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10章 付春有的师父
  • 正文 第710章 付春有的师父

    作品:《少年医仙

        当天晚上,洛海川就得到了一份“神秘”的证据。www.lingdiankanshu.com

        查看了磁带上的内容之后,洛海川立即让人逮捕付春有,但是得到的却是付春有昨天晚上离开军分区就没回来,并且付春有带走了两把手枪。

        同时,洛海川让人控制了八四三军的范泽雄,开始进一步收集叶家的罪证。

        第二天早上,南木军分区的气氛就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很显然 ,军分区的绝大部分军官都知道了洛海川让人逮捕付春有的事情了。

        一些军官还以为这一次洛海川来南木军分区只是走走形式而已,顶多不过办几个不痛不痒的人,没想到洛海川如此雷厉风行,第一天就准备逮捕付春有。虽然付春有只是一个少校军官,但毕竟是付家的人,后台挺硬的,洛海川敢对付春有动手,那就意味着这一次洛海川是动真格的了。

        而被洛海川挑选为调查组成员的那些人,心里面也有些激动和惊喜,因为这一次洛海川办的人越多,那就意味着空缺越多,他们上位的可能姓也就更大。既然如此,这些人当然要更加不遗余力地为洛海川做事,收集那些叶系军官的罪证。

        南木军分区的大部分人注意力都放在了洛海川身上,就算是那个笑面虎吕松都开始明显地紧张起来了,但是很少有人关注到秦朗这个人。

        也许是因为秦朗军衔实在太低,也许是因为秦朗实在很少在人多的地方露面。

        但即便是秦朗不露面,依然有人找上门来了。

        而且,还是不速之客上门了。

        早上,秦朗在练功的时候,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打扰了。

        开门之后,却是一个陌生的中年人站在门口。

        这个中年人虽然一身军装,但是一身的凶悍气息,使得他更像是一个江湖中人,尤其是此人虽然是军人,却留着一脸的络腮胡,使得他更增添了几分凶狠。

        “你是秦朗?”中年人用冷漠地语气向秦朗问道。

        “有何指教?”秦朗反问。

        “很好!”中年人冷冷道,“我是付春有的师父史翔。听说你昨天一招就将付春有击败了,我想领教一下你的功夫!”

        “不好意思,我没空。”秦朗平静地说。

        尽管这个中年人是上校军衔,但这并不意味着秦朗就一定要给他面子。

        “你击败我徒弟,扫了我的面子,你以为这事就能算了?”史翔冷哼一声,“我一早就从安蓉市赶来这里,是为了找回场子,可不是看你当缩头乌龟的。”

        “史翔,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聊么。”秦朗冷笑道,“这里是部队,你我都是军人,又不是市井流氓,你不觉得这种争斗很无聊么?”

        “我们虽然是军人,但也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最重恩怨,既然你有胆打我史翔的脸,难道你会没种接下我的挑战!”史翔咄咄相逼。

        “你这么死缠烂打有意思么?”秦朗反问道。

        “你若是不应战的话也行,但是必须公开认输、道歉。”史翔道。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我奉劝你一句——别做梦了。”秦朗冷哼一声,就要直接关门,但是门还没关上就被史翔给挡住了。

        “小子!你大约还不知道我史翔是什么来历!本人师出少林寺,目前在安蓉军区担任教教官,在军警系统我的徒弟可不少,只要我一句话,你以后甭想在平川省军警系统混了!”史翔见秦朗不上道,竟然直接开始威胁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秦朗冷笑道,“你越是威胁,我就越是不接受你的挑战。另外,我告诉你一句,你教过的徒弟虽然不少,但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就你这品姓,恐怕交出来的徒弟也不行!”

        “你——小子!你给我等着!”史翔怒冲冲地说道,似乎不肯善罢甘休。

        秦朗没有理会这个史翔,直接关了房间门。

        之所以拒绝了史翔的挑战,是因为秦朗根本没有理由跟史翔打。打赢了这个史翔,秦朗自己得不到什么好处,反而还会得罪史翔的那些徒弟。正如史翔所说,他在整个平川省军警系统都有不少人脉关系。

        秦朗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昨天他主动挑衅付春有,那是因为付春有是夏阳市溃坝事故的元凶之一,所以秦朗挑衅他,只是为了找机会杀他而已。至于史翔,秦朗没有杀他的理由,自然也不想跟他有什么瓜葛。

        但是秦朗显然低估了史翔的能耐和执着,正如他之前所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付春有做人如此,史翔的为人当然也不会高尚到哪儿去。

        中午的时候,秦朗得到一个消息:马真勇让人给打了。

        在部队里面,军人之间的“切磋”是常有的事情,只要没有动刀动枪,上级军官都会睁只眼闭只眼的,因为军人就是军人,都是一群热血男儿,摩擦、恩怨那也是免不了的。但是尽管部队当中军人之间的“切磋”是家常便饭,但马真勇忽然被人打了,秦朗还是觉得这事不简单,而且他几乎立即就想到了史翔。

        当秦朗找到马真勇的时候,这家伙正在部队医院里面缝针。

        马真勇的脸上有一道口子,毫无疑问那是被人用拳头给砸了的。看马真勇鼻青脸肿的样子,还真是挺狼狈的。

        “兄弟,你知道这事了?”看见秦朗来了,马真勇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有人直接打电话到我房间,不想知道都不行啊。”秦朗道。

        “千万别告诉首长,别让他知道!”马真勇道,“你没告诉他吧?”

        “就你现在这样子,你以为洛叔叔猜不出你被人给打了。”秦朗道。

        “妈的,我只是觉得打输了丢人。”马真勇道。

        “护士姐姐,给他随便缝两针了就行了。”秦朗向缝针的小护士道,马真勇的伤口其实不算什么,秦朗的金疮药治疗外伤效果很好。

        “不缝好怎么行——咦,你不是那个……那个叫秦朗的人么?”小护士惊讶地看着秦朗,似乎他脸上有朵花似的。

        “没错,我是秦朗——你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