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07章 谁比谁狠
  • 正文 第707章 谁比谁狠

    作品:《少年医仙

        “滚——”一脚踹飞三轮车的男子向夫妻两人喝道,然后一脚又将烧烤架给踹飞了,那些滚烫的炭火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道的火红的亮光。www.lingdiankanshu.com

        “你们——你们简直就是强盗啊!”

        虽然感觉这帮人来者不善,但是这个烧烤摊可是他们夫妻两人的心血,一家人都指望着这个生活,总不能看着以后的生活就被毁了啊。

        “没错,他们就是强盗,你们跟他们没法理论的。”秦朗站起身,将钱包里面的几千块钱随手掏出来给了夫妻两人,“这个就算你们的损失,赶紧走吧。”

        “您真是好人……好人呐!菩萨保佑你啊!”中年妇女向秦朗感激道,然后拉着自己的丈夫赶忙离开这里了。

        付春有本以为可以解决跟秦朗的恩怨了,谁知道秦朗这厮居然有坐在了小凳子上,开始旁若无人地吃起了烤肉,好像一点都不将付春有这帮人放在眼力。

        付春有气得简直牙痒痒啊!

        要知道,今天晚上跟付春有来的这六个人,其中五个都是他的师兄,另外一个是他的师叔任光德,此人功夫境界已到通玄境,在南木市开设了一家武馆,并且艹控着南木市的地下拳击生意。在付春有看来,秦朗境界似乎刚进入内息境界,只是招式有些有些精妙,今天他一时大意才被秦朗打飞,现在找了这些师兄和师叔来,自然可以找回场子,好好地将秦朗这小子羞辱一番了。

        哪知道,秦朗完全不[***]他们几个人,这让付春有大为恼怒。

        “妈的臭小子!你太猖狂了吧!”付春有的一个师兄决定替师弟出头,于是冲上前去,一脚踹向秦朗,这厮出招也是狠辣,直接往秦朗脸上踹。

        啪!

        秦朗起身,一脚踢在这人的脚踝上,然后将他手中的烧烤竹签狠狠地戳在这人的脸上,痛得此人叫喊连连。

        这人好歹也是内息境界的武者,但是此时跟秦朗过招,居然连一般的小混混都不如,直接就被秦朗给收拾了。

        “师父……这小子邪门!”受伤的这人忍痛拔掉了脸上的竹签,“我被他踢了一下,全身内劲就溃散了!现在都没办法聚气!”

        的确,此人被秦朗的脚踹了一下之后,秦朗内劲勃发,无相毒功运转,麻痹了这人的神经,让他根本无法提聚内劲,所以才被秦朗用竹签给戳了脸。

        没办法,秦朗的无相毒功就是这么厉害。

        到了内息境界之后,秦朗可以将无相毒功的毒素通过内劲释放出来,就如同那些苦练黑沙掌、毒砂掌的人一样,击中对手,内息一吐,就可以将毒素释放出去。不同的是,秦朗的无相毒功全身任何一个部位都能释放出来,而且是随心而发,所以防不胜防。

        且随着秦朗修为境界提升,无相毒功的威力也会随之提升。

        不过,对付这些马前卒、小喽啰,秦朗并没有释放太强的毒素,因为就如同毒蛇的毒液一样,一条毒蛇一次姓产生的毒液是有量的。秦朗如果不断用无相毒功产生毒素的话,也会过度消耗自身的精气,影响修为。

        尤其是越厉害的毒素,消耗自身的精气也越多。

        所以对付这些小喽啰,秦朗只是用了一点麻痹对方的神经的轻微毒素而已。

        这轻微的毒素,甚至都不算是毒素,所以被秦朗用竹签戳了的这家伙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中毒,只是觉得秦朗邪门。

        付春有今天晚上本想亲自动手教训秦朗的,但是有了师兄的前车之鉴,他开始退缩了,现在他只能求助于自己的师叔任光德了:“师叔,还是您亲自出手来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吧。”

        任光德差不多四十来岁,此人名义上是开武馆的,实际上却是南木市的黑.道枭雄,艹持着南木市的地下拳场,可说是心狠手辣之辈。不过,任光德替付春有出头,不仅仅是因为付春有是他的师侄,更重要的是因为付春有的家庭背景。付家在平川省的军政系统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任光德在南木市的地下拳场从来没出大事,就跟付家有很大关系。

        任光德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凶悍的目光扫了秦朗一眼:“臭小子,你竟然敢在任爷的地盘闹事!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任光德是什么人,在这南木市黑.道上,就算是卧龙堂也要给我几分面子,你居然敢来惹事,看样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别怪任爷我没给你机会,你马上磕头认错,留下三根手指,今天我放你一马!”

        “本来我只想弄死付春有一个人。不过就凭你这一句话,今天你们都要死在这里!”秦朗冷笑道。

        “我草!这么嚣张啊!”另外一个人冲着秦朗骂道,“等会儿你的尸体,就可以去江里面喂鱼了!”

        任光德冷哼一声:“任爷我很久都没有亲自动手了,今天就让你这小辈知道我老人家的厉害!也免得你这小子目中无人!”

        啪!啪!啪!啪!啪!

        任光德双拳一撞,全身筋骨啪啪直响,显示出这个老家伙功夫的确不弱。

        通玄境界,在南木市这种地方,的确已经算是一方高手了。

        不过,秦朗却是纹丝不动,冷冷地看着任光德:“你如果想死得快的话,那就动手吧。不过动手之前,我劝你先运运气,不知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丹田有些隐隐作痛呢。”

        “小子!休想糊弄老子!”任光德冷哼一声,但是却听了秦朗的话,暗暗运气。这一运气,他立即感觉到情况不对劲,正如秦朗所说,任光德丹田隐隐作痛。

        “麻痹的,中毒了!”任光德立即意识到了什么。

        刚才任光德的徒弟被秦朗用竹签戳脸,就是无缘无故地提不起来内劲,很明显是中毒了。而此刻,任光德甚至还没出手,就已经中毒了,这更是不可思议!

        但无论多么不可思议,任光德中毒却是事实。

        “你们几个,也不放运一下气,看看你们的情况是不是一样。”秦朗慢条斯理地向付春有等人说道。

        这几个人一运气,果然是同样的状况。

        “小畜生!你居然下毒!”付春有向着秦朗咆哮道,“老子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