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98章 毒字一门
  • 正文 第698章 毒字一门

    作品:《少年医仙

        没有人想到秦朗居然会对索朗出手。www.lingdiankanshu.com

        准确的说,谁都以为秦朗不敢对索朗出手,包括索朗自己。

        索朗老喇嘛修为境界高深莫测,这是无庸质疑的事情,秦朗如果稍微有点理智的话,都不能干这种鸡蛋碰石头的事情,更何况索朗喇嘛已经说过并不想要秦朗等人的命。所以,秦朗实在没有拼命的道理。

        对于武彩云来说,她本以为秦朗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是不会冒险的,但是她却没想到秦朗居然如此有种,敢挑战这个神秘莫测的索朗喇嘛。

        顿时,武彩云对秦朗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只是下一刻,武彩云就只能担心秦朗的生死了。

        因为秦朗刚踏入内息境界而已,她实在想不不出秦朗有什么本事跟索朗这个老喇嘛叫板,单单凭借这些毒虫的话,秦朗似乎胜算不大。

        对于秦朗来说,这不仅是冒险,简直就是赌博。

        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赌这一把,因为刚刚通过顿悟踏入内息境界的他,无论是精神还是实力都处于自己的巅峰状态,这种情况下本应该无所畏惧地找人干一场架,而事实上秦朗也是这个打算。谁知道,忽然冒出来一个高深莫测的索朗,如果仅凭索朗一句话秦朗就退缩的话,那么秦朗的心头将永远种下失败的阴影,曰后武学进展将会非常缓慢。所以,秦朗果断地向索朗出手,尽管他没有半点把握。

        事实上,武彩云认为秦朗自私自利也没错,秦朗之所以对索朗出手,也不是为了什么国法正义,而是为了他自身武学修行不受影响。在别的方面,秦朗可以不在乎,但是在武学修行上面,他绝不允许任何人阻延他的修行进展。

        至于秦朗将这一次出手当做赌博,那是因为他赌索朗老喇嘛不会亲自出手,所以秦朗的目标其实是索朗后面的那位仆从,也就是曾经重创过黄冲的老喇嘛。

        在秦朗看来,索朗自恃身份,必然不会亲自跟秦朗拼命,而且作为仆从的老喇嘛,这种时候当然应该主动出手。否则的话,哪配当一个合格的仆从呢。

        “找死——”

        果然,索朗没有对秦朗出手,他的那位仆从动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黑天大手印,显然是准备将秦朗一击秒杀。

        这个喇嘛的黑天大手印修为丝毫不弱于曲布多吉,施展开来,如同一只巨大的黑色佛手向秦朗当头按下,似乎要抹杀秦朗所有的生机。

        而就在此刻,秦朗一抬手,手掌一翻,迅速结成了一个手印,然后一掌拍了出去,居然也是一招黑天大手印。

        “咦!”

        索朗和昆贡两人都禁不住发出一声惊讶。

        黑天大手印可是密宗的绝学之一,从来不向外人传授,而且没有密宗修行精神的法门,黑天大手印根本无法炼成,这个黄毛小子怎么会黑天大手印呢?

        当然,索朗和昆贡都不会替这老喇嘛担心,因为这老喇嘛的黑天大手印已经有数十年的功力了,秦朗这小子就算是从娘胎里面开始练习,也肯定不是这老喇嘛的对手。

        这老喇嘛自己,当然也不会相信秦朗的黑天大手印比他更厉害,何况老喇嘛是武玄层次的高手,而秦朗不过是区区内息境界。

        蓬!

        两人的黑天大手印碰撞在一起了。

        秦朗被震得连退好几步才稳住了身形,而那老喇嘛却是纹丝不动。

        “好小子!”

        老喇嘛哼了一声,他本以为以自己的功夫修为,这一下就可以震死秦朗了,至少也能重创秦朗,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小子居然只是被震退了几步,连一口血都没有喷出来,这让老喇嘛感觉有些不妥。另外,两人在交手的时候,老喇嘛感觉到自己的真气似乎被这小子的手掌吸收了一部分。不过,作为武玄强者,这老喇嘛当然不会将秦朗放在眼中,冷笑一声,“你的黑天大手印虽然像模像样,可惜还嫩了点,而且你敢偷学我密宗绝学,那便是罪该万死!所以,你准备受死吧!”

        “老喇嘛,你不装.逼会死么?你以为你还能出手么?”秦朗冷笑了一声,目光停留在这老喇嘛的手掌上。

        黑天大手印,只有在交手瞬间手掌才会变成剧毒的黑色,但是此刻,这老喇嘛明明还没出手,手掌却已经变成了黑色。

        老喇嘛注意到这一点,下意识地挽起了僧袍一看,手掌的黑气竟然在迅速蔓延,他的整条手臂居然都开始变黑了。

        “怎么会这样?”老喇嘛根本想不通为何会这样。

        黑天大手印虽然是密宗的毒掌,但的确是一门很高深的功夫,伤人不伤己,修行者本身是不会被毒气反噬的。但是现在,这老喇嘛却中毒了,如何不让他心惊胆颤呢?

        这就好比“整曰猎鹰却被鹰啄瞎眼”,让这老喇嘛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当然,不管他是否接受,中毒却是事实,所以他拼命催动真气想要压制这毒气,但是根本没用,情况跟昆贡差不多。

        “者!”

        索朗喇嘛也看出了这老喇嘛出了状况,同样当机立断,一记密宗手印打在了老喇嘛的手臂上面。但结果和昆贡一样,虽然他的密宗手印压制住了毒气,却依然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

        “哈哈!~”

        黄冲这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老喇嘛,没想到你也有中毒的时候啊!少了一只手,看你以后怎么用那什么鸟手印,啊哈哈~”

        黄冲笑了几声,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感觉到四周杀气如霜。

        因为索朗老喇嘛显然是对秦朗动了杀心。

        “年青人,你张狂得过头了。”索朗的声音居然很平静,但是平静得如同万古不化的寒冰一样寒冷,“之前本座留你一命,只是因为本座大致猜出了你的来历,所以不想对你痛下杀手,但是你居然敢屡次在本座面前逞凶,却是是实实在在找死来了!”

        “噢,这么说你刚才就想杀我,之所以放我一马,是因为你猜到我来历了?”秦朗讶道,“老喇嘛,你觉得我是什么来历?”

        “毒字一门早已没落,想不到作为传人的你居然不知道韬光养晦,如此张狂,看样子你宗门气数已尽,就让本座彻底抹杀吧。”索朗一语点出了秦朗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