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真正的技术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真正的技术

    作品:《斩龙

        “呃,这个对阵……”

        林婉儿双臂交叉胸前,懒洋洋的靠在窗边,笑道:“我真的是不太忍心虐再见亦是泪那秃驴啊,听说他还是锋芒三巨头之一呢……”

        我点头:“他能杀到128强相当不容易了,你不要下手太重……”

        月倾浅道:“逍遥哥哥,你的对手也不弱啊,剑叹,那可是英雄冢数一数二的剑术高手,据说深得战复流精髓呢……”

        “剑叹……”

        我仰头看着大屏幕,说:“我在现实里也见过这个人,为人比较刚直,但是做事太过于刚劲,根本不懂得回旋,这样的对手不会太难应付。www.00ksw.org”

        “你打算怎么打他?”东城月笑问。

        我略一沉吟,说:“示弱诱敌,利用缚兽锁这类控制性技能来削弱他,我有65oo的气血上限,生存能力绰绰有余,不必跟他拼得太惨。”

        “嗯。”林婉儿说:“倾浅的对手是旋风者,八荒城第二法师,一样非常难以应付,要小心了,第一击非常重要,一定要瞬间打掉他5o%以上的聚灵盾韧性,然后寻找机会一击必杀,前提是要保住自己的生命线,隐身、强隐都是必须的。”

        月倾浅轻笑:“放心吧苍瞳姐姐,我能应付!”

        “嗯,那就好,大家一起进入64强吧!”

        ……

        “刷!”

        我已经被传送入场,巨大的比武场中,剑叹巍然站立在那里,剑刃抱在怀里,一身鲜明甲胄,战袍猎猎,恍若一座无法逾越的山岳,也正是这个刚猛的中年大叔为英雄冢守住了门户,让问剑没有后顾之忧的率领英雄冢军团纵横天下。

        “逍遥小哥,我们又见面了!”剑叹微微一笑:“没有想到会在128强里遇到你,虽然我知道我的胜算连3o%都未必有,但是我不会轻易放弃的,你也最好不要轻敌,不然轻松就被我干掉,那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我神情舒展,微微笑道:“没问题,我不会轻敌的,剑叹大叔也不用手下留情,全力一战吧!我也要见识一下,英雄冢大长老在游戏里的战斗力到底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如同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剑叹抬手拔出利剑,剑刃一横,淡淡道:“准备战斗!”

        “3!”

        “2!”

        “1!”

        开战了,进64强的一战,许胜不许败!

        在我动攻势之前,剑叹果然就先制人了,疾加持,剑刃低垂,贴地而来,猛然暴喝一声,长剑化为一道华光从我的侧翼横扫而来!

        面对如此凶悍的攻击,我略一移位,秦王剑出鞘,“铿”一声格挡住了,尚未来得及力震开他的剑,剑叹居然已经撤回长剑,左腿贴地横扫,力道雄浑,我急忙身体下沉,以小腿来抵挡,“嘭”一声整个人顺着石板地面滑出数米,秦王剑也在地面上拖曳出一道深沟。

        “李逍遥,你怎么不敢还手!”

        剑叹又是一次猛劈,震得我再度后退一步,他的脸上满是狰狞:“难道你是瞧不起我剑叹,不愿意跟我动手吗?好,老子让你示弱,我要让你败在这里!”

        说着,剑叹再度扬起长剑,这次终于动技能了,是撼空斩!

        我手臂一扬,以臂膀来格挡他的攻击!

        “嘭!”

        “1729!”

        好凶猛的攻击力!这还不算,剑叹一击得手马上身体下沉动剑刃突进,整个人揉身剑光中向前突进5码,直接穿透了我的身体!

        “987!”

        可惜,我依旧处于防御状态,大大的防御住了攻击伤害,身后一道寒气涌现,我心底一颤,这种感觉太熟悉了,是连招!剑叹居然也领悟连招了,不愧是御气级的高手!

        快转身,我将秦王剑横在胸前,左手一送抵在剑身上,同时一个命疗术提升12oo点气血!不过,侧翼剑叹的宠物也杀了过来,索性放出烈焰神虎,烈焰爪招呼过去,小老虎瞬间与那巨狼滚打在一起。

        “喝!连环击!”

        剑叹暴喝一声,脚下气芒波荡,a级连招动,连续三次直刺攻击,“啪啪啪”的穿透了我的防御,密集的后三次攻击也连续而来,我只觉得浑身都传来了剧痛,nnd,剑叹的攻击力和攻击角度确实都是一流水准了!

        “427!”

        “414!”

        “478!”

        “521!”

        “525!”

        “74o!”

        瞬间掉了31oo+气血,而剑叹的攻势也终于在这一刻消停了,他已经尽了全力,但是我依旧还有25oo的气血!

        一个1o级血瓶灌下,回复到55oo气血,我单手一张,“啪”一声轻轻覆盖在剑叹的胸前,他微微一怔,脚下铁索破石而出,瞬间捆住了他的双足,而我也一声轻喝:“一骑当千!”

