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78章 无准备之仗
  • 正文 第678章 无准备之仗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并不是一个好战的人,之所以想要会会那个打伤黄冲的喇嘛,并不是为了应证自己的武学,也不是为了替黄冲报仇,而是因为那个喇嘛jing通黑天大手印。www.lingdiankanshu.com

        黑天大手印也算是一门毒功,而且是佛门之中的毒功,跟少林寺流传出来的毒砂掌、铁砂掌功夫截然不同,黑天大手印这一门毒功可是真正的上乘佛宗功夫,虽然其实质仍然是一门毒功,但是跟一般的毒掌功夫不同,黑天大手印在修炼的时候不需要将手掌去插有毒的铁砂,也不需要将手掌用各种毒药淬炼。黑天大手印只在击中对手的瞬间,才会释放出毒素,并且借由内劲直接将毒素打入对方体内,如果对方不及时化解的话,顷刻间就会毙命。

        所以,黑天大手印其实有些类似于秦朗修行的无相毒功,在修炼的时候本身无毒,但是在跟人对战的时候,却能释放出强烈的毒素。

        当然,秦朗并不是觉得黑天大手印就比毒宗的无相毒功高深,其实黑天大手印绝对不可能比无相毒功更高明,之所以秦朗如此有兴趣,只不过是希望通过研究黑天大手印的功夫来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毒功罢了。

        不知道为何,秦朗总觉得这一趟可能会碰到打伤黄冲的那一个喇嘛,当然这只是一种纯粹的直觉而已,所以秦朗才向黄冲说出了想要会会那个喇嘛。

        “秦朗,你可要小心一点,那个喇嘛的功夫相当厉害!”黄冲提醒秦朗道,“你知道,我不是怕他,更不会长他人志气,但是那个喇嘛的功夫真的很高明,很可能是得到了密宗的真传,秦朗你虽然功夫底子不错,但是境界始终没提升上去,如果遇到那个喇嘛,我认为还是保命要紧。”

        “黄冲,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武彩云道,“秦朗既然对这个喇嘛这么有兴趣,我看他肯定是有对付的办法——只不过,秦朗你的功夫境界的确还差很多,究竟你要怎么应付啊?”

        秦朗轻哼了一声,懒得跟武彩云解释,他知道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功夫还有些看不起。

        当然,秦朗也不怪武彩云,毕竟这个女人的功夫修为已经达到了通玄境界,有不将他放在眼中的本钱。

        “辛巴,现在你可以联系昆贡了。”秦朗向一个印度阿三道,“告诉昆贡,在前面的离格儿山上进行交易,让他准备好交易的钞票。”

        这个叫辛巴的阿三当然不会违背秦朗的命令,开始联系昆贡。

        昆贡接到电话之后,yin测测地说:“辛巴,你们两个废物,准备好给自己收尸吧。”

        “昆贡,准备好钱,否则你别想拿到资料。”

        “就怕你有钱也没命花!”昆贡冷冷道,“我知道你们两个蠢货勾结了外人,不过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弄到钱的话,简直大错特错了!总之,在离格儿山,就是你们的葬生之地!”

        从电话之中,秦朗听到了昆贡愤怒的声音,并且昆贡显然已经知道秦朗他们三人跟这两个印度阿三走在了一起。不过,昆贡目前还不知道秦朗三人的身份,以为只是辛巴、辛格两兄弟找的“外援”。

        黎塘县境内,很多的山峰,单单是海拔五千米以上的就有好几座,不过秦朗这一次不是为了观光,而是为了“钓大鱼”,所以他不需要将交易地点选择在那些名山大山之中,他选择的离格儿山,只是一个荒芜的山峰而已。

        大约半个小时车程之后,车子到达了目的地,停在了离格儿山脚下。

        因为没有上山的车道,所以几个人都只能沿着小路上山。

        不过这几个人都是习武者,爬山涉水对于他们来说都只是小儿科罢了。

        秦朗发现一个问题:武彩云和黄冲似乎都不表态了,完全都听从他的计划安排了。

        虽然现在的确是按照秦朗的计划在行动,但是以武彩云的xing格居然完全配合秦朗的计划安排,这可真是有些古怪。不过,秦朗虽然觉得有些古怪,但是他并不认为黄冲和武彩云对他有什么恶意。既然如此,秦朗也就将这种古怪感觉抛到一旁,全神贯注应付昆贡。

        大约四十分钟的时间,秦朗几个人才爬到了山顶。

        当然,卫寒除外。

        因为秦朗让卫寒一直潜在暗处,以卫寒的修为,刻意隐藏身形的话,应该是可以骗过很多人的。

        一个武玄层次的暗器行家,对于秦朗来说,简直可以抵得上一小队神枪手了。

        四十分钟上山,耗费的时间可不少。

        就因为秦朗一个人上山的速度最慢。

        这让黄冲和武彩云都有些着急了。

        “我说秦朗,你这功夫也太差了吧,就爬这么一座山,你居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武彩云忍不住报怨了一句,“本来我们如果先来一步的话,还能提前做好布置,结果你爬山都用了四十多分钟时间,搞不好昆贡的人已经后来先到了。”

        “来就来呗,正好节省时间。”秦朗说,“反正这一趟昆贡肯定不会亲自来,大家都只是玩玩而已,难道你觉得我们连昆贡的第一波手下都搞不定?”

        “我们当然能搞定。只不过,你怎么连一点基本作战常识都不知道,这种情况下你好歹应该先熟悉地形,然后占据有利地势、侦查四周动静……这些最简单的作战只是,你都不知道,你还说你的计划可行?我真是看不到你这个计划的可行xing在什么地方。”武彩云似乎憋了很久,这会儿一阵噼里啪啦全都说了出来。

        “既然你知道我的计划不行,为什么现在才提出来?而且,之前你为什么不提一个更好的计划?”秦朗反问了一句。

        “那是因为——因为我觉得你这么自信、这么嚣张,所以应该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哪知道你这不是自信,而是莫名地狂妄。就你这一点本事,还想钓什么大鱼,简直就是做梦!”武彩云哼了一声,然后看着黄冲,“你还愣着干嘛,你赶紧去侦查啊,难道你想陪着这家伙送死不成?”

        “不用去侦查了,昆贡的人已经来了,而且距离山顶不到两公里路程了。”秦朗忽地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