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赌运气
  • 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赌运气

    作品:《斩龙

        “龙骨之痕,安娜……”我看着冰龙脑门上的字眼,默默无语的说道。

        “完了,子舒女王赢不了了。”东城月道。

        更让我们惊骇的是,随着安娜的到来,山脉后方开始出现了一头头的冰龙,安娜果然不愧是冰龙女王,一下子带来了至少上百头冰龙了!

        ……

        “嘭!””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冰霜龙爪在子舒的龙臂上留下一道伤痕,冰龙狰狞的嘶吼一声,用人类女性的年轻声音说道:“子舒,你可是红龙女王,居然为了一己私仇就背叛了龙族,你简直是龙域的耻辱,受死吧!”

        子舒怒吼一声,扭过脖子就在冰龙的翅膀上用力咬了一口,撕碎了龙鳞,硬生生的扯下了一块血淋淋的龙肉,张开吐掉满是血迹的龙肉,子舒冷笑道:“安娜,你想要赔上冰龙一族的weilai,为银戈这头卑贱的黑龙殉葬吗?”

        安娜挥舞利爪还击,同时充满痛苦的怒吼道:“银戈是唯一被认可的龙皇,子舒,你这婊子,受死受死,我要吞噬掉你的所有骨肉!”

        ……

        身后方,一头头冰龙来袭,张口就是无数冰霜龙息落下,一瞬间就有近百人的龙城甲士被冰冻而死了,附魔过的盾牌都无法完全抵挡冰霜龙息,那种极寒的龙息气温绝不是寒荒龙城的寒冷能够相提并论的。

        “糟了!”

        流霜咬着银牙,说:“逍遥,你们去帮子舒女王,我去抵挡冰龙的攻击,奥蒂莉亚,你也去帮子舒女王!”

        “好!”

        我轻抚一下莓儿的背部,说:“莓儿,快去,我们去救你的妈妈!”

        “嗯,妈妈……”

        莓儿早就急不可耐了,一个纵身飞了起来,林婉儿、东城月也飞行而去。

        ……

        流霜的攻势十分惊人,身形如电的在空中掠过,凌空迎接过百头冰龙的进攻,无数龙息快要交织成一个天幕的席卷而来,不过流霜丝毫不为所动,反而身体缓缓一屈,浑身飞舞着无数星辰力量,一颗颗璀璨的星辰萦绕在周围,她正在竭尽全力的蓄力。

        “喝!”

        流霜的断喝声十分惊人,她的左手隐藏在斗篷内,忽然横扫而出,掌心里无数星辰形象的能量连续迸溅而出,呈现横扫之势的飞出,形成了数千米的一条长长锁链,锁链之上一颗颗星辰球体散发着冰霜、火焰、雷电等属性的能量光芒!

        “星辰锁链!”

        流霜一声大喝,这些星辰锁链上的星辰球体将冰龙的龙息尽数格挡开来,更要命的是流霜遥遥的召唤发力,顿时一枚枚的星辰球爆炸开来!

        “嘭嘭嘭……”

        地动山摇,整个野龙族领地仿佛沦为人间炼狱一般,流霜仅仅是一击星辰锁链就重伤了超过30头冰龙,一头头冰龙哀嚎着坠落下去,甚至有的冰龙是直接被秒杀的!

        ……

        空中,冰龙安娜转身看到身后惨绝人寰的一幕,整个巨大身体微微一颤,龙目中泪水涌起,悲切道:“该死的流霜……她怎么能……怎么能瞬间杀掉我那么多的子孙……”

        “嘭!”

        我的双剑凝聚光芒也已经切在安娜的肩膀上了,同时林婉儿的皎月风暴也印杀在安娜的相同部位,冰龙女王的一条龙翼上已经出现了巨大伤口,再被东城月的雷霆指+炎兽奔袭肆虐一下,已然是重伤了,我更是挥舞双剑像是切菜一般的连续七八剑下去,说:“子舒,先杀安娜!”

        “好!”

        子舒转身又是重重一口咬在安娜的脖颈处,虽然她的肉翼也被银戈疯狂的撕咬到血肉迸溅的地步,这一场战斗实在太惨烈了,即便是最终我们赢了,但肯定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少,光从龙城甲士的战死数量上来看,也该有上千了吧?

        ……

        “吼!”

        银戈怒吼着,忽然仰头就是一口火焰龙息,正好冲击在莓儿的腹部,喷吐之后,还在狰狞的怒吼着:“孽种,去死吧!”

        “201241!”

        我在遭受重击之后,在空中一个回旋,只痛不死,蝴蝶剑一晃就连续两剑劈在银戈的狰狞獠牙之间,而一道人影飞掠而过,银戈的下颚居然直接就被一柄长剑给刺透了,是奥蒂莉亚的攻击,身为人类最强的几人之一,奥蒂莉亚的聪颖是独步天下的,也最懂得掌握出击的时机,一般奥蒂莉亚出手的时候,对手已经注定一死了。

        可眼前的毕竟是龙皇银戈,奥蒂莉亚的一剑穿透银戈的下颚,却没有继续穿透银戈的脑颅,否则银戈就必死了,不过长剑还是刺透了龙舌,让银戈为之惨嚎不绝,挥舞龙爪就拍打在奥蒂莉亚的肩膀上,“嘭”的一声,我们的美女盗贼化为一枚炮弹跌了下去,身在空中硬生生的激荡神力控制住下坠的身躯,握着长剑再次袭来,这妞也是拼了!

