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第二百零六章 新的试炼
  • 第二百零六章 新的试炼

    作品:《斩龙

        ( )

        下午时分,寂静的北门桥上。www.00ksw.org

        秋风掠过,一片片枫叶在眼前轻轻飘舞,落在清澈的河水之中,我“腾”一下跃起,坐在白玉石的桥栏杆上,身后霜霖剑泛着淡淡的紫色,静静等候着。

        没几分钟,一群人纷纷走来,每个人的手臂上都浮动着相同的行会徽记,正是血色契约的行会标志,那是一道血红色的印记,看起来非常显眼,队列最前方,一个浑身包裹着战铠的剑士,一袭血红色披风,头发略长,嘴角带着略有略无的笑容——

        寒碑颂 lv-57 白银剑士

        主城:八荒城

        行会:血色契约

        职位:盟主

        ……

        跟我一样,寒碑颂的肩膀上都浮现着金色的盟主图案,非常醒目,伸手一笑:“逍遥自在你好,我是寒碑颂,血色契约的盟主!”

        我伸手一握,道:“嗯,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八荒城内的第一个攻守同盟了,一方有难,另一方必须驰援!”

        “必须的!”

        打开行会管理系统,盟友栏里,勾选了一下,直接一道光芒笼罩在寒碑颂身上,下一刻,结盟成功,寒碑颂身后的几个血色契约玩家的名字在我的眼前都变成了友好色了,这样开启行会盟友攻击模式的时候,群杀技能也不会打到他们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寒碑颂身后,56级野蛮人战士避雨客哈哈一笑:“没有想到,我们血色契约刚刚建立就能获得这么强大的盟友,嘿嘿,斩龙!”

        另一个战士皱着眉头,说:“副盟主……斩龙就比我们提前了一天建立公会,未必比我们强到哪儿去吧,不要太妄自菲薄哦……”

        避雨客咧咧嘴道:“小四子你不懂,虽然斩龙跟我们差不多时间建立,但是性质上不一样,逍遥自在早在八荒城初开的时期就一直跟锋芒、龙翔、雄霸风云等公会有过交锋了,一路打到现在,现在又融入了上将家族的四个猛人,还有月倾浅、月微凉两个双胞胎大美女加入,本身的英雄冉闵、狼图腾几个人也很强,论真正的战斗力,斩龙能甩我们血色契约十几条街!”

        我不禁失笑:“没有你想得那么大差距,我挺看好血色契约,你们要好好发展,足够强大才能获得更强的盟友,我们两个行会在八荒城的敌人太多了,龙翔很想灭掉我们两个,所以必须快速发展起来,斩龙会在半个月内冲到4级行会,争取招揽到3000相貌端庄、操作不俗的成员,你们也一样!”

        寒碑颂点头:“嗯,血色契约绝不会让盟友失望的,这一段时间我们会尽量的蛰伏隐忍,不接受龙翔的任何挑衅,直到我们升到3级行会为止!”

        “嗯,就是要这样!好了,我去做任务了,你们继续吧!”

        “好!”

        ……

        在一群血色契约玩家的目光下,我迈步踏入了八荒城,补给一下物品,出城直奔寒荒龙城,好久没有回龙城了,回去看看守陵人卡尔那老家伙,我升到60级三转之后可能就要换新的导师了,说不定以后也就见不到老家伙了。第一时间更新 第一时间更新 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四十多分钟后,抵达寒荒龙城。

        龙城脚下,驯兽人达林的帐篷荒败不堪,看起来似乎好久没有在这里住了,并且就连龙城上的旗帜都已经稀少了许多,如果不是边缘一面血红色战旗在迎风飘扬的话,还真让我以为龙城这是已经易主了。

        拔出霜霖剑,一步一步的顺着冰雪山脉攀上龙城,并未进入城池内,我的师门并不在那里,而在龙城并行冰脊山脉的山谷内,一片荒芜之地,到处都散落着龙骨,泛着莹莹光泽。第一时间更新

        远远的,石头小屋依旧伫立在那里,非常安静。

        我提着霜霖剑迈步走近,伸手在石门上“哒哒”敲打了一下,沉声道:“老师,我回来了,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

        “吱呀……”

        石门缓缓开启,龙域守陵人卡尔推着轮椅出来,脸色非常的惨白,甚至在右脸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看起来应该是被非常锋利的兵刃给伤到了,轮椅的一端更是被直接砍碎,我这才注意看了看四周,岩壁上一道道剑痕,并且地面上还有并未腐化掉的血迹。

        “老师,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我惊愕问道。

        卡尔剑眉紧锁,道:“三天前,黑暗矮人的一支军团趁夜袭击了寒荒龙城,激战一夜之后死伤三千多矮人,终于退去了。”

        “黑暗矮人?”我怔了怔。

        “是的!”卡尔看着我,淡淡道:“因为你曾经杀死他们的矮人王子,所以矮人王派出了一支万人矮人军团来剿灭龙城,可惜他们没有想到龙城的实力会那么强,罗林大人率领我们反击了残忍的矮人,并且,那位上古的天王冉闵也帮我们击杀掉了这支矮人军团的军团长,他们丢下三千具尸体退到了火石峡谷东方去了……”

        我深吸一口气:“我们的损失不大吧?”

