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84章 曲布多吉
  • 正文 第684章 曲布多吉

    作品:《少年医仙

        黄冲和武彩云顿时明白了秦朗来黑耳寺的目的了。www.lingdiankanshu.com

        上一次黄冲受伤,就是被密宗的黑天大手印给击伤的,黑天大手印可是密宗的绝学之一,可不是一般人会的。而在黑耳寺当中,居然有人会黑天大手印,难道这只是巧和?

        黄冲和武彩云立即意识到,黑耳寺中的这个会黑天大手印的喇嘛,很可能就是上一次打伤黄冲的那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秦朗这一次倒是钓到大鱼了。

        上一次黄冲到藏区执行任务,专门调查一些人向敌国走私军火的事情,本来已经追查到一些线索了,但是却被一个神秘的喇嘛打成重伤,差一点就死在了藏区。这个会黑天大手印的喇嘛,很显然就跟走私军火的事情脱不了干系。

        一旦抓住了这个喇嘛,那么军火走私的线索也就清楚了。

        一想到这里,黄冲和武彩云都开始兴奋起来。

        只是,黄冲和武彩云哪里知道秦朗的真正意图,秦朗之所以对黑天大手印感兴趣,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尽快突破瓶颈、提升修为罢了。至于调查军火走私的事情,对于秦朗来说反而只是其次。

        “主人,曲布多吉会黑天大手印,这是密宗的绝学之一,不过他已经是锻腑境的修为了。而且,目前他是这个黑耳寺的大护法,也是最强的高手。主人要对付他,一定要小心!”班吉不仅语气恭敬,而且居然还特别提醒秦朗要小心,这让黄冲和武彩云都为之傻眼,心说秦朗这家伙究竟有什么手段,竟然可以让班吉这个喇嘛如此死心塌地地追随他。

        “呃,锻腑境……这倒是有些麻烦。”秦朗说道,“不过,我一定要见识见识他的黑天大手印功夫。”

        “班吉大师,曲布多吉大护法有请。另外,请这位大师也过去一趟。”就这时候,一个年轻喇嘛走了过来,恭敬地向班吉喇嘛说道。

        果然是说曹cāo曹cāo就到,秦朗和班吉喇嘛刚说到这个曲布多吉,对方居然就请班吉过去一趟了。除了班吉之外,这个年青喇嘛还请了卫寒。

        曲布多吉邀请卫寒一同过去,在秦朗看来这并不奇怪,因为卫寒毕竟是刚柔境的高手,自然能入曲布多吉的法眼,反之秦朗、黄冲和武彩云,因为没有踏入武玄层次,曲布多吉的眼中根本不会有他们的存在。

        不过,秦朗还是厚颜无耻地跟着一起过去了。

        秦朗跟去了,黄冲和武彩云自然也跟去了。

        那年青喇嘛虽然有些诧异,但是却也没有阻止,毕竟班吉大师没有开口,这个年青喇嘛自然也不想得罪班吉喇嘛这个武玄高手我姐姐叫妲己。

        在一个稍大的石窟当中,秦朗等人见到了曲布多吉喇嘛。

        这个老喇嘛头戴金黄sè高冠,一身血红sè僧袍,盘坐在地上,形容枯槁,就像是坐化的干尸一样。不过,这个老喇嘛虽然表面枯瘦,但是生机却是异常地强大,跟其外表形成鲜明对比。甚至,当秦朗靠近这老喇嘛的时候,他几乎可以听到这老喇嘛有力的心跳声,这说明这喇嘛的内脏功能超乎寻常地强大。

        由此可见,这老喇嘛不仅仅是锻腑境界的修为,而且还是锻腑境的顶峰!

        老喇嘛盘坐在地,前面放了一张小木桌,木桌上面放着一个果盘,里面放着一个桃子。同样,在他左右两侧也放着一张小木桌,上面也各自放了一个果盘,里面依然只是一个桃子。

        这大概就是曲布多吉喇嘛招待客人的方式了。

        非常简单的招待方式。

        当然,秦朗、黄冲和武彩云是没有资格拥有小木桌的,因为曲布多吉根本就没邀请他们。

        “请坐。”曲布多吉向班吉和卫寒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沙哑,给人一种饱经沧桑地感觉,“班吉师弟,这位高手是?”

        “他叫卫寒,是暗器行家。”班吉应道,他和卫寒两人却都没有坐下。

        “班吉师弟,你为何不入座?”曲布多吉向班吉问道。

        “主人没有入座,我们岂敢擅自入座。”班吉喇嘛用理所当然地口气说道。

        “主人?”曲布多吉冷笑了一声,“你主人是何人?”

        “我就是他们的主人。”秦朗开口。

        “噢?”曲布多吉的语气很是诧异,首次郑重地将秦朗打量了一番。如果说班吉效命于人,曲布多吉并不奇怪,但是班吉居然效命于一个武人层次的小子,而且还称其为“主人”,这就十分奇怪了。更何况,听班吉的意思,这个刚柔境的卫寒居然也是眼前这小子的奴仆,那这情况就有些诡异了。

        “你这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让两位武玄层次的高手给你做奴仆?”曲布多吉向秦朗问道,强大的jing神力立即向秦朗压破而来。

        秦朗欣然坐在了原本属于班吉的位置上,丝毫不受曲布多吉的jing神力影响,平静地说:“因为我很强。”

        “你很强?”曲布多吉连连冷笑,不过他的笑声听起来有些尖锐刺耳,“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过是靠着一点邪术罢了,你以为本座看不出来——班吉虽然称你为主人,但他残存的jing神意志依然在反抗你!”

        “唔……不愧是密宗高手,jing神力修为果然非同一般。”秦朗说道,“可惜的是,你虽然眼光不错,但是你解救得了他么?他注定会成为我的奴仆。”

        秦朗这话却也是事实,曲布多吉虽然是锻腑境的高手,但是任凭他jing神力修为如何强大,却也不可能用jing神力直接将班吉脑子当中的傀儡虫杀死,除非曲布多吉的jing神力可以转化为实质,但是他显然还没达到这种地步。

        “如果我杀了你呢?”曲布多吉反问道。

        “你如果试图杀我,他们两人就会攻击你,这一点你不用怀疑。”秦朗平静地说,拿起面前果盘里面的桃子咬了一大口,“这蜜桃的味道不错。”

        “当然不错,因为里面有毒。”曲布多吉再度冷笑,“你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过是一个武人小子而已,居然敢吃本座准备的东西,死有余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