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71章 最赚钱的生意
  • 正文 第771章 最赚钱的生意

    作品:《少年医仙

        房间里面,秦朗闻到了檀香的味道,而且他知道这是极品檀香的味道,看来这个扎那禅师很懂享受呢。www.lingdiankanshu.com除了熏香炉中的极品檀香之外,扎那禅师的屋子当中还是清一色的红木家具,很显然是价格不菲。

        宗教协会,本应该是清水衙门一样的存在,但是扎那的这个禅房,简直称得上是富丽堂皇。不过,宗教的收入却不能跟受贿扯上关系,因为宗教收入叫做捐赠,而且这些钱流入宗教,连税都不用交。

        因此,曾经有人说过,世界上最赚钱的职业就是宗教了,这简直就是无本万利的生意。

        “先生,请问您高姓大名?”扎那请秦朗坐下,并且亲手奉上一杯茶,“今天是我鲁莽冲撞了先生,希望先生您不要介意。”

        “我叫秦朗。扎那禅师,我找你谈点事情。”

        “原来是秦先生,请您称我为扎那就行了。”扎那道,“秦先生禅法高明之极,我是佩服得紧。只是,今天在徐司令那里,我有些失态了。”

        秦朗也很诧异扎那的态度转变,试探姓地问了一句:“我还以为禅师会找我报仇呢。”

        “岂敢!岂敢!”扎那连忙起身道,“离开徐政国的办公室,我思考了很多,我越是思考,就越是觉得秦先生禅法和真言手印神乎其神,是我生平仅见的。秦先生,也许你不相信,实际上我刚才一直都在想拜你为师的事情。如果你不肯收我为徒的话,哪怕稍稍指点一下我的禅法,也能让我受益无穷了。”

        扎那禅师之所以表现得如此谦恭,原来是想从秦朗这里学习禅法。

        这么看来,这个扎那禅师应该没有看出秦朗的精神力修炼功法的秘密。

        秦朗觉得自己有些过于杞人忧天了,扎那禅师的精神力修行不过泛泛之辈,怎么有那么高明的眼力稍微一过招就发现秦朗的秘密。

        想到这其中的道理,秦朗也就松了一口气。

        既然扎那没有发现秦朗的秘密,那么秦朗也不用纠结是不是要干掉扎那了。

        “扎那,指点你禅法的事情不是没可能。不过,你的禅法修行也有一定的基础了,我倒是要考教你一下,你能看出我的禅功来历吗?”这一句话同样是秦朗的一次试探。既然阴无华的传承事关重大,那么秦朗就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

        “秦先生,您太抬举我了,我哪有那么高明的眼光,可以看出您的禅功来历。”扎那显得很是为难,“不过,我能肯定一点,秦先生您修行的禅功必然是佛宗正统,因为您的精神力威压异常地精纯、强大。而且您给我的一记当头棒喝,不仅击溃了我的精神世界,而且还净化了我的精神世界中的心魔,让我受益匪浅。”

        说到这里,扎那向秦朗鞠躬行礼,显得十分谦称,“秦先生,今天被你当头棒喝之后,我再回到这里,忽然间有一种顿悟的感觉,我猛然意识到这些年来,我太沉迷于物质享受了,所以禅功修行一直没能有所突破,甚至还有退步了。看来这些年我贪图安逸,佛法禅功修行已经荒废了。幸好,秦先生您的当头棒喝让我及时醒悟过来。只是,如今还需要秦先生为我指点迷津,让我可以领悟到密宗禅功的精髓。”

        对于扎那的反应,秦朗倒是有些诧异,在秦朗看来,这个扎那应该已经习惯了[***]的生活才对,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能迷途知返,这倒是让秦朗有点刮目相看了。

        “收你为徒那是不行的,我师尊还在,绝不会允许我现在乱收弟子。至于指点你的禅功修行,这倒是可以的。”秦朗道,“不过,我要知道你修行的禅法和流派,这样才能因材施教,指点你的修行。另外,你要是觉得信得过的话,可以将你的禅功修行功法给我瞧瞧。”

        “我当然信得过秦先生的。”扎那连忙说道,在扎那看来秦朗的精神力修为高深莫测,自然是不可能贪图扎那的修行功法的。更何况,扎那以前在宗派中修行并没有受到重视,所以才放弃了修行转入了宗教“仕途”,成为了宗教协会的一员。不过,这位扎那禅师虽然修行境界不高,但是却很擅长人际关系,所以这些年在宗教协会混得风生水起,成为了自治州宗教协会的副会长,而且还成了很多达官贵人的座上客。最初的曰子,扎那还是很享受这种安逸的生活,但是过了几年后,扎那禅师觉得这种曰子有些无趣了,虽然物质上他的确是得到了享受,但是精神世界却开始空洞起来,甚至连他的精神力修行都开始退步了。这时候,扎那就开始变得困惑起来。

        究竟是继续修行还是沉迷享乐?

        这两年扎那禅师一直都在纠结这个问题。如果继续修行的话,他的天赋不够,修行的功法也不行,似乎前途渺茫;但如果继续贪图安逸,那么他以前数十年的修行都会泡汤,因为密宗修行首重精神力修为,如果选择了贪图安逸,精神意志丧失,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修为退步将会很快,指不定最后他就成了一个普通的老喇嘛了。

        而今天秦朗的出现,不仅破除了扎那心头的疑惑,灭杀了心魔,坚定了他的修行之心,同时也让扎那看到了修为突破的希望,因为秦朗所表现出来的修为实在太高明了。扎那虽然天赋不够,但如果能得名师指点的话,他觉得自己依然有希望修行有成。

        所以,回到这里之后,扎那一心都在想如何改善秦朗对他的看法,然后请求秦朗指点他一下。哪知道,让扎那没想到的是秦朗居然主动找上门了。

        “先生,这里就是我收藏的密宗精神修行的典籍了。”扎那将秦朗引到了旁侧的一个小书房中。扎那的办公室,不仅空间很大,而且还是套间,会客室、书房、卫生间都是一一具备的。他这个宗教协会的副会长,待遇完全可以媲美省部级高官了。而且,作为宗教组织,他根本不用担心被上级部门调查是否待遇超标了,因为只需要“教徒捐赠”一句话就可以搪塞过去了,国家什么时候调查过那些寺庙、道观究竟有多少收入,是否纳税这种事情。

        “不错啊,看来扎那禅师你收藏的典籍真不少呢。”秦朗看到扎那禅师收集的诸多密宗修行典籍感到十分满意,因为这也正是他需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