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63章 路见不平
  • 正文 第763章 路见不平

    作品:《少年医仙

        “了解不多。www.lingdiankanshu.com不过,我们家族的长辈曾经专门叮嘱过我们付家的人,绝对不能去招惹他们。另外,如果跟他们家族的产生了冲突,我们付家要主动退让。”

        付春生答道,“秦先生,可以这么说吧——这个家族的实力,就算是十个平川省的叶家都远远不如!”

        “十个叶家?远远不如?”秦朗微微点头,“看来我还低估了他们的实力。不过,也只是一个数十年积累的家族而已,应该不会强得太离谱吧。”

        “秦先生……我恐怕要提醒你一句,这个家族的存在跟叶家不一样,恐怕它们不止存在了数十年。”付春生有些忌惮地说,“这是一个真正的家族,跟其它家族截然不同。如果你见过这个家族的重要人物,你就会明白了。”

        听付春生的语气,对这个家族的人有些忌惮也有些敬畏。

        交谈的时候,一行人已经远离那个山谷数公里了,不过耳畔依然能够听见强烈的轰鸣声远远传来,给人的感觉似乎那里正在发生一场小规模的地震。

        但秦朗知道那不是地震,那只是阴无华的一个布置而已,秦朗不知道阴无华是如何做到的,但是这个山谷只会每隔三年开启一次,而且开启的时间也只是三天而已。并且下一次开启,它的位置将会发生偏移,这就是为何付春生、王雄州等人耗费了很多时间也没有找到这个山谷的确切位置的原因。

        秦朗知道这个山谷的变化,但是却不知道其中的具体原理,也许是阴无华展现出来的通天手段,也许是这个山谷早就存在了,只不过阴无华恰好发现了它的存在。

        世界上有很多想象是根本无法解释的,既然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秦朗也不再纠结了。对于他来说,如今已经是满载而归,没有必要再纠结于这些无法解释的现象了。

        吼!吼!吼!吼!

        又走了一阵,秦朗听见山谷所在的方向发出了一阵愤怒的吼叫声,这声音回响在山间久久没有消散,显示出怒吼之人的功力极其深厚。

        秦朗大约猜测到这人是什么来历,不过他知道这人不是他能应付的,于是赶忙带着付春生等人开溜。

        天亮的时候,秦朗和付春生已经走出了山林,返回了他们停车的那个小旅馆。

        看到车子还在,付春生赶忙拉开车门上去,经历了昨天晚上的杀戮,他只想早一点返回军区休整一下了。

        啊!

        就在这时候,小旅馆里面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尖叫声,随后一个年青女子头发衣衫凌乱地冲出了小旅馆,而两三个赤着上身的壮汉紧追了出来。

        秦朗瞄了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年轻女子看到军车上有人,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立即冲了过来,向秦朗求助:“帮帮我……他们都是坏蛋,想要歼污我!求你们帮帮我!”

        秦朗还没回答,就听见那三个赤着上身的壮汉骂道:“小子!给爷爷们滚开,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你要是敢坏了大爷们的好事情,那就别怪我们动刀子!”

        这三个壮汉看样子应该是藏区一带的人,显得彪悍野蛮,而且带着一股杀气,应该是身上背着命案的那种人。

        而这个年轻女子,年纪跟秦朗差不多,青春靓丽,穿着紧身的自行车运动服,外面罩着一件白色衬衣已经被撕破了。

        很显然,这年轻女子应该是一个骑车独自旅行的“驴友”了。

        而这三个壮汉,不用说是见小姑娘美色就起了歹心。

        在这种地方,对于这样的凶悍之人,法律对他们的束缚实在太微不足道了。所以他们三个人没有丝毫忌惮,直接上去就准备霸王硬上弓了。

        而这小旅馆的老板,这会儿似乎装聋作哑,完全当着没看见。

        唰!

        见秦朗没有回答,其中一个壮汉忽地拔出了绑在腿上的短刀,冲着秦朗比划了几下:“小崽子!想要活命的话,就赶紧滚蛋,别挡着爷爷们的道了!”

        “你是偷猎者吧?”秦朗冷笑一声,这三个壮汉的推上都绑着几种锋利、易于解剖的刀子,很显然应该是专业的偷猎者了。

        “怎么?老子带刀就是偷猎者啊?”壮汉冷冷道,“爷爷们都是少数民族,带刀也不犯法,你要是敢跟我们动手,捅你两刀都是正当防卫。”

        真是可笑,这货居然跟秦朗[***]了。

        当然,秦朗知道知道这三个壮汉之所以还没动手,多半就是因为这一辆军车的缘故。不过,秦朗这帮人虽然有辆军车,却没有穿军服,而且看起来也不像军人。

        总之,这个三个大汉并不想真的跟秦朗火拼,只是他们也不肯放掉到嘴边的肥肉。这小丫头不仅细皮嫩肉的,而且看起来家境不错,所以这三个壮汉准备一边享用一边从她家里面敲诈一笔。反正对于他们来说,偷猎也是赚钱,“偷”人也是赚钱。

        “不错,你还懂法啊。”秦朗冷笑了一声,“不过,不会玩刀子的话,我劝你就别玩了,不管是扎伤自己还是扎伤了别人都不好。”

        “你放屁——”这壮汉正要开骂,忽地他将手中的刀子一挥,只听见“噗”一声就插入了他旁边一个壮汉的肩膀上。

        “我草泥马!查干巴!你居然用刀捅老子……哎哟!”旁边那壮汉痛呼叫骂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拿刀的壮汉也没弄明白自己为何忽然“发神经”,将自己的同伴给捅了一刀,于是他下意识地将刀拔了出来,因为刀背上锯齿,痛得挨刀的大汉又惨叫了一声。

        “我看尼玛就是故意的!”挨刀的壮汉怒吼了一声。

        “没错,他就是故意的。”秦朗道,“你为什么不拿刀捅他呢?”

        挨刀的壮汉一听秦朗的话,居然没有丝毫迟疑,果断拔出腿上的短刀,狠狠一刀戳在了那个叫查干巴的壮汉肋下。

        “我草!陶格尔……你居然捅我?”查干巴也发出了一声怒吼。

        “你们两个都住手!”剩下的一个壮汉竟然从屁股后面拔出了一支手枪,“老二、老三,为了这点屁事你们都要互相动刀子吗?我看,你们都被这小子给挑拨离间了!”

        没受伤的那个壮汉将手枪的枪口对准了秦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