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19章 收拾笑面虎
  • 正文 第719章 收拾笑面虎

    作品:《少年医仙

        吕松是南木军分区的二号人物,也是一号人物陈登云的亲信,洛海川要调查陈登云,但是苦于手中没有任何证据,所以想要调查陈登云的话,秦朗就必须从吕松这里下手。www.lingdiankanshu.com

        当然,对付吕松这样的人,可不能像对付春生那样威胁,因为第一吕松不是习武者,他不不知道武玄绝代强者的真正厉害,搞不好他会选择报警之类的;第二吕松身居高位,如果秦朗直接对其恐吓的话,恐怕会遭遇六扇门的阻力。

        虽然方柏秋是六扇门平川省行动组的组长,但是六扇门也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小事情她可以替秦朗抹平,但是如果秦朗做得太过火的话,方柏秋恐怕也压制不下去的。

        不过,如今秦朗已做事也已经成熟了许多,要对付吕松这样的人,实在太简单了。

        官场有句话叫做“没有不偷腥的猫”,就是说但凡是官场中人,是不可能真正清白的,只要是彻查的话,肯定能查出一些问题的。

        而且看吕松的样子,也不可能是完全正直无私的人。

        只要吕松不是绝对正直的人,秦朗就有办法抓住他的把柄。

        所以,秦朗安排了见象和尚去跟踪吕松。

        虽然吕松也有警卫员,但是想要察觉到武玄高手的跟踪,那简直就是做梦。

        很快,吕松吃了什么东西,见了什么人,甚至连他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都被秦朗得知了。而很快地,秦朗就抓到了吕松的把柄。

        吕松的确是有些问题,这个问题其实也是许多官员的通病——瓢。

        说实话,单看吕松的外表,很难想象他竟然是一个喜欢瓢.记的人。毕竟吕松是一个文化人,作为一个参谋长,他应该算是军师、文化人的类型,谁知道他竟然偏偏有这样的恶趣味。照理说,吕松应该去包养嫩妞才对。

        但是,当见象和尚将吕松的“姓.爱曰记”盗出来送入秦朗手中之后,秦朗立即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吕松之所以喜欢瓢,那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因为他老婆是一头母老虎,且家庭背景非同一般,吕松是沾了老婆家的光才有今天的地位,这也意味着他不敢明目张胆地去包养小三了,所以他选择了相对安全的方式,那就是瓢。反正招瓢的话,只要给够了钱,对方是包你满意,且不会给你找麻烦。

        至于吕松的姓.爱曰记,则是他自己为了记录他所瓢过的一些精彩绝伦的女子而留下的文字记录,记载了他在这方面的“丰功伟绩”,让他年老不举的时候也能有值得缅怀的记忆。

        其中记载了某某女极其擅长箫技,让他如何飘飘欲仙;还有某某女天赋异禀,让他如何沉迷;还有某某女能摆出各种高难度姿势,让他大呼过瘾……

        里面记载得十分详细,且吕松的文笔相当不错,且很好地发挥出来了,他的文字描写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当时拿到曰记的时候,见象和尚阅读了几篇之后,都感觉到一阵躁动,将曰记交给秦朗之后,见象和尚就自行找女人去解决问题了。这老和尚横竖也是一个毒人,他倒是一点不怕被记女给染毒。

        有了这个曰记本,虽然不足以将吕松治罪,但是却足以让他声败名裂了。

        秦朗正打算将这个笔记本交给洛海川利用,却发现见象和尚的监视记录之中,有一条是“吕松每天下班,必然先去医院探望长期生病的母亲”。

        看到这一条,秦朗心头改变了主意,因为他发现吕松这个人也许不算是真正的[***]官员。因为一个真正的[***]分子,是不可能还有什么孝心的。

        于是,秦朗去了南木市的老年病医院,去看望吕松的母亲刘文凤。

        当秦朗赶到老年病医院的时候,刘文凤正被一个护士推着在花园里面休息,只听见这个小护士向刘文凤道:“刘阿姨,您的身体一定会好的……您儿子多孝顺啊,每天都来看您,他这么大的官员,还能天天来看您,可真是一个孝顺的人……”

        “是啊,松儿是一个孝顺的人。不过,我这老太婆身体差,给他拖后腿了。”刘文凤叹息道,“我还不如早点死了的好。”

        “阿姨,您千万别这么说。”小护士道,“您老人家只是中风而已,现在医学是能够治愈的,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我的身体我知道。”刘文凤叹息道,“我这已经是第二次中风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还想什么痊愈,那简直就不可能了。”

        “……”

        “请问是刘老太太吗?”秦朗上前问道,将一小束康乃馨送到刘文凤面前。

        刘文凤却没有接花,而是用警惕的目光盯着秦朗:“小伙子,我可不认识你。另外我提醒你,我儿子是拒绝贪腐永不沾,我这老太太也不会给他拖后腿,我不会收你什么东西的,你也别想我替你说什么好话——”

        “老太太,一束花就能将您收买了?”秦朗淡淡一笑,“我是来给您治病的。”

        “治病?你是医生么?”刘文凤显然不相信秦朗,不相信这么年轻的医生。

        “你已经中风两年半了,并且第二次中风是在今年春天——”

        “喂,我说这位先生,请你离开,否则的话,我就报警了!”小护士向秦朗喝道,她当然不会允许有人在医院里面来搞医疗推销的。

        “你先睡会儿吧。”秦朗一挥手,一团香气飘了过去,那小护士闻到这香气,很快就瘫软了,秦朗上前扶住她,让她靠在旁边的石头长凳上,看样子就像是开小差睡着了。

        “你——你干什么!我要报警了!”刘文凤惊呼了一声。

        “您要报警的话,也等我治好你的病再说吧。”秦朗也不管刘文凤是什么想法,直接将几枚银针刺入了刘文凤的脑袋上,同是秦朗又将另外的一些银针刺入刘文凤手脚穴位上。

        秦朗运针如风,认穴极准,倒是让刘文凤有些吃惊:“你……你真是医生不成?”

        刘文凤一直接受康复治疗,当然也进行过针灸方面的治疗,所以她很快就从秦朗运针的手法上看出秦朗应该是有些本事的。

        “如果不是医生的话,我要杀你、害你,也不用这么大的功夫。”秦朗说道,然后运用内劲撮针,消除刘文凤身上的风湿寒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