        密集的攻势破风而去,毫无阻拦的轰击在剑叹的胸前,爆出一个个的伤害数字——“1127!”

        “1231!”

        “1312!”

        “1234!”

        “2236!”

        最后一击巽风斩直接几乎砍断了剑叹的身体,他猛然跪坐在地,一双大眼瞪着我,似乎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一个连招就直接秒杀了。

        顺手收拾掉剑叹的宠物,系统提示:恭喜你,你击败了玩家【剑叹】,成功晋入下一轮比赛!

        ……

        “刷!”

        传送出场,却现只有抹茶、林小舞、东城雷等一群被淘汰的成员在,我是第一个决出胜负的人!

        林小舞:“盟主,恭喜赢了!”

        我点头:“意料之中!”

        急忙抬头看战况,却现上将李牧正在用连招武安宣威结束对手的英雄崛起之旅,王翦、宋寒也相继胜出,月倾浅的战场中战况胶着,旋风者一个个的冰火咆哮乱舞,控制住月倾浅的进攻路线,我们的美女副盟主几次试图突破都被魔法轰了回来,只能躲避,来逃离旋风者的灵术点杀!

        “差不多到时候了……”月微凉紧握着粉拳,抬头紧张的看着屏幕。

        “到什么时候了?”我问。

        月微凉抿抿红唇:“绝踪步的cd,cd一到,姐姐的下一**势就会到来,旋风者就能滚粗了……”

        我定睛一看,旋风者的聚灵盾还有7%的韧性,难怪,月倾浅控制的恰到好处,差不多一个普通攻击就能破盾了,只要她动攻势并且得手,旋风者就差不多结束了!

        “刷!”

        一道风系能量升起在小蛮靴周围,绝踪步来了!

        月倾浅快向前突进,凭借级度优势连续两次z字走位闪避靛海之箭、冰火咆哮的攻击,匕寒芒暴涨,直接就是一次凿击!

        “嘭!”

        破盾之余,也对目标造成了7oo+点的伤害。

        月倾浅美目一寒,脚下游离到了对方的身后,双手平局,双刃合璧,很聪明,在玩家背后的攻击永远不会被格挡,并且这里也有弱点攻击的成分!

        “3o47!”

        一击之后,旋风者惨哼一声倒地,直接跪了,月倾浅的爆力不是一般的强!

        “漂亮!”

        一秒英雄竖起了大拇指,嘿嘿笑道:“太帅了,刺客打灵术师就是要那么打,简直就是一次教程版的战斗了……”

        东城月瞥了一眼,笑了:“就算是你那么夸,瓜瓜也不会爱你的,她爱的是她的逍遥哥哥……”

        一秒英雄浑身一颤:“我没有要什么爱啊,其实我喜欢的是凫水囡囡……卧槽,说秃噜了……”

        东城月没好气:“白痴……”

        月倾浅提着匕走来,问:“东城姐姐,为什么叫我瓜瓜?”

        “因为你爱吃黄瓜……而且瓜瓜多好听啊,又亲切又上口……”

        月倾浅:“这……”

        ……

        场中,就还剩下林婉儿和再见亦是泪的战斗了,再见亦是泪提着禅杖站在比武场内,四处张望,却找不到林婉儿的踪迹,只能等着喝药水的cd,同时双足踏地,暴喝一声:“金钟罩!金刚护体!喝!苍瞳,你快点出来吧,我要跟你插旗,必须进入64强,我绝对不会退让,是时候体现真正的技术了!”

        “刷!”

        一道血芒从再见亦是泪的身后飞起,伏击成功,短暂眩晕!

        林婉儿没有任何犹豫,双刃连续挥舞,“啪啪啪”的切割掉对方近2ooo点气血,在眩晕即将消失的那刻一个弧线走位来到了再见亦是泪的前方,甩手就是一次漂亮的返身凿击,眩晕效果接上了,匕浮现着寒芒,切了一击之后,闪现到对方的身后,背刺爆,雪臂一举,双刃合璧!

        “2916!”

        攻击爆出来的瞬间,再见亦是泪也跪了,这个血防苦行僧就算是拥有24oo+防御和7ooo+气血也没有能够逃过林婉儿的致命追杀。

        “扑通……”

        再见亦是泪站立不稳,软软的跪倒在地,双眸看着前方,淡淡道:“我就说了,苍瞳这才是真正的技术,小生心服口服,能否留个q号给我?”

        林婉儿静静的看着他,说出了一个qq号码,再见亦是泪欣然而去。

        ……

        场外,冉闵浑身一颤,提着战斧,眼中满是不解:“为……为什么又报的是我的qq号码?”

        林婉儿被传送出来,轻笑道:“我赢了!进入64强了,再打赢一场就能参加明天的32强了,真好,真好……”

        冉闵:“好个蛋啊……为什么是我的q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