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威慑力
  • 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威慑力

    作品:《斩龙

        

        “啊啊啊……”

        弗雷的惨嚎声不绝,流霜与弗雷之间能量疾速流动,就像是银河灿烂的流光一般,而中心则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核心体,那就是项羽战魂碎片的雏形了,不过尚未完全把力量从对方的体内抽离出来,所以这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

        “冲,干掉他们,把我们的NPC大叔从他们的手里救出来!”

        十二神将的纯金马蹄铁握着战斧,恼怒道:“弗雷这蠢货是怎么想的,居然被人诱引出了营地,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副盟主永恒水车握着一柄淡蓝色长剑,咬牙道:“是逍遥自在、苍瞳和为爱追寻三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等,不必计较什么人数悬殊了,全部给我一起上,杀掉他们,不管是谁,想在我们九霄城的地盘上撒野,那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马蹄声动荡,他们的人正式开始急速冲锋了。

        雷神之锤公会的玩家大部分加入的军团系统都是夏火军,而现在夏火军的老大正在被我们折磨,所以他们的愤怒也可想而知,但我根本就不后悔,这次既然来九霄城了,那就必须一战,怯退不是我的本色。

        ……

        身后千霜化翼能量激荡,我骤然电射疾速飞了出去,离地两米,忽然向上飞起,再向下俯冲,等于走了一个立体的Z字位,双剑带着凛冽能量印入人群中,“嘭嘭嘭”声音不绝,发动踏破天雷特技,瞬间杀掉了十几人,剑锋一摆,直指永恒水车!

        永恒水车在雷神之锤公会的十二神将里排行第2,仅次于魔山,其实力自然也不弱,要杀就拿他开刀好了!

        干将剑微微一摆,右手蝴蝶却向后一收,我采取的是近身横扫突刺的剑术奥义,不过永恒水车也是