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记忆碎片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记忆碎片

    作品:《斩龙

        “李逍遥……”

        晨光烂漫,我缓缓睁开眼睛,却看到一个美得如同梦幻般的妇人,她缓缓的摇曳着摇篮,嘴角带着幸福的笑意看我:“快点长大,长大以后就可以保护妈妈了……”

        我转过脸看,才发现自己躺在摇篮里,稚嫩的小手拼命的举起来,想要去触摸妇人的脸,可却无法伸得更长,反倒是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www.00ksw.org

        “妈妈,妈妈……”

        我睁大眼睛,拼命的想要把她看得更加清晰,这是一个幻境,亦或者是现实?

        猛然间,画面消逝,妇人温柔的脸庞随着画面一起消失,转而出现在一片沃野之中,荒无人烟,而我提着一柄满是残缺卷刃的长剑,跌跌撞撞的行走在黑夜的田野之中。

        “砰!”

        一声枪响,甚至能够看到火光从山上滑曳下来,正前方,我的一个队友颓然倒地,头顶被洞穿,脑浆流淌了一地,身体犹自轻轻抽搐着,但年轻的生命已经从身体里飞快抽离。

        “被伏击,寻找遮蔽点!”也不知道谁大声吼了一声。

        所有人都飞快的卧倒在草丛之中,可是山岭上的枪声不绝,每一枪都伴随着一条生命的逝去,我滚趴在泥浆里,猛然间跃起,身体以最快速度的冲向了远处的山林,子弹几乎贴着耳朵不断飞梭,抬手就抛出了手中长剑!

        “啊……”

        闷哼声中,一名敌人被长剑杀死,而我的手臂也猛然一热,中了一枪,挥动拳头,扑打向了另一个方向,一个个的杀死着敌人,就像是一头困兽在奋死反扑着,可是枪声不绝,直到最后,枪声渐渐消失,沃野回到了原先的宁静。

        我一身血迹的回来,却看到同伴们一个个的倒在血泊之中,他们在瞄准,在寻找伏击地点,却一个个的全部被点杀,就像是宰畜生一样的轻松。

        “啊啊啊……”

        长剑落地,仰头怒吼,闪电撕裂大地,大雨倾盆,冰冷的雨水拍打在脸上,没有人理会我的痛苦,也没有人知道失去兄弟的悲伤,怀里抱着天同的尸体,感受他的体温渐渐散去,悲怒交加。

        ……

        “啊……”

        猛然醒来,我浑身颤抖,脑海里依旧回旋着天同的身体中了十几枪,几乎被打烂的惨状,手握拳头,呜呜的哽咽着,身体直接从病床上坐直起来:“我……我……”

        身边,一个漂亮小美女就那么坐在那里,一看我醒了,马上飞身扑进我怀里,哭得稀里哗啦,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的身体也在颤抖着,脑海里全部都是记忆的碎片,那些几乎被遗忘,或者我从未记起过的一幕幕在盘旋着,直到我手臂抬起,抱住怀里的女孩时,才知道自己重新回到了现实,林婉儿哭个不停,泪水迅速打湿了我的肩膀。

        “婉儿……”

        我抱着她,轻轻抚摸她的后背:“我醒了,没事了,没事了……”

        林婉儿精致的肩膀不断颤抖,带着哭泣声说:“你知道你昏迷多久了吗?整整三天,整整三天,大家都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呜,你如果就这么去了,我们……我们……”

        “三天了?”

        我愕然,林婉儿离开我的怀抱,眼睛红红的:“嗯……”

        另一旁,沈冰身穿一身白色医生制服,说:“嗯,整整三天,我们都没有想到这一战对你的创伤会那么大,那个……那个欧阳川,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看看手臂上、肩膀上的包扎,说:“那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不用去管了,这世界上,这种人应该也没有几个了,只是我没有想到这种世外高手居然会参与俗世间的争斗,并且还会成为魏凡的看门狗,这件事情越来越棘手了……”

        沈冰道:“确实是越来越棘手了,王队这三天简直焦头烂额,假如你小子一睡不起,我怀疑王队的精神会崩溃掉!”

        “啪!”

        病房的门猛然被推开,王信带着几个守护者小队的成员冲了进来,一脸的担忧,上前就一把抱住我,激动的笑道:“李逍遥!李逍遥!你小子终于算是醒了,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的感觉怎么样啊?”

        我无语道:“还好,王队别抱得那么紧,我伤口疼……”

        “啊啊,对不起……”

        王信急忙松开我,而沈冰则吃吃笑道:“王队,你可真不解风情,上来就把人家李逍遥的女朋友挤开了,你这做的是什么事儿啊?”

