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14章 金蛛银丝手
  • 正文 第714章 金蛛银丝手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跟史翔交手,倒是让这些观战者大饱眼福了。www.lingdiankanshu.com

        昨天秦朗一招打飞付春有,的确是没什么看头,今天这些观战者可谓大呼过瘾。尤其是秦朗施展出来的这些“奇形怪状”的招式,很多人几乎从来没见过,但是却有觉得赏心悦目,甚至不少习武的人都暗下决心要向秦朗拜师求教了。

        不过,当史翔施展出罗汉拳之后,秦朗的拳法观赏姓似乎就忽然减弱了很多,秦朗出手变得似乎“虚弱无力”,而且步伐也变得很轻浮,给人一种后继乏力的感觉。

        看到这样的情况,观战者都有些替秦朗担心起来了。

        尽管秦朗名义上是八四三军的人,但是今天秦朗施展出来的功夫招式的确让这些观战者大呼过瘾,所以自然也就赢得了这么观众的支持,而且以秦朗的年纪和修为敢公开应战史翔这样的高手,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很多观战者都希望秦朗可以坚持得更久一点。

        但是只有极少数观战者看出秦朗并不是强弩之末了,而是施展了一门高深的拳法,一门可以以弱胜强的高深拳法。

        另外一个不敢轻视秦朗的人就是史翔了。此刻他施展的少林罗汉拳,可是少林寺全锤百炼的武学,而且史翔并没有妄想一招建功,他采取了消磨战术,希望可以凭借没有破绽的罗汉拳将秦朗耗垮,哪知道秦朗竟然会施展出这么一门诡异莫名的功夫,让他的罗汉拳完全没有着力的地方,而且随着秦朗的拳脚和步伐运作,史翔感觉到自己的拳脚越来越“重”了,似乎在他的身体四周,有一种看不见的诡异阻力。

        史翔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秦朗之前施展出来的那些奇形怪状的招式功夫就让史翔很是诧异了,而此时秦朗施展的功夫,更是诡异莫名。

        但即便如此,史翔也不得不继续打下去,在这拳台上,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他不可能就这么放过秦朗的,当然他更加不可能认输了。

        所以即便是感觉情况不妙,史翔也只能继续坚持下去,同时心里面期望秦朗早一点耗光内劲,这样他就能取胜了。

        可惜事与愿违,史翔期望的事情没有发生,他自己的情况却是越来越不妙了,他感觉到自己身体四周的那种诡异莫名的阻力越来越大,这让他施展的罗汉拳越来越不顺畅。不仅如此,身体内劲消耗也越来越大,有一种内劲透支的感觉。

        反观秦朗,依然是那种“虚弱无力”的样子,看似随时都可能倒下被击败,但是偏偏他一直都没有倒下,一直都没有被史翔的拳头击倒。

        “怎么会这样!”

        史翔实在不明白秦朗这厮究竟用的是什么拳法,竟然如此诡异莫名。

        “收网了!”

        腾地,秦朗口中吐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这一次秦朗的步伐不再虚浮了,而是箭步直冲,向着史翔冲了过去,看起来要跟史翔做最后的拼斗了。

        “好!老子跟你拼了!”

        史翔冷哼一声,正要全力跟秦朗交手,但是陡然间感觉到身体四周的无形压力陡增,就好像是他的身体四周有无数无形的绳索牵绊着他的身体和拳脚,使得他的拳脚移动起来竟然是如此的困难,更恼火的是,史翔发现自己竟然内劲不足了!

        自从踏入通玄境界之后,史翔跟人交手,从来没有内劲不足的时候,因为通玄境界,贯通身体任督二脉,内劲异常雄浑,只要是武玄之下的对手,根本不可能使其内劲消耗过度。

        史翔微微一愣,秦朗的拳头就到了面前。

        “怎么会这样!”

        史翔心头发出一声不甘心的怒吼,他感觉自己就像是陷入蜘蛛网中的猎物,明明身体中有远远超过蜘蛛的力量,但最终却无法挣脱蜘蛛网的束缚,最后成为蜘蛛的食物。

        “螳螂破车!”

        秦朗最后一击,手脚不再虚浮,而是沉稳有力、势如千钧。螳螂破车是秦朗最早领悟的功夫招式之一,也是他最擅长的招式之一,最后一击螳螂破车,秦朗掌刀自下而上撩上去,这一招破的不是车,而是史翔的护体内劲。

        但凡是修为到了通玄境界之后,打通任督二脉,内劲就可以遍布全身,想要重创通玄境界的武者,就必须破开其内劲防御。

        “破!”秦朗大喝一声。

        此时的史翔已经是强弩之末,早就在不知不觉当中被秦朗消磨了大部分的内劲,所以根本挡不住秦朗的这一招螳螂破车,当秦朗手掌撩过史翔胸膛的时候,他听见了一阵“啪啪”的声音,那不是内劲碰撞的爆鸣声,而是史翔肋骨断裂的声音!

        蓬!

        最后秦朗一抖手掌,史翔整个人便被秦朗给挑飞,重重地落在了拳台外面。

        “史教官功夫高明,我想留手也做不到。”秦朗向着落地的史翔抱拳道。

        秦朗看似在抱歉,实际上却是对史翔的无情嘲讽。

        “你——噗!”

        史翔气得怒火攻心,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早就在一旁等候的医护人员赶忙将史翔抬上了担架。

        现场发出一阵鼓掌的声音,军中崇尚强者,胜者为王,除了史翔的人,几乎没有人再往担架上躺着的史翔看上一眼了。

        秦朗抱拳行礼,正要从拳台上走下来,忽地听见有人高声叫道:“好功夫!本人想要领教一下秦少尉的功夫,不知道意下如何?”

        秦朗循声看去,只见对方是一个年青中校军官,此人虎背熊腰、太阳穴高高鼓起,很明显就是一个练家子,而且功夫不弱。否则的话,此人也不敢在秦朗击飞史翔之后再提出挑战。

        “你是谁?”秦朗问道。

        “付春生!”对方应道。

        “付春有跟你什么关系?”

        “他是我弟弟。”那人冷哼道,“所以,你应该知道我挑战你的原因了。你打飞我弟弟,就等于是打了我们付家的脸,所以我要来找回这个场子。”

        听见付春生抱上名字,在场的这些人不禁议论纷纷。因为付春生虽然不在南木军分区服役,但是这个人的名字却也算是如雷贯耳了,此人是去年平川省“军警大比武”的冠军,而且从未有对手在他手下撑过三招的。

        “我拒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秦朗居然一口拒绝了付春生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