        “不大?”

        卡尔一声冷笑,说:“就连我和流霜大人都受伤了,你以为我们的损失会不大吗?我们阵亡了178名龙城战士,你也应该知道,我们一共也就只有1000名龙城战士而已,这次矮人王一定会雷霆震怒,等到矮人族再来的时候必然会有数十万的大军,恐怕寒荒龙城就要成为历史了!”

        “绝对不会的!”我一握拳,道:“寒荒龙城成为历史,我的师门也就没了……”

        卡尔淡淡道:“小子,你的实力进阶确实很快,但是没有快到能够守护住寒荒龙城,你知道吗?在龙墓的深处,其实隐藏着一个秘密,一个来自上古时代的秘密,这是一个卓绝的任务,但是却不能交给现在的你……”

        我愕然:“为什么,老师?”

        “因为……”卡尔一声叹息:“因为我不知道你是否足够强大,并且……我卡尔一生孤傲,没有收过什么弟子,你是我见过的资质最好的人类少年,我不想眼看着你去送死……”

        我皱了皱眉,握拳道:“老师,我要如何才能证明我的能力足够完成你说的上古任务?”

        卡尔沉吟一声,说:“好吧,那就……那就证明给我看看,首先,你必须杀死一条龙……”

        我浑身一颤:“杀……杀龙?”

        “是的……”卡尔淡淡道:“龙墓里并不安宁,近日,有不少邪灵法师试图来召唤龙骨,虽然被我击退,但是却依旧被召唤起一头地龙的尸体,那地龙是龙族之中品级最低的劣等种族,尸体只是比巨兽略强了一些罢了,你必须杀死那头被召唤起来的亡灵地龙,然后才能证明自己的实力,你愿意接受这个试炼吗?”

        我一点头:“嗯,我愿意!”

        “好!”

        卡尔笑笑:“被复活的地龙完全是一头凶兽,被关押在龙城的某个角落,你去龙城里,找到流霜那小妞,把我的书信交给她,她会带你去的,记住,必须独力杀死那头地龙,否则你依旧不具备挑战龙城深处神秘力量的能力!”

        我点头:“嗯,知道了,老师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

        离开龙墓,顺着彻寒的雪峰一路走了过去,山脊之上,到处都是冰雪,除此之外就是一截截的残剑断脊,上面已然锈迹斑斑,显然这龙城周围经过无数次战争,甚至有的武器**不堪,上面的魔法能量早就消散无痕,说不定还是上古时代的战争。第一时间更新

        抵达龙城脚下的时候,我冲着上方一声吼:“上面的兄弟,放根绳索让我上去!”

        一个npc守卫伸头看看我,发现我手臂上的寒荒龙城徽记之后马上放下一个绳索,顺着攀爬上去,身手敏捷的落地,对着他笑道:“兄弟,我想问一下,流霜大人在哪里?”

        守卫怔了怔,说:“流霜大人今天并未值守,应该还在自己的房间吧?”

        “那……流霜的房间是哪一个?”

        “这……”守卫看看我,犹豫了几秒钟,说:“城池武器区,守卫大厅的二层,最靠近琉璃剑的一个房间就是了……只不过,流霜大人毕竟是女儿身,所以……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们是不会去打扰她的,你是新来的,应该也明白这个道理……”

        我点头:“嗯,知道了,我不会鲁莽的。”

        “好……”

        ……

        寒荒龙城,武器区,一片熔炉、青烟袅袅,叮叮当当的打造声不绝。

        守卫大厅,这是一个驻扎着最精锐士兵的地带,就连龙城之王也住在这里,只不过是住在正厅了,踩着冰冷的石阶我踏上了二层的通道,远远的,一柄琉璃长剑悬空而立,上面种着封印,这应该是上古的神兵,只不过力量被封印了,琉璃剑的旁边就是一个略显华贵的房间,红色大门。

        走近,“咚咚”敲了下门。

        “谁啊?”流霜的声音传来。

        我低声道:“是我,龙墓的守陵人……”

        “哦,进来吧……”

        “是!”

        推门而入,顿时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片美丽洁白的背部,流霜坐在床上,背对着我,正在用药棉擦拭着肩膀上长长的伤痕,那是一道战斧劈过的痕迹,如果不是流霜修为不错,恐怕就已经被劈成两半了。

        背对着我,流霜微微一笑道:“小子,找我什么事?”

        我呈上卡尔的书信,说:“老师为了历练我,让我前来杀死那头被关起来的亡灵地龙,流霜大人只有你能带我去那里,所以只能来找你。”

        “啊?你要杀地龙?”

        流霜惊愕转身,却只见胸前两团惊人的雪色凸起非常迷人,半遮半掩的呈现在我面前。

        “啊……”

        流霜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这个模样,俏脸飞起红霞,瞪着我说:“怎么?还不快点背过身去把门关上,难道还没有看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