        “上!”

        我抬手又是数剑,同时对林婉儿说:“婉儿,用你的倾城舞!”

        林婉儿点头一笑,身在龙背之上发动神级技能,她原本就身形曼妙,随着技能而摆出了一个舞姿,美得不可胜收,而带来的效果则是周围100码内敌对目标尽数进入迷乱状态,神圣巨龙也不能豁免,银戈、安娜都瞬间动作停滞了。

        机会难得,我和东城月好一顿输出,而奥蒂莉亚和子舒女王的输出自然更加恐怕,瞬间就让冰龙女王血染全身,气血也掉到了20%左右,冰龙女王也是16位君王之一,我和婉儿、东城对她的输出没有那么恐怕,但同为神级boss的子舒、奥蒂莉亚对她的伤害就比较恐怖了,几乎是不计算攻击防御公式,直接对血条进行比例打击!

        ……

        “嘭!”

        远处,流霜从天而降,战靴爆踏之下将一头冰龙击落,同时电射而去,剑刃之上凝聚星辰之力,将另一头冰龙击落,不过流霜的情况似乎也好不到哪儿去,独自一人迎战上百头巨龙,已经超过她的承受了,脸色苍白,也没有再一次使用星辰锁链,这一招对她的体力消耗太大了。

        一个仓促的回旋之间,便有一头冰龙的龙息笼罩下来。

        “啊?”

        流霜微微一怔,来不及逃离,便单手张开,“哗”的一下凝聚出一个星辰球体来保护自己,反倒是那冰龙挥动利爪想要攻击流霜,可利爪却在星辰护罩上震得血肉模糊,再被流霜轻轻一掌就打得跌撞在后方山坡上,惨不忍睹。

        空中盘旋的龙族越来越少了,反倒是寒荒龙城的龙骑士很快的就占据了优势,更多的则是地面上被捆得结实的巨龙。

        ……

        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击杀野龙族领地的两大首领了,只要银戈、安娜一死,那野龙们就失去了精神依靠,对龙城投诚也就只是片刻之间了。

        龙血迸溅,安娜的气血越来越少,甚至奥蒂莉亚就站在冰龙的背上连续出剑,每一剑都能掀起一片龙鳞,很快就在冰龙女王的脊背上造成了一个个深可见骨的伤口了。

        子舒怒吼一声,用尾巴重重抽在银戈的头颅上,同时转身看向安娜,大声道:“安娜,如果你愿意加入寒荒龙城,弃暗投明抵挡残暴的沧澜,我愿意为你向流霜说情,饶你一命,让冰龙一族加入龙域,如何?”

        安娜却不买账,用力一口咬在子舒的脖颈上,道:“流霜杀我那么多子孙,我绝不善罢甘休,哪怕是坠入炼狱,我也一定要杀流霜复仇!”

        “哼!”子舒低喝一声,龙爪也在安娜的脖颈间撕下一块血肉。

        而莓儿却更像是发疯一般的猛击安娜的翅膀,一副“你打我妈妈,我就打死你”的样子,经受如此多的攻击,安娜哪儿还能抵挡得住,半分钟后发出一声惨嚎,最终的气血也被打掉了,可惜最后一刀不是我杀的,而且我们的输出相对太低,没有让安娜爆出任何装备!

        “叮!”

        系统提示:请注意,龙骨之痕?安娜在纷乱战争中已经陨落!

        ……

        实际上安娜是被子舒杀掉的。

        “嘭!”

        冰龙女王重重的摔落在山谷里,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接下来就轮到银戈了。

        我奋力攻击着银戈,一旦被还击就马上飞走脱离战斗,不管怎样银戈的这最后一刀是要补的,不然就等于是白来一趟了,假如我们的攻击输出充足,让系统判定玩家对boss的杀死贡献已经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那银戈或许还会爆出装备的!

        于是,我大声道:“婉儿、东城,用尽全力输出,不用客气!”

        两个mm自然很不客气的殴打着这位落魄龙皇。

        我更是cd一到就立刻乘风斩+一骑当千,双剑舞得像是绽放的剑花,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祈祷了,祈祷我们的运气绝对够好,能够抢到最后一刀!

        ……

        不过,子舒、奥蒂莉亚两个人的输出太凶残了,地面之上兰娜瑟尔也在一箭箭的射穿银戈的护甲,转眼不到5分钟,银戈已然是残血了。

        我紧盯着boss的气血,心也提到嗓子眼了“5%!”

        “4%!”

        “3%!”

        “2%!”

        “1%!”

        时间到了!

        迅速握剑低喝一声:“子舒、奥蒂莉亚,你们俩今天看起来怎么突然变得更加漂亮了!?”

        顿时,美女盗贼和美女龙王都一愣:“真的咩?”

        命运卡牌判定成功之后,我趁势就是乘风斩+龙腾九天+雷动九天+一骑当千全部技能输出出去!

        但一轮打完,银戈还是一丝丝血没死!

        林婉儿也补上了一套技能,还没死!

        我瞬间绝望了,蝴蝶剑一晃,普通攻击,却不想直接造成了4倍伤害,瞬间爆发,银戈惨嚎一声终结了悲惨一生的龙套。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