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大和武士
  • 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大和武士

    作品:《斩龙

        

        “啪……”

        轻声落地,尽量让身体轻松起来,我抬手拔出裤腿里绑着的军刀,左手则猛然在空中一挥,阳炎火凝聚为实质性的火焰气劲,直接将两名持枪的龙血战士给轰得飞退,一抬头就看到武士刀从天而降,刀刃上折射着皎月的光芒,寒气逼人。

        如果是一般人用武士刀攻击,我徒手就敢接,但现在不一样,A级殖装人拥有超乎野兽的力量,这一刀下来的力量不容小觑,并且这把武士刀看起来并不简单,肯定是一把高科技的战刀,匆忙以手臂去接招,可能会后悔终生。

        ……

        对龙血战士,我不敢有一点的轻视之心。

        “铿!”

        军刀在空中掠过,磕碰在武士刀上,火星暴射,而我趁机贴地滚出两米,避开对方的刀芒,凭借军刀的灵巧,转身就划过了对方的大腿,那黑色裤子被阳炎火烧碎的同时露出一片片深红色鳞片,不过我的军刀贯注了阳炎火,将鳞片切碎,留下一条深深的伤口。

        连消带打,左腿横扫而过,直接将其放倒,也在这时,这个手持武士刀的人咒骂了一句,是日语,居然是日本人!

        这一刻,我更加确定这群人肯定是汪泽诚派来的了。

        身后传来寒风,是另一名龙血战士的利爪扑打,我纵身而起,阳炎劲忽然在空中一次猛烈吐劲,身体急速扑向了他的后背,军刀“噗嗤”一声从他的颈部刺入,这龙血战士立刻惨嚎起来,身体剧烈扭动,挥动利爪试图往回抓。

        我把心一横,猛然将军刀往下一拉,顿时军刀切碎骨骼的声音不断,直接将他从后背给切开了,就像是打开皮包一般,温热的内脏与鲜血洒落一地,生命力再强悍也只有一死。

        也就在这时,手臂上忽然一阵酥麻,被另一个龙血战士的利爪命中,血迹斑斑,阳炎甲原本可以完全格挡龙血战士的利爪,但我要应对的敌人太多了,分心之下难免力量不足,伤口火辣辣的疼痛传来,我急速运转阳炎劲贯注在左腿之中,军刀一扬格挡了一下他的利爪,同时拔地而起,急速回旋踢,“嘭”一声,被火焰包裹着的左腿直接就把这个龙血战士的脑袋给踢爆了。

        ……

        解决掉第三个了,第四个也急速冲了过来,像是一头野兽一般手脚并用的扑杀过来。

        诚然,龙血战士的攻击、防御都是一等一的,但战术技巧却逊色太多太多了,他们纵然身体改造获得了神一般的力量,但智商却依旧是凡人,这也是这种科技不登大雅之堂的原因,不过……假如他们训练一大批成千上万的A级殖装人来对付他国的边境军队,这确实是一支毁灭性的力量,连我都应付得那么狼狈,那些普通军人该怎么迎敌?

        一个错身,敏捷的避开第四个龙血战士的扑咬,手臂轻轻一摆,军刀已经刺入他的喉咙之间,火劲外吐,顿时他的整颗头颅都在火焰中变得焦黑了。

        “くそ~……”

        正前方,那日本武士又怒骂了一声,手里的武士刀上一道道电流掠过,这是类似于电弧剑的科技,只不过似乎比电弧剑要粗劣了几分,毕竟天昕集团的科技不是谁都能比肩的,他的腿上被我军刀拉了长长一道口子,已经在剧烈失血了,不过我不打算杀掉他,让他生不如死,这样的下场才合适。

        汪泽诚既然敢从日本寻找帮手,那我也应该让他付出代价。

        而现在要做的,就是重创这个会用武士刀的龙血战士,让他失去战斗力,然后交给基地与军方,从这个日本人身上找出更多的线索、证据与利用价值,不过,我心里却战意高昂,有点疯狂的感觉,就像是嗑药了一般,体内的力量不吐不快,这种感觉上次出现的时候还是阿雷死的时候,这大约就是一个修炼者骨子里的杀意吧?

        站稳,抬手擦拭了一下手臂上的伤痕,五道利爪抓过的痕迹,鲜血流淌,也没有时间包扎了。

        我抬手,将军刀直指对手,挑衅的嘴角一扬,说:“comeon,bitCh!”

