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78章 陈年旧账
  • 正文 第778章 陈年旧账

    作品:《少年医仙

        好一阵之后,庄大山才哀求道:“我说……我说了,求你别折磨我了,给我一个痛快!”

        “想要痛快的话,你需要提供真正有价值的信息。www.lingdiankanshu.com”秦朗冷笑道,“否则的话,你根本没办法痛快,在我面前,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针尖上的鬼斑石鱼毒素当然不会太多,只不过是让庄大山痛苦难熬而已。

        此时,痛楚渐渐退去,庄大山已经缓了过来,他看着秦朗,眼中闪过狠辣、仇恨的目光,狞笑道:“你很了不起吗,你很猖狂是吗?但我是不会屈服你们的!嘿……徐政国你背叛了老首长,你的下场不得好死!你们可以折磨我,但是却无法阻止我的死亡,而我一死,老首长也就知道你背叛了他,在军部的那些忠于叶家的人,会杀死你们,然后掌控局面的!嘿……”

        庄大山的语气,竟然有几分得意。

        也许,庄大山是在得意自己的愚忠,得意他临死之前还能害人。因为只要他死了,叶家的人得不到他的信息反馈,很快就会知道徐政国的背叛,叶家就会进行另外的计划,这计划中自然就包括了对徐政国的处置。

        “你觉得自己必然会死?所以你什么都不怕了?”秦朗看着一脸狰狞得意的庄大山,“有句话叫做不要高兴得太早,不知道你听过没有。你不过就是咬碎了藏在牙齿中的毒药而已,这可真是老掉牙的自杀手段。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在我面前想死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想要死得容易更加不行!”

        “我已经服毒了,你还能干嘛!”庄大山冷笑道,“五分钟之内,我就会死了,你什么东西都不能得到。现在,最多还有两三分钟时间。”

        “时间还早。”秦朗又取出了几根钢针,刺入了庄大山的脑袋当中,“那我们五分钟之后再谈吧。”

        果然,接下来的五分钟时间之内,秦朗什么问题都没问,只是专心地开车。

        一分钟……两分钟……

        庄大山的表情开始从狰狞变得担忧起来。

        庄大山之所以自杀,那并不是他勇敢,而是他想要通过自杀逃避折磨。对于特工、间谍来说,他们宁愿死都不愿意落入敌人手中,因为死亡对他们来说是解脱,而活着简直就是折磨。他们基本上都折磨过人,所以绝对不想被人折磨。

        五分钟!

        庄大山的表情从担忧变成了恐惧。

        五分钟过去了,庄大山没有毒发身亡,这也就意味着他还没有毒发。

        “老子叫你五更死,你就休想三更亡!”秦朗向庄大山冷哼了一声,“既然你没有毒发身亡,那么就准备着接受折磨吧。之前给你扎的针,我只是蘸了很微少的一点毒素,既然你这么硬朗,我现在准备加大剂量了,希望你做好准备。”

        “不——”想到之前被扎针的痛苦,庄大山不寒而栗,他就是因为害怕再度被秦朗扎针,所以才服毒自杀的,谁知道现在秦朗居然还要给他加大剂量,这简直就是要将他折磨疯啊。

        只是庄大山已经没有选择的机会了,因为秦朗已经顺手将一只手套塞进了庄大山的嘴巴里面,然后将蘸着更多鬼斑石鱼毒素的毒针刺入了庄大山的身上。

        “呜——”

        被毒针刺入的瞬间,庄大山整个的身体因为剧烈的痛苦而扭曲了,他的两只眼珠子甚至都差一点凸出来了,而且他的身上已经汗如雨下。

        后面的徐政国看到这样的状况,心头有些震撼,他没想到秦朗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干这种严刑逼供的事情简直轻车熟路,比之军中老手犹有过之。难怪这小子能成为洛海川的顾问,果然非同一般,不过此人曰后前途也是不可限量。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秦朗才将庄大山口中的手套扯掉,然后说道:“死不了的滋味如何?”

        “求求你……放过我,我……彻底屈服了。”庄大山苦苦哀求,形如丧家之犬。

        “你现在也可以咬断舌头啊,虽然死不了,但是我们什么东西都得不到。”秦朗向庄大山建议道,“不过,我依然会再度折磨你的。”

        “我错了……求求你们了……我什么都听你们的。”庄大山道。连自杀都不能做到,庄大山的确是彻底没办法了。

        “庄大山,叶家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如此忠心耿耿?”徐政国问了一句。

        “叶家……对我有救命之恩。”庄大山道,“十七年前,我所在的连队奉命去中印边境执行一次秘密任务,但是任务失败,按照军法我必死无疑,当然我觉得自己死也就算了,但是家中的老人无人供养,我死了连个烈士的称号都没有,家里老人也得不到任何的照顾。那时候,是叶家的人给了我一条生路,但是条件就是我必须一辈子效忠于叶家。”

        “算了,这个我也能理解,谁让你也是一个军人呢。”

        徐政国叹息了一声,然后忽地想到了什么,“十七年前,你参加的那一次任务,是不是代号叫‘牛蛇’?”

        “没错,你怎么知道?”庄大山道。

        “我当然知道。”徐政国叹道,“作为军方高层,自然知道一些绝密的东西。‘牛蛇’行动,是一次非常失败的军事行动,导致了参加行动的百分之九十的士兵阵亡,并且对当时整个战略行动带来了不利影响。”

        “是的,我们这些活着逃回去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庄大山叹道,“从战场上战败逃亡,简直是一种耻辱。”

        “你觉得战场逃亡是你的耻辱?”徐政国冷哼一声,“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次行动的真正责任不在于你们这些士兵和基层军官,而是指挥官的重大失误,这是高层最后做出的决定。”

        “那为什么当时部队将责任归咎于我们呢?”庄大山质问道。

        “那是因为这一次行动的实际指挥官叫叶海龙,当时他是刚从军校毕业。”徐政国叹道。

        “什么!这……这不可能是真的!”庄大山怒吼了一声,“这些年来,亏我一直都在报叶家的救命之恩,没想到当年我们竟然是给叶家的人背黑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