才行。

        这个出口位于一条废弃的巷子当中,巷子里面停了一辆面包车,车旁边放着几个老鼠笼子,笼子里面装了很多老鼠,有两个人将一只一只的老鼠从笼子里面提出来,然后用小刀将老鼠肚皮剖开,从里面取出一样东西,这些大都是珠宝店的首饰。

        而在面包车的车顶上,坐着一个奇怪的人,这是一个侏儒男子,他的脖子上挂满了珍珠、金项链,在他旁边有一只巨大的老鼠,这只老鼠皮毛金黄,其身体至少有两尺长,当真算得上是硕鼠了。而侏儒男子,正在给硕鼠喂食东西。

        秦朗百分百可以肯定,这个侏儒男子就是真正的贼偷了。

        于是,秦朗也不用再躲藏了,直接现身,然后第一时间用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作为证据。他虽然用不上这东西,但是陶若香肯定有用。

        看到秦朗用手机拍摄,这三人立即知道情况不对劲了。那两个杀老鼠的人,立即将手中的老鼠对着秦朗扔了过来,然后将手中的刀子一挥,就向秦朗扑了过来。

        蓬!蓬!

        这两人还没有靠近秦朗,就已经凌空飞了起来,然后刚巧落在面包车里面。虽然他们都只挨了秦朗一掌,不过他们两人短时间恐怕休想站起来了。

        车顶上的侏儒霍地站了起来,两只眼睛就如同老鼠一样盯着秦朗:“你是什么人?”

        “这话应该我问你。”秦朗冷笑一声,“你不觉得,我更有问话的资格么?”

        “没错。你虽然年青,却已经算是武玄层次的前辈了,这里你更有发言权。”那侏儒以江湖口吻向秦朗道,“我是地鼠门的人,我们应该没有得罪前辈吧?”

        “地鼠门?难怪。”

        秦朗哼了一声。地鼠门,这也是上了江湖谱的门派。正因为是正儿八经地门派,所以他们的江湖规矩也多,比如武人境界的武者见到武玄层次的武者,甭管对方年纪如何,都要尊一声“前辈”,因为江湖以实力为尊,没有人会因为你年纪大就给你面子的。

        即便是现在,一些真正的江湖门派也保留着以前的规矩,所以这个侏儒称呼秦朗为“前辈”,秦朗并不觉得奇怪。

        “冒昧问一声,我们地鼠门可是得罪了前辈?”侏儒向秦朗问道。

        “你们得罪了姑奶奶我!”陶若香的声音在秦朗身后响起,充满了无尽的愤怒和怨念,“你们害得姑奶奶生平第一次钻下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