        他说日语我听不懂,不过我说简单的英语他应该还是懂的。

        ……

        结果,这样的挑衅又让他怒骂一声,手中武士刀疾速而来,并且连续两次落下,是双斩的技巧,看不出来这个人居然是个货真价实的武士。

        军刀缓缓一沉,巧妙的挑起了对手的刀刃,我一个错身就是一次快绝的“问剑”,同时左拳重重轰在了他握着刀的手上,身体一沉又是一次攻击下盘的扫腿,火焰萦绕在我的右腿周围,一荡而去就带出了一波火焰点燃周围的野草。

        他纵身一跃躲开我的进攻,不过握刀的手腕已经开始颤抖了,我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击可没有那么容易消受掉。

        远处,传来几个学生的尖叫声,已经有人发现我们的战场了,时间不能多耽搁,上面的意思从来都是让我们的战斗不要被太多人看到,否则容易引起全社会的动荡与不安。

        “嘭!”

        又一次精巧的问剑“打手”,这次已经听到咔嚓一声了,他的右手腕被我完全打断了,龙血战士的“龙鳞”也保不住他,之前沈冰给我的报告里已经显示很多次在杭州以外的殖装人战斗里,有的警员和战士是被齐齐的切掉身躯的,多半与这种人有关,而眼前这A级的龙血战士又是日本武士,想必这把刀也杀过不少中国特警吧?

        一想到这里,怒火中烧。

        “嘎……嘎……”

        他惨嚎着,右手已经抓不住刀柄,马上换左手来握。

        等到他换好手的时候,我已经又是一次简单凌厉的直切战术,手臂微微一抬,“嘭”的撞开他折断的右手,军刀犹如灵蛇般的格住了他的左手,猛然发力,阳炎力量烧碎了他的袖子,硬生生的把这把武士刀给扣了下来。

        “啪!”

        猛然握住武士刀的刀柄,我喜欢这种长型武器的感觉,身体一旋回身就是一刀劈下去!

        “噗嗤!”

        直接从后将他左臂从肩膀以下大约20厘米的地方给砍断了,鲜血迸溅出来,我不给他丝毫反应的机会,武士刀连续四次跌宕斩击,瞬间把他的两条腿也废掉了,同时在阳炎劲的贯注下,这把脆弱的武士刀烧得通红,转眼之间居然融掉了!

        真是废物,我的蝴蝶能承受我最强的力量也不会软化,南宫灵、南宫决的打造技术已经完全在小日本耳朵淬炼技巧之上了。

        ……

        “啊啊啊……”

        惨嚎声中,他跌倒在地,可惜,现在连去死的力气都没有了,完全成了一个废人。

        我也感觉浑身快要脱力了,连战五个龙血战士,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吗?这可不行,还要继续修炼,天知道汪泽诚手底下到底有多少龙血战士,或者这A级殖装人之上还有S级、SS级、SSS级呢?如果我的修为不长进,恐怕到时候只能任人鱼肉了。

        “啪……”

        缓缓跌坐在一颗杉树下,我倚靠着杉树,接通沈冰的电话:“沈冰姐……”

        “怎么了,李小子?”她听我的声音已经知道出事了,毕竟我的声音很少会有那么微弱过。

        我轻声道:“汪泽诚派了5个殖装人来杀我,不过没有杀成,事发地点,鎏华大学花坊,赶紧派人过来封锁现场,已经有学生在拍照了,我可不想被人拍到我现在的这个样子。”

        “嗯!”

        ……

        几分钟后,警笛声已经从校外传来,多辆警车迅速进入校园,开始在周围拉起了警戒线,王信、沈冰也在10分钟左右就抵达了,不过没有用大灯来照射现场,大约也是为了保护我的个人**,我的任务那么特殊,他们也不想把我推到风头浪尖上。

        “怎么样?”

        沈冰快步来到我身边,一边看看周围一地的血肉,忍不住有些咋舌:“你没事吧?”

        我微微一笑:“没事。”

        说着,伸手一指不远处的那个尚且在颤抖的身体,说:“王队,那个人擅长使用武士刀,是个日本人,也是A级殖装人,快点给他输血吧,不然一会就流血太多死掉了,死了就问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

        王信马上大声道:“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个傻蛋扶上救护车!”

        斧头急急去搬运那个日本武士,王信也急了:“斧头你这白痴,我是说把李逍遥这个傻蛋送上救护车,哼,这个日本人,死不死我会那么关心吗?”

        我有些小感动:“王队,你果然对下属犹如春风般的关怀。”

        王信悻悻的揉揉鼻子:“你小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也别想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干下去了。”

        “你大爷……”

        ……

        上了救护车之后我才知道,我不但手臂上受伤,后背上还中了武士刀的一刀,有阳炎甲护体,没有伤及筋骨,换做普通人,恐怕已经被一刀砍成两段了,不过纵然如此,还是因为流血太多,有一种淡淡的昏厥感,没等到林婉儿、东城月来,就被打了一剂镇定剂,昏沉沉的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