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37章 别低估畜生的智慧
  • 正文 第737章 别低估畜生的智慧

    作品:《少年医仙

        无相毒体,对很多毒物都有克制和威慑作用,这是毋庸置疑的。www.lingdiankanshu.com但是,秦朗的无相毒体还还没有大成,所以他对其他毒物的威慑姓也并非是绝对的,面对这一条异种的锦鳞蚺,秦朗的无相毒体威慑姓似乎就有些不够了。

        这就好比法律对犯罪分子都有威慑姓,但如果执法力度弱了,那么对一些穷凶极恶的罪犯威慑姓就显得不够了。甚至,这些穷凶极恶的家伙还会公然挑战法律权威。

        秦朗面前的这一条锦鳞蚺,毫无疑问就是毒物当中的“穷凶极恶”份子。

        即便是面对秦朗无相毒体的威慑,这一条锦鳞蚺似乎也不屈服、退缩,反而还向秦朗露出了贪婪的目光,似乎想要将秦朗变成它的食物。

        秦朗被这锦鳞蚺贪婪的目光惹火了,冲着它冷冷道:“畜生!想要吃老子的肉,就怕你没这个本事!”

        似乎听懂了秦朗的话,那锦鳞蚺缓缓地向秦朗靠近。

        秦朗当然知道,很多蛇类都可以两栖作战的,即便是他现在在岸上而这锦鳞蚺在水中,也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占多少优势。

        不过,无论如何,秦朗并不想到水中跟这头锦鳞蚺作战,这锦鳞蚺也许可以做到水陆两栖作战都不受影响,但是秦朗可没这本事。进入水中之后,秦朗的行动速度就会大打折扣。

        锦鳞蚺靠近岸边,水的深度当然就越来越浅,它庞大的身躯也就完全显露在秦朗面前了,看到这锦鳞蚺的庞大身躯,秦朗忍不住骂了一声“草!”。

        他终于知道为何他无相毒体释放出来的王霸之气都威慑不了这一头锦鳞蚺了,因为这货实在太庞大了,绝对算是锦鳞蚺中的王者,所以本身也是有些王八之气的,难怪居然敢跟秦朗的无相毒体抗衡,大概也是因为它觉得自己有两板斧的缘故吧。

        的确,十几米长的庞大身躯,水桶一样粗细的腰身,看起来的确是有跟秦朗叫板的本钱了。当然,最关键的是这货的尾巴非常细长,尾巴顶部就如同一根银色的钢针一样,非常地细小,在阳光下闪闪生辉。

        “看来这货的尾巴上还真是有如意钩了。”秦朗几乎百分百可以肯定。

        虽然秦朗的能力本身没问题,不过他也有些好奇这雄蚺的如意钩会是什么样子。

        不过,就在秦朗浮想联翩的时候,那雄蚺忽地发难,它竟然抢先向秦朗出手:

        锦鳞蚺在潜水区域忽地尾巴一扫,大片的水花被它的尾巴扫了起来,水花呼啸着向秦朗当面击来,显得气势凌人、先声夺人。

        这锦鳞蚺虽然不懂功夫,但是年长曰久地,已经有了一些灵智,搏斗的经验更人丰富无比,所以它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

        大片的水花激射而来,显然是为了影响秦朗的视线,而这头锦鳞蚺真正的杀手锏却是它的尾巴,此时它的尾巴已经抖了起来,如同一杆长枪,向着秦朗头部激射而来,攻击手段歹毒无比,简直活脱脱的一个异类“杀手”,颇有歹毒武者的风范。

        如果秦朗功夫稍差的话,恐怕这一下就被锦鳞蚺给ko了,不过秦朗早就料到这头锦鳞蚺不容易对付,所以没有丝毫轻视它,就在锦鳞蚺的尾巴刺过来的时候,秦朗一记“螳螂破车”直接硬碰硬,砍在了锦鳞蚺的尾巴上。

        啪!

        秦朗的螳螂掌刀准确地砍在了锦鳞蚺的尾巴上,手掌上内劲猛吐,发出一阵沉闷的撞击声,锦鳞蚺的尾巴被秦朗一掌扫开,不过秦朗却感觉到他的手掌有些隐隐作疼,心头暗叹这头锦鳞蚺好强的力量。

        虽然秦朗目前的内径修为只有二十年功力,但是加上他的伏龙桩和密宗手印,使得秦朗可以将全身的内劲和外劲集中到一点,威力足以媲美六十年一甲子的功力,他本以为这一下能够将锦鳞蚺的尾骨打断,谁知道这锦鳞蚺如此皮糙肉厚,连骨头都如此坚硬,秦朗全力一击居然没有让这畜生受伤。

        不过,秦朗这一下也并非完全无功,那锦鳞蚺虽然没有受伤,但毫无疑问却被秦朗给打痛了,因为它眼中的怒火更盛了。

        也许是感受到秦朗的不好惹,这头锦鳞蚺一击无功之后,并没有接着抢攻,而是在浅水中将庞大的身躯盘成一圈一圈的。猛蛇盘身,首尾衔接,这是一种可攻可守的姿态,大概是意识到秦朗不好惹之后,这头锦鳞蚺才放弃了突袭的攻击方式,改为稳扎稳打。

        “想不到一头畜生居然也懂战略。”秦朗冲着这头锦鳞蚺冷哼道,“可惜,畜生就是畜生,莫非你以为能赢得了老子?”

        锦鳞蚺虽然有些灵姓,但是它肯定没办法完全听懂秦朗在说什么,也许它只知道秦朗在挑衅它,所以它显得更加愤怒,不断地喷吐着信子,并且发出低沉的“嘶嘶”声,这是代表着它极端愤怒的声音。

        不过,尽管这锦鳞蚺十分愤怒,它却没有主动进攻,似乎它也知道在岸上跟秦朗对战的话,它的速度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

        “畜生,莫非你要继续跟老子玩战略?”秦朗冷笑了一声,“要是连你这畜生都玩不过的话,我还混个屁。你想守株待兔等我主动进攻是吧,老子偏偏不让你如意——看到这果子没有?你不想我去摘是吧,我偏偏要摘。”

        说着,秦朗忽地退到那一株小树旁边,伸手就将一枚红色果子摘了下来。

        这红色的果子在枝头上生长得很稳,秦朗稍稍用力才将其从枝头上采摘下来,不过当果柄和树枝脱离的时候,有几点白色的浆液从树枝上喷了出来,溅落在秦朗的手掌上。

        当秦朗采摘这红色果子的时候,这一头锦鳞蚺表现得十分愤怒,但是却并没有如秦朗所预料的那样向他发起进攻。不过,在秦朗采下果子的瞬间,秦朗分明看到这一头锦鳞蚺的神态显现出几分狡黠。

        没错,就是狡黠!

        说实话,秦朗还很少看到爬虫会有这么丰富的表情。

        但片刻之后,秦朗就感觉到的自己的手掌有些麻木,而且他立即明白了这锦鳞蚺为何会露出脚下的表情了,也许他真的是低估了这畜生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