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08章 辱你又怎样
  • 正文 第708章 辱你又怎样

    作品:《少年医仙

        论功夫武力,秦朗也可以越级将任光德摆平,因为秦朗连武玄层次的强者都击败、击伤过,何况是区区的通玄境界了。www.lingdiankanshu.com

        即便是任光德加上他的这些徒弟们一起上,秦朗也丝毫不惧。但对于这些渣滓,秦朗甚至都懒得出手,而毒宗最擅长的功夫是什么,当然是用毒了。

        秦朗用毒的手段何其高明,对付任光德这些人简直绰绰有余。另外,这地方虽然比较偏僻,但是毕竟是市郊,秦朗也不想在这里就大开杀戒,引起太多关注。

        当秦朗看到付春有带着这帮人出现的时候,他就将一枚化气散药丸弹入了烧烤摊的炭火当中,这化气散遇到火焰化为毒烟,混合在烧烤的气味当中,任光德这些人根本就没办法察觉到。

        另外,这化气散的毒姓只会对内息境界之上的武者产生作用,因为化气散的毒姓本来就是破坏对方真气运行的。“化气”,就是就是融化对方真气的意思。

        任光德越是催动内劲,便越是感觉到真气溃散,丹田穴疼痛难忍,甚至给他的感觉似乎他自己的丹田穴就会这么被毁掉了。

        丹田穴被毁,一身功夫也就没了,对于任光德来说,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过。

        另外几个人,包括付春有在内,都是异常地难受。

        在华夏习武者如同恒河星宿、多不胜数,但是能够练到内息境界的人可不多,而能够到达内息境界的武者,都是经过了艰苦修行才有这样的成就,没有谁愿意数十年的修行毁于一旦。所以,即便是嚣张跋扈的任光德,此时也只能暂时服软,向秦朗问道:“小……伙子,我不知道你跟我师侄有什么恩怨。不过,我们之间可没什么深仇大恨,你用不着下手这么狠毒吧。”

        “师叔,何必跟他他废话!”付春有依旧十分嚣张,“就算是中毒了又如何,老子一样可以将他踩在脚下!妈的,你忘了老子是军队教官么,你忘了老子还有枪么!”

        付春有不但有枪,而且还是双枪。

        两支手枪,对准了秦朗。

        任光德等人一看付春有竟然带枪了,心头顿时安定了许多,神情也由刚才的紧张变成了得意。

        “小子,部队中有一句很经典的话,叫做‘高手用枪,神仙难防’。老子虽然是搏击教官,但是射击在军分区也能排上前三,你跟我斗,还差得远!我说过,老子要将你踩在脚下!现在,你给老子跪在面前,献上解药!否则的话,老子一枪崩了你!然后将你的尸体丢到江里面去喂鱼!”付春有很猖狂地向秦朗叫嚣道,然后等待秦朗屈服、下跪。

        可惜,秦朗无动于衷,不屑地冷笑道:“高手用枪,神仙难防?这话本来也不错,可惜你觉得你是高手吗?卫寒——”

        秦朗来南平市不久,下午的时候,卫寒、曲布多吉等人在见象和尚的带领下秘密到达了南平市。

        这一次洛海川没有带什么人来,那是因为他完全相信秦朗的实力和能力,而秦朗当然也不能让他失望,因此秘密地将自己的人带来了南平市,确保洛海川的安全,并且确保没有人敢威胁洛海川的姓命。

        嗖!嗖!

        随着秦朗一声令下,黑暗之中飞出两点寒星,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向付春有。

        只听见“铛铛~”两声,有些像是金属撞击的声音。

        一切太快,任光德、付春有等人都没看清楚。不过,付春有却是吓了一声冷汗,听见“嗖嗖”的破空声,他就感觉到可能是有暗器,而且这暗器速度极快,让他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但是他根本来不及反应,躲闪,甚至来不及开枪。

        付春有本以为自己被暗器击中了,但是下一刻他忽地意识到自己身上好像没有伤口,可是接下来付春有却是满脸惊骇——

        付春有的两支手枪的枪筒,竟然分别钉入了一根钢钉,那钢钉几乎全部插入枪筒里面,甚至将手枪的枪筒都给撑裂了!

        “付春有,你的手枪被爆菊了啊。”秦朗冷笑道。

        付春有还未从震骇中恢复过来,此时他感觉到自己握着枪的双手都在发抖。因为他意识到,如果射出暗器的那人要杀他的话,简直是易如反掌啊!

        任光德等人更是吓傻了,本来中毒就已经够悲催的了,没想到现在又多了一个神秘的暗器绝顶高手,简直随时都可以要了他们的小命。

        “付春有,你们都跟我来。”秦朗当先向堤坝下面走去,走向光线昏暗的河滩。

        这种情况下,付春有、任光德等人哪里还敢犹豫,只能跟在秦朗后面,付春有很自觉地将手枪收了起来,战战兢兢地跟了上去。

        靠近河滩,江风更强了,令人神清气爽。

        秦朗站在一片小沙滩上,回头向付春有道:“你不是喜欢装.逼,喜欢别人给你跪下么?现在你有机会了,跪下吧!”

        “士可杀不可辱!”

        付春有下意识地说出了这一句话,但随后他觉得自己大概不想死,所以赶忙补充了一句,“你究竟有什么条件?只要不太过分的话,我都可以满足你。另外,你要知道,我们付家黑白两道都是有人的,希望你掂量掂量!”

        “不可辱?我辱你又怎样——你,过去让他跪下,我给你解药,放你走!”秦朗指着付春有的一个师兄弟道。

        “我……”这人似乎有些犹豫,毕竟付春有还有一个厉害的师父,而且付家的确是黑白两道都有很大的势力,这人不敢冒险。

        “没用的东西!那就去喂鱼吧!”秦朗冷哼一声,“卫寒!飞爪!”

        嗖!

        黑暗之中,一个带着绳索的飞爪电射而出,直接洞穿了那人的胸膛,然后绳索一抖,飞爪抓住这人的胸骨,将其卷入了黑暗之中。

        啊!

        这时候惨叫声才发出来。

        随后,听见“噗通~”一声,那人的尸体落入了滚滚的江水之中。

        狠辣!

        这才是真正的狠辣!

        任光德等人都被秦朗的狠辣手段给震慑住了,浑身一阵寒意,他们虽然也干过杀人喂鱼的事情,但是干这种事情都得小心翼翼、万分谨慎,哪像秦朗这样说杀就杀,完全不拖泥带水。

        “你——”

        秦朗伸手指着任光德,“你是他的师叔,让他跪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