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08章 不是情变
  • 正文 第808章 不是情变

    作品:《少年医仙

        安蓉市的出租车并不好拦,哪怕是在晚上也是如此。www.lingdiankanshu.com

        如果是在平时的话,秦朗并不介意被人捷足先登,但关键他刚接到陶若香的电话,好像这位美女老师正在喝闷酒,应该正值她心理脆弱的时候,对秦朗那就是绝佳的机会,他怎么能白白错失良机呢。

        可不巧,秦朗截下了出租车,揣好手机正准备上车,居然被人给抢了,这怎么行呢。所以,就在对方关门的刹那,秦朗一伸手就拉出了车门,向车里面的人说道:“麻烦你们让一下,这是我拦的车。”

        “但是我们比你先上车!所以,怪就怪你自己动作慢,手脚残!”里面响起了一个嚣张的声音,“司机——开车!”

        “小伙子,算了吧,你等下一辆吧。”出租车师傅是个中年人,他看到车上的两男一女都是混子,而秦朗应该是一个学生,跟这些混子硬碰硬,那肯定会吃亏的。

        “听见没有!放开你的手,要不然它就真的残了!”出租车里面的女人也不甘示弱,极度嚣张地向秦朗喝道。

        “看来这年头真的没办法讲道理了。”秦朗自言自语地说道,然后直接伸手进去,将后排坐着的一对混子男女拧小鸡一样拧了出来,然后抛到了路边的垃圾桶旁边。

        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的那混子见秦朗是一个浑人,二话不说,主动下车了。

        司机按下计价表,发动车子,向秦朗问道:“高手,去哪里?”

        “呵,我可不是什么高手——去城南的夜啤酒一条街。”秦朗道。

        “好的。”出租车师父应了一声,可能他的八卦精神发作了,居然又问了一句,“兄弟,你的功夫究竟在哪里练的啊?”

        “我上过嵩山,去过武当,最后毕业在新东方。”秦朗笑道。

        出租车司机知道秦朗在开玩笑,呵呵笑道:“小伙子,我没别的意思,只是看到你功夫挺不错,居然可以一只手将人拧起来丢老远,让我佩服!不过,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啊,虽然我们中国功夫还是挺牛.逼的吧,但就是你们这些会功夫的人,总是喜欢藏着掖着,结果现在中国功夫在世界上已经没落了,甚至有时候还会被别国的拳手打得遍地爪牙。”

        “这个就是你对中国武术的理解?”

        反正还有一会儿路程才会到达目的地,秦朗也不介意跟这位师傅聊聊,“假如你儿子的幼儿园或者小学举行运动会,就算是不限制成年人参加,你愿意去跟一群小孩子赛跑,并且赢得比赛么?”

        “那肯定不会啊。”

        “习武者也是如此。”秦朗道,“对于真正的武学宗师来说,在舞台、拳台上给人表演,那就好比是跟一群小孩子赛跑,即便是赢了也没什么意思。况且,你认为在舞台、拳台上的输赢,就真的代表了一个国家武术的高低?难道你没想过,现在控制着拳台输赢的,根本就是双方的功夫高低,而是拳台背后的庄家和赌场。你们的爱国情感,都是他们利用的因素。”

        “我草!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个样子啊!就跟现在的臭足球一样,我们看球的人喊得声嘶力竭,结果上面全他妈在踢假球、搞赌博!”司机大叔义愤填膺。

        “没错。所以,高手一般不会在人前表演卖弄,喜欢卖弄的也不是高手。”秦朗道,“而真正的高手,只会为了真正的民族荣誉而战,而不是为了给那些艹控拳台的歼商赚钱。”

        “咦,看不出你年纪轻轻竟然领悟得这么深刻。”司机大叔佩服道,“这么说来,你也算是真正的高手了?”

        “不算。”

        “为什么?”

        “我要是真正的高手,就不用坐你的出租车了。”

        “哈哈!~”

        “……”

        跟出租车司机相谈甚欢,不过秦朗看到的陶若香的时候,这女人却是满脸愁云。不过,秦朗所遇见的最坏场面没有出现,所以看到陶若香的时候,他居然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陶若香看见秦朗坐在自己旁边发笑,心头无名火起:“我说秦朗,你应该改个名字。”

        “什么名字?”

        “你应该叫‘秦兽’!”陶若香道,“你没看到陶姨现在愁云惨淡的样子么,你居然还能笑,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这不是禽兽行为么。”

        “呃……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这种禽兽行为我肯定不做的;但如果是另外一种禽兽行为的话,我倒是愿意做。”

        秦朗一边说着,一边不客气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冰镇啤酒,“我如果要做禽兽行为的话,一定要做那种自己快乐别人也快乐的禽兽之事。”

        陶若香犹豫了一下,口中吐出个字:“无耻!”

        “陶姨,你就别生气了。其实呢,我刚才之所以发笑,倒不是喜欢看你发愁,而是心头暗叹侥幸,侥幸我担心的场面并没发生。”说话的似乎,秦朗又将一根骨头丢给了火灵雪狐。虽然许忆北、洛滨她们将这火灵雪狐视为精贵的宠物,但是秦朗可不管那么多,一只“狐狸狗”而已,就当狗养活好了。

        陶若香这会儿有心事,所以没闲心关心秦朗的宠物,问道:“你侥幸什么场面没发生?”

        “就是你酩酊大醉、胡言乱语的样子。”秦朗喝了一口酒,又捡起一串排骨开吃。

        这里是靠河边的啤酒一条街,夏天晚上生意极好,人声鼎沸,其实这种地方谈事情反而不用担心被别人偷听去了,因为真的太嘈杂了。

        “你喜欢看到我酩酊大醉、胡言乱语的样子?”陶若香白了秦朗一眼。

        “恰恰相反,因为你要是成了那样子的话,那就意味着你遭遇了情变,感情受伤了,变成了一个酗酒、满腹牢搔的的女子,而我不幸的将成为你吐露心事的备胎。”

        “哈……”听平这话,陶若香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说法倒也不错,很多女人只会在情变的时候才会大醉、胡言乱语,备胎的作用才会显现出来。备胎,呵,你不是很自信么,难道还担心自己做备胎?”

        “没办法,陶姨你这么漂亮,甘心当备胎的应该不少吧。其实,做备胎也没什么,还有比当备胎更痛苦的。”

        “还有比备胎更痛苦的?”

        “当然。”

        “是什么?”

        “千斤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