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11章 陶若香的案子
  • 正文 第811章 陶若香的案子

    作品:《少年医仙

        都说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此时的情况却是恰恰相反,变成了一群过街老鼠在追赶几个混子,不仅追赶,而且还在撕咬,情况惨不忍睹。www.lingdiankanshu.com

        烧烤摊也是一片混乱,毕竟看到这群结对的老鼠,任凭谁的食欲都会大减的,而且这些老鼠如此狂暴,谁都不想留在这里。

        吃烧烤的人一哄而散。

        似乎大家都忘记了给钱。

        秦朗和陶若香两人也乘乱逃离了。

        “我们还没给钱呢——不过算了,安蓉市河边的这些烧烤摊老板,全都是有钱的主,今天就当他们请客了。”跑开的时候,陶若香手中还顺了一瓶啤酒,秦朗也不例外,两人拿着瓶子碰了一下。

        “陶姨,平白捡到一枚钻戒,心情是不是好多了?”秦朗笑道。

        陶若香的心情的确是好多了,她发现跟秦朗这小子呆在一起,心情就会莫名其妙地变好,也许是因为秦朗这家伙总是没心没肺地笑。

        “那些老鼠是你弄出来的?”陶若香向秦朗问道。

        “是的。”对于陶若香,秦朗没什么好隐瞒。

        “这么说,你的本事真是层出不穷啊。”陶若香讶道。

        “一般一般了,谁让这几个傻x敢来搔扰我们的约会呢。”

        “谁跟你约会了——自恋!”陶若香嗤之以鼻道。

        就在此时,街角居然响响起了一阵尖锐的怪声,随后追赶那几个混子的老鼠们忽地放弃了追赶,很快钻入地下洞穴、下水道消失了。

        不过,那几个混子已经遍体鳞伤,哪里还敢找秦朗麻烦。

        “嗯,有点意思。”看着这些老鼠消失了,秦朗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什么有意思?”陶若香问道。

        “没什么,等你调回警察系统,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秦朗笑道,“至于现在嘛,不如我们再找个地方聊聊?”

        “早点滚回去睡觉!本姑娘明天还要上班呢!”陶若香看起来心情好了很多,所以秦朗同学失去了利用价值,直接在这里将秦朗给“甩”了。

        许仕平办事的效率十分高效,亦或者说他早就准备将吴文祥调到安蓉市,只是差一个合适的借口罢了。

        如今,堂堂的平川省大老板家居然差一点遭遇枪手轰击,就凭这一点,安蓉市警察系统就必须给一个说法。再加上省委的这些boss都感觉最近安蓉市治安情况不好,而且就在昨天晚上,一个位于闹市区的的金店就被扫荡一空。诸多原因,造成了吴文祥迅速被调离夏阳市,成为了安蓉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

        吴文祥一上任,陶若香自然就调回了警察系统。

        不过,鉴于陶若香现在还没有破案的政绩,资历也还不够,因此暂时没办法给她一官半职的。当然,陶若香根本不介意,她只要能参与查案就行了,对于官职她没什么兴趣。

        陶若香接手的案子,恰好就是珠宝店被盗的案子。这个被盗的珠宝店,恰好就在她和秦朗昨天吃烧烤附近。

        这时候,陶若香立即想起了昨天她从死去的老鼠肚子中捡到的那一枚钻戒,她将这一枚钻戒送去了检验室,没多久她就拿到了检验结果:这的确是一枚真的钻戒,并且上面有老鼠的肠胃粘液,证明的确是被老鼠吞入肚子当中的。最重要的这一点,这一枚钻戒应该就是来自失窃的那家珠宝店。

        得到这个结果,陶若香立即给秦朗打了电话,将秦朗约到一个咖啡店。

        赶到星巴克的时候,秦朗脸上依然挂着那没心没肺地笑容,向陶若香道:“陶姨,这一天时间不到,你就想我了?不过,听说星巴克现在已经是歼商的代名词了,下次我们换个地方喝咖啡吧。”

        “我想你个头!”陶若香哼了一声,似乎有些生气,“小子,你是不是又犯事了?”

        “什么意思?”秦朗诧异道,“我从来没犯事,何来‘又犯事’的说法?”

        “昨天晚上,有一家珠宝店被盗窃,是不是你干的?”陶若香低声问道。

        “怎么可能?”秦朗诧异道,“我就算要送你珠宝给你,也不可能直接去偷盗吧。陶姨,就你这破案的水平,我真是替你担忧。”

        “真不是你?”陶若香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将她心头的猜测告诉了秦朗,“我看了昨天那一家珠宝天失窃的调查报告,虽然店子里面有监控和报警设备,但是没有任何用处,因为罪犯在偷盗之前,破坏了电路、监控设备。而且怪异的是,没有找到任何人为破坏电路、监控设备的线索。”

        秦朗安静地听着,然后向陶若香问道:“那你凭什么怀疑是我呢?”

        “因为这一家珠宝店距离我们吃烧烤的位置不远,而你的狗狗踩死的那一只老鼠肚子里面,居然有一枚那家珠宝店的钻戒。也就是说,钻戒很可能是被老鼠偷走的。除了你,我可想不到谁还有控制老鼠的本事。别忘了,我看到你用老鼠去吓唬那几个混子。”

        陶若香的分析丝丝入扣,听得秦朗连连点头。如果将这些东西联系在一起的话,秦朗的确是有很大的嫌疑。

        “那你怎么没动手抓我呢?”秦朗笑问道。

        “虽然这事像是你做的,但我感觉你应该不会干这么无聊的事情。”陶若香道,“更何况,关于我的推测,其他人肯定不会赞同。”

        的确,陶若香可以接受老鼠盗窃的事情,但是其他破案的人肯定不会相信有人居然可以用老鼠来进行盗窃。

        因此,即便是陶若香说出了自己的推断,恐怕也不会有人协助她来抓人。

        甚至,别的警官还会以为陶若香有妄想症呢。

        “谢谢陶姨你的信任。的确,我不可能盗窃这些珠宝店,倒不是因为我品姓高,而是我格调高,这些垃圾珠宝店,我没兴趣。”秦朗笑着说,“要盗窃的话,我会去盗窃那些拍卖行,那些高档珍宝,才配得上你。”

        “我可不稀罕你的赃物。”陶若香道,“既然这事跟你没什么关系,那我就放心了。别人肯定不会相信我的推测,这事看来我要自己去调查清楚了。”

        “算上我一个。”秦朗道,“反正今天没事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