        林婉儿的脸蛋刷一下红了:“我,我……”

        我没有说话,轻轻伸手牵住林婉儿的手,她也就那么任由我牵着,看看周围的一切,我问:“这里是哪儿?看不到阳光的样子……”

        沈冰道:“这里是基地的疗养室,你没有来过而已,呃……林家大小姐那么紧张你,这可不是主顾关系那么简单了……”

        “什么意思?”我有些疑惑。

        沈冰轻轻笑:“你昏迷的三天,林大小姐也守着你三天,寸步不离,林天南三番两次都带不走她,差点就要带人来抢人了,幸好你醒了,不然基地这次非得得罪了天昕集团不可……”

        我看向林婉儿,她脸蛋更红了,低着头:“我……我只是担心你会挂了而已……”

        “我怎么会挂……”

        “万一呢,那个欧阳川那么凶,吓坏我了……”

        “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

        我张开手,微微一笑,林婉儿脸蛋红红的,却什么都没有说,上前就靠近我怀里,在我耳边小声说:“老爸派了保镖在周围潜伏了,你也不怕他杀了你……”

        我不禁莞尔,转过脸在她红润的脸蛋上直接亲了一口:“没关系,他敢杀我,我就跟他拼命,带着你私奔好了……”

        “咳咳……”沈冰一脸无奈:“你们要不要这样狗血啊,这里还有别人呢?唉,我的这个心啊,好受伤,暗恋五六年的小子就这么被一个大小姐给泡走了……”

        林婉儿急忙离开我怀抱,吐吐舌头笑着解释道:“没有啦,只是太关心他了……”

        “解释就是掩饰。”王信捧着一杯茶说。

        林婉儿说:“好,那我不解释了……”

        “那就是承认了,我回头告诉你爸……”王信继续淡定说道。

        林婉儿猛然站起身,手指着王信:“你你你,你是一个大坏蛋,李逍遥这么能在你这种坏蛋的手底下做事,哼,我要去跟爷爷说!”

        “爷爷?”王信愕然,问:“她爷爷是谁啊?”

        沈冰抱臂胸前,将一对峰峦挤成呼之欲出状,笑道:“我没有记错的话,在兰州军区有个上将,叫林远山,我查过他的资料,膝下独子,叫林天南,又有一个孙女,叫林婉儿……如果没有这个上将军衔的爷爷,你觉得天昕集团为什么能顺利与军方合作?”

        王信浑身一颤,马上露出了沁人心脾的笑容,谄媚的对林婉儿笑道:“大小姐,中午吃点什么,你想要川菜厨子还是湘菜厨子,我们守护者基地的厨房厨艺那叫一绝,你说,我马上吩咐人给你做去……”

        林婉儿撇撇嘴:“算你识相,别问我想吃什么,问问李逍遥想吃什么……”

        我抬头:“你一说,我快饿挂了……有什么吃的都可以招呼过来……”

        沈冰说:“别啊,医生说了要吃清淡的!”

        “不用!”

        我手臂一挥,声音低沉的说道:“我自己的身体,我比谁都清楚,虽然受伤很重,但是不影响这些,我要吃湘菜,我要吃蜀香水煮鱼……”

        沈冰扶额:“真是不怕死的主,我马上去吩咐。”

        “嗯!”

        ……

        沈冰一走,林婉儿继续偎依在我身边,王信则咳了咳,说:“李逍遥,魏凡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关于欧阳川……”

        “嗯,我昏迷的三天里,发生了什么?”

        “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但是……”王信沉吟一声,说:“但是得到确信消息,魏凡安排欧阳川镇守在蓝水街的办公大楼里,也就是说我们无法再对蓝水街上的血镰帮派动手了,有欧阳川这个煞神在,去多少人都是送死!”

        我撇撇嘴:“简单,你跟南京军区申请一下,让他们派8架SU-27战斗机,携带一大堆重磅烈性**,直接把蓝水街给炸了,就不信欧阳川不死……”

        王信瞪眼道:“这种程度的修炼者都强得跟怪物一样,要是炸不死怎么办?”

        我咧嘴笑:“那就让SU-27携带重磅核弹,一颗下去,什么都报销……”

        王信拍案而起:“臭小子,我跟你说正事,你却在这里消遣我!快说,到底该怎么办,欧阳川的出现,让我有些方寸大乱了……”

        我想了想,说:“纳米弹确实无法穿透阳炎级强者的护身罡气,你去跟天昕集团联系一下,让他们提高弹头的熔解温度,或许有效……反正,在没有突破性的进展之前,暂停对血镰的调查,太危险了,派人去简直就是送死……”

        “嗯,好……”

        ……

        午后,我坐在轮椅上,林婉儿轻轻的推着我,漫步在基地的花园里,秋日里,落叶翩翩,缤纷中带着隐隐花香。

        我抬头看看她,笑道:“婉儿,他们说你是我的女朋友,这怎么办?”

        林婉儿脸蛋一红,看向天空:“唔,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到底吃饱了没有?”

        “吃饱了!”

        “蜀香水煮鱼好吃么?”

        “好吃,嗯嗯!”

        “唉,白痴,那么容易就被转移话题了……”

        “我……”

        悲愤的一捶腿,有种不想活的冲动。

        身后,林婉儿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你是猪!”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