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77章 潜伏者
  • 正文 第777章 潜伏者

    作品:《少年医仙

        “秦先生,我女儿说得对,他.妈的我徐政国是脑袋残了。www.lingdiankanshu.com”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徐政国找到了秦朗,并且摆出了一幅低姿态。

        当然,这不仅是因为徐政国意识到自己错了,同时也是因为他是秦朗的记名弟子,在秦朗面前徐政国的确是没办法高姿态的。

        “看来你女儿把你的脑残已经治好了。”秦朗呵呵一笑,“废话就不说了,现在说说情况吧,我想知道叶家的部署。”

        “老首长……叶世卿跟我联系了,说是有件事情需要我协助,他派了一个人,中午跟我联系。”徐政国说出了电话的内容,然后还主动给出了一个建议,“要不然这样,秦先生你跟我一同去见见这个人,就知道叶家的布置了。”

        “好。”秦朗点头,接受了徐政国的建议。

        距离徐政国跟那人见面的时间不远了,秦朗稍微准备一下,扮成了徐政国的警卫员,跟穿着便衣的徐政国到市区跟叶家的人见面。

        双方见面的地点在市区的自由市场,很显然这是为了防止被人监听,可见叶家的人十分小心谨慎。

        在这种人多嘈杂的地方,而且双方都穿着便衣,的确很有隐蔽姓。

        叶家的联系人居然是一个卖干果的老头子,这个老头子虽然驼着背,但是眼睛却很锐利,一下子就留意到了徐政国背后的秦朗。

        “我的警卫员。”徐政国低声解释了一句,然后向秦朗道,“小吴,你到旁边去,我跟老人家说两句。”

        秦朗点头,站到了几米开外的地方,这种距离,既表示他听不到两人的谈话,同时又能照顾到徐政国的安全。

        那老头子果然放下戒备,然后向徐政国道:“叶老板有一批‘干货’,今天晚上要经过这边前往藏区,希望你帮个忙,确保货物安然过去。具体情况,到时候联系。”

        “请你转告叶老板,这事没问题。”徐政国似乎已经答应了这事。

        老头点了点头,然后递给了徐政国一袋子干果,徐政国也装模作样地付了钱。

        随后,徐政国带着秦朗出了集市,上车之后,徐政国才向秦朗道:“你都听见了?”

        司机发动了车子。

        秦朗却没有立即回答徐政国的话,而是向前面的司机说道:“庄师傅,请你专心开车。”

        “庄师傅替我开了十年的车了,他的技术好着呢。”徐政国有些纳闷,心想秦朗放着正事不谈,反而来艹心这些闲事,的确是有些奇怪。

        不过,下一刻徐政国就感觉到情况不对劲,因为他意识到秦朗这话绝非无的放矢,而是对他的司机庄大山产生了怀疑。只不过,庄大山替徐政国已经开了十几年的车了,而且姓格老实巴交,是典型的农村出来的老兵了,怎么可能有问题呢?

        这个念头刚起,就看见前面的庄大山忽地抬了抬手,并且在他抬手的时候露出了一把手枪,庄大山扬了扬手中的枪:“徐司令,请您仔细交代一下,你旁边这位警卫员是什么来历?我希望你不是真的想要背叛老首长。”

        “你居然是叶世卿安插在我身边的探子!”徐政国真是出离愤怒了,庄大山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想不到竟然是叶世卿安排在他身边的棋子。

        幸亏这些年徐政国并没有跟叶家作对,否则这个庄大山恐怕已经将他的事情完全告知了叶世卿,他恐怕已经倒霉了。‘

        “徐司令,您不要奇怪,我们都是为老首长做事而已。”庄大山道,“好了,你仔细解释一下吧,这位警卫员是怎么回事?”

        “不用解释了。”秦朗冷哼一声,“因为你已经听不见了!”

        “找死么!”庄大山手一抬,反手将枪口对准了秦朗,他的动作十分迅速,很显然是专门经过训练的。

        徐政国心头暗叹一声,他以前都没留意到庄大山的身手竟然这么好,简直比他最好的警卫员都要出色。

        庄大山的动作的确快,只是秦朗的动作更快,一记掌刀劈出,正中庄大山的手腕,这一下秦朗没有留情,只听见“喀嚓”一声直接将庄大山的腕骨都给劈碎了,这样的情况下,庄大山哪里还能开枪。

        庄大山惨叫一声,还试图顽抗,但秦朗已经将一枚钢针钉在了庄大山的头顶,顿时庄大山全身僵硬,根本无法动弹了。

        失去了庄大山的艹作,车子陡然震动起来,不过秦朗已经一手将庄大山丢在副驾驶位置,他却迅速灵活地坐在了驾驶员的位置上。

        “徐司令,你有什么想问庄大山的,尽管问就是了。”秦朗道。

        “你做梦!我是不会背叛老首长的!”庄大山虽然不能动弹,但是嘴巴却很硬。

        “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秦朗冷笑一声,用另外一根蘸了鬼斑石鱼毒素的钢针刺了庄大山一下,庄大山立即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

        幸好,这车子隔音效果不错,外面的人根本听见车里面的惨叫声。

        庄大山的惨叫声持续了几十秒钟才停下来。

        随后,秦朗不屑地冷笑:“现在呢,你是要忠于老首长还是新首长啊?”

        庄大山已经彻底没了脾气,颓然道:“你们问吧。”

        “庄大山,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徐政国问道。

        “我本来就是老首长安排在你身边的卧底,将你的动静告知老首长。”庄大山道,“你是老首长安插在自治州的一枚棋子,他在需要的时候就会动用你,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是么?看来叶世卿还真是对我不错呢。”徐政国道,“你除了监视我的举动之外,你还有什么目的?”

        “在确定你背叛了老首长的情况下,我会杀了你。”庄大山很干脆地说,“现在,你们知道了我的身份,可以杀死我了。”

        “你的确是死不足惜!”徐政国脸色铁青,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欺骗,这种感觉的确是不太好受。

        “暂时还不能杀他。”秦朗道,“他这么一心求死,徐司令你不觉得奇怪么?”

        “你……你还想怎样!该说的我都说了!”庄大山语气很硬,但是却透着一点心虚,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秘密都被秦朗给看穿了。

        “不,该说的你还没有说完。”说到这里,秦朗又是一针刺了过去,冷笑道,“第一针居然没有让你彻底屈服,看来你对叶世卿的忠诚真是不一般呢。”

        惨叫声再度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