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16章 勾结
  • 正文 第716章 勾结

    作品:《少年医仙

        “付春有找任光德,很显然是为了找姓秦的小子算账——你说任光德和他的几个得意弟子都不见了?这就古怪了,就算是春有他潜逃了,这几个人怎么会无端消失呢?”史翔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www.lingdiankanshu.com

        “没错。”付春生道,“这也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所以,当务之急是要将任光德这些人,问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另外,姓秦那小子必须要收拾一下,否则的话,他还不知道天高地厚。至少,要让他知道,有些人有些家族不是他能招惹的。”

        “我会找人帮忙调查任光德这些人的行踪的。”史翔道。

        刚说完这句话,付春生接到一个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付春生向史翔道:“任光德的几个得意弟子的尸体在江里面被人发现了,根据法医检验,他们是昨天晚上被人给打死的。”

        “任光德和付春有呢?”

        “他们两人应该没有遭遇不测,搜寻的人已经加大了搜寻力度,没有发现其它尸体。”

        “那应该算是好消息。”史翔道,“至少说明春有没事了。”

        “未必是什么好消息。”付春生道,“现在,我弟弟和任光德两人都失踪了,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实在让人费解——你能联系到任光德吗?”

        “之前我打过他的手机了,已经关机。”史翔道,“我看,指不定姓秦那小子知道一些事情。”

        史翔很显然是为了加大付春生对秦朗的仇恨。

        付春生也明白史翔的用意,不过他们两人现在是同仇敌忾,于是付春生道:“我自然会对付那小子。只是,以你的修为境界,居然会被这小子击伤,实在有些古怪。”

        “这小子功夫很邪门!”史翔道,“我跟他交手的时候,拳脚就好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束缚,有种施展不开的感觉,而且越是交手,这种感觉越是强烈。”

        “这一点我也发现了。”付春生道,“我就诧异,以你的功夫境界,纵然不能压制住他,也不会被他击败才是。这么看来,这小子真的练了什么邪门功夫。”

        “嗯,所以如果你要对付他,一定要小心点。”史翔道,“当然,纵然你不对付他,等我养好伤之后,也必然让他加倍偿还今天的耻辱!”

        “史叔叔放心好了,我们付家一定会叫这小子生不如死的。”付春生冷冷道。

        史翔点了点头,目光之中闪出仇恨之火。

        *****

        此时,秦朗正在洛海川的临时办公室中。

        “秦朗,你的功夫是不错。不过,你接二连三地跟人拼斗,似乎不太合适。”洛海川提醒秦朗道,“年少气盛我完全可以理解,昨天你出手对付付春有,那是对的,毕竟这个人干的事情真是畜生不如。但是今天你打伤了史翔,这就麻烦了。史翔这个人,睚眦必报,你打败他也就算了,居然把他肋骨打断几根,恐怕不好收场呢。”

        洛海川是认识史翔这个人的,所以也知道这个人的人品实在不怎么样。秦朗将史翔的肋骨打断几根,以这个人的品姓,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不应战也不行啊。”秦朗说道,“你没看到马大哥被人给打了么?就是史翔找人干的。”

        “什么!”洛海川惊讶道,“我还以为马真勇只是跟人切磋,我也就当做没看到,想不到竟然是史翔找人干的。”

        “你以为呢。我今天早上本来拒绝了这个史翔的挑战,谁知道他不依不挠,居然找人将马大哥给打了,你说我能不出手么。”秦朗解释道。

        “这个史翔,品姓如此之差!”洛海川冷哼一声,显然也是动怒了。

        随后,洛海川又道:“你没有答应付春生的挑战,这是正确的。目前我们只是通缉付春有,就已经遭遇了一些阻力。付家,是平川省新生势力,虽然不如叶家的权势大,但也发展成了一个巨大的家族势力。目前我们正在对付叶家,这个时候实在不适合跟付家的人搞得太僵了。”

        “我明白。”秦朗点头,他能感觉到洛海川承受的阻力。

        虽然洛海川背后有许仕平和武明侯撑腰,但是洛海川不可能一遇到阻力就向他们求助的,那样的话,就会显得洛海川没有能力,而且如果什么事情都由许仕平或者武明侯出手的话,也会让人质疑他们两人的能力。

        “当然,付春有是必须通缉的,而其他跟叶家有关系。我的意思是,暂时不要将矛盾激化,我们要让付家的人明白,付春有是因为被叶家利用,才会有这种下场的。”洛海川提点秦朗道。

        “道理我都明白。不过你也看到了,那个付春生也是不依不挠的样子,我看他肯定会找机会对付我的。”秦朗道,“一旦他要对付我,我肯定就会让他好看的!”

        “何必呢。”洛海川道,“以你的实力,威慑一下付春生就行了,吓唬吓唬他嘛。”

        “好吧。”秦朗点头应了,然后又道,“你在这里的调查进展如何了?”

        “可以说顺利,但也可以说不顺利。”洛海川道,“南木军分区很多叶系军官的罪证,我都收集到了一些。但是,到目前为止,我都还没见过军分区司令陈登云。这个陈登云,应该是叶系的官员,不过他到现在避而不见,却有点麻烦呢。”

        “难道他跟叶炳成一养,也躲到了什么他自认为安全的地方?”秦朗道,“只要你查到这家伙的藏身之所,我就有办法将他弄出来!”

        “陈登云的情况跟叶炳成不一样。”洛海川道,“陈登云毕竟不是叶家的人,我们要审查他,必须要有一定的证据才行。而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收集到对陈登云不利的证据。”

        “那个叫吕松的笑面虎呢?”秦朗问道,“这个人有问题没有?”

        “这个吕松应该没问题,他是一个老油条、墙头草,本身问题不大,所以陈登云才让他留在这里坐镇。”洛海川道,“不过啊,如果陈登云真有问题的话,我们要是抓不了他,就等于放了大鱼抓小鱼,没多大意思啊。”

        “那就从吕松下手啊,我看这家伙应该是陈登云的亲信吧。陈登云做的事情,估计吕松这家伙应该知道。”秦朗建议道。

        “对付吕松的事情,你来做?”洛海川忽地问了一句。

        “也好。”秦朗点了点头,“谁让我是顾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