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79章 初次交锋
  • 正文 第679章 初次交锋

    作品:《少年医仙

        “你怎么知道?”

        武彩云和黄冲几乎异口同声地向秦朗发问。www.lingdiankanshu.com

        这种情况实在太诡异了,武彩云和黄冲根本不知道秦朗如何判断出两公里路程之外的敌人,因为秦朗根本就没有做过侦查,而且也没有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

        虽然在很多电影当中,美国士兵利用军事卫星传递的图像信号可以轻松地掌握四周的风吹草动,任何异动都在掌控之中,不过这都只是电影而已。真实情况肯定没有电影中这么乐观,而且卫星传递的信号也不会那么清楚、那么真实。在战场上面,最真实的就是肉眼侦查,因为任何电子信号都是可以伪造和干扰的。

        即便是先进如美国的隐形战机,不一样也会被人发现并击落么。

        所以,武彩云和黄冲都不相信秦朗这么快就侦查到两公里之外的敌人行动了。

        但是,他们非相信不可,因为秦朗接下来说道:“黄冲,你有望远镜,你可以仔细看看,沿着我手指的方向。”

        武彩云的动作比黄冲快多了,她一下子扯下了黄冲的望远镜,向着秦朗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武彩云本来是不相信秦朗的,但是望远镜中的事实却让她不得不相信。在望远镜的视野当中,两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正在迅速向山顶潜行。没错,这两人是在潜行,他们都穿着迷彩服,而且脸上都画了迷彩,一看就知道是经过了专业训练的军人,亦或者是雇佣兵。

        如果不是秦朗指明了方向,武彩云和黄冲肯定没这么容易发现这两人的存在,毕竟这里可是山林之中。

        “那边也有人。”秦朗又指了一个方向。

        武彩云一看,彻底被震慑住了,因为这一次秦朗所指的方向依然有人。、

        可见,秦朗的确已经察觉到了这些人的行踪。

        武彩云将望远镜递给了黄冲,黄冲用望远镜看了看,很快也是一辆骇然。

        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秦朗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秦朗,你是怎么发现敌人的?”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武彩云忍不住问了一句。

        “独门秘技。”秦朗故意卖了一个关子,气得武彩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秦朗却对武彩云的不满视若无睹,淡淡笑道:“既然已经知道了方位,武大小姐你们就动手吧,对付这几个小角sè,你们应该没问题吧。”

        “既然是小角sè,你怎么不去动手?”武彩云反唇相讥。

        “我是专门来钓大鱼的,你懂的。”秦朗嘿嘿一笑。

        武彩云冷哼一声,却没有继续跟跟秦朗抬杠,直接向之前发现的敌人所在的方向摸了过去。几乎在同一时间,黄冲也向另外一个方向扑了过去,准备去阻截另外的敌人。

        秦朗一动未动,倒不是因为他不屑于对那些雇佣兵出手,而是因为他知道有更厉害的角sè正向山顶逼近。秦朗不需要主动出击,因为对手已经找上来了。

        跟那几个雇佣兵不一样,向山顶而来的三个人动作很快,简直是健步如飞、如履平地。不过几分钟时间,这三个人已经到了山顶,来到了距离秦朗大约二十米的地方。

        这三人,竟然都是喇嘛,两个年轻喇嘛,一个老喇嘛。

        “我今天只想见一个喇嘛而已,想不到竟然碰到了三个。”秦朗一声轻叹,然后向那个老喇嘛问道,“你年纪最大,不知道你会黑天大手印么?”

        “本尊不会。不过本尊要提醒你,赶紧将你手中的东西交出来,包括这两个印度人!否则的话——”

        “你跟昆贡是什么关系?”老喇嘛话还未说完,就被秦朗给打断了。

        “你无需知道!”老喇嘛表现得十分强势,作为一个武玄层次的绝代高手,他的确有本事不将秦朗放在眼中。

        “那你们都可以死了!”秦朗冷笑道。

        “狂妄!你知道在跟谁说话吗——啊!”

        其中一个年轻喇嘛冲着秦朗喝道,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便已经不能再说了,因为一根钉子已经钉在了他的喉咙中。

        另外一个年轻喇嘛本来准备向秦朗动手,但是看到这状况,顿时意识到眼前这个小子不好对付,赶忙向一旁的老喇嘛道:“班吉大师,小心这小子的暗器!”

        说话的时候,年轻喇嘛还向老喇嘛身后挪了挪,他害怕秦朗神出鬼没的暗器,认为躲在老喇嘛身后应该是绝对安全。

        “什么人,藏头露尾,不敢以正面目示人!”老喇嘛比这年青喇嘛的修为境界高深许多,自然也就看出暗器不是秦朗shè出来的,而是另有其人。

        “老喇嘛,你叫班吉?”秦朗平静地向这老喇嘛道,“你好歹也是华夏人,为何要替昆贡做事情?”

        “我只是藏人。”老喇嘛冷哼了一声。

        听了这句话,秦朗瞬间就明白了。这老喇嘛显然是一个极端分子,对汉人有种浓烈的仇恨情绪,以至于他宁愿帮助昆贡为印度阿三做事情。

        “看来我需要抓住你,才能慢慢地将你知道的东西掏出来。”秦朗说道,他明白眼前这个老喇嘛绝对是见了棺材都不会掉泪的老顽固,跟其讲道理根本行不通的。

        “小子,你太猖狂了!你以为你可以抓住我?”老喇嘛冷笑道,“还是叫那位藏头露尾的家伙出来吧,别以为放几只暗器就可以跟我这个武玄层次的高手作对了!”

        “呃……武玄层次,难怪你这么嚣张。”秦朗冷笑道,“没错,对于很多人来说,武玄层次的高手的确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但是对于我来说,你这个刚入武玄层次的喇嘛,也只是土鸡瓦狗而已!”

        “土鸡瓦狗!好,就凭你这一句话,本尊今天要你不得好死!”老喇嘛气得脸sè发紫,身上血红sè的僧袍抖了起来,展开身法向秦朗飞扑而来。

        嗖!嗖!嗖!嗖!嗖!嗖!

        就在此时,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尖锐的破空之声。就在顷刻间,无数点寒芒向着老喇嘛凌空飞起的身形激shè而去。

        听见这些暗器破空的声音,老喇嘛顿时脸sè大变,因为他从这些暗器破空的声音中听出这一批暗器比刚才杀死年青喇嘛的暗器威力起码强大了上百倍。

        也即是说,藏在暗处的高手比这老喇嘛估计的要强太多了!而且,这些暗器携带着强横的真气,就算是他的护体真气恐怕也挡不住!

        “尼玛的!这么强的高手,你居然还要藏在暗处搞偷袭!”老喇嘛班吉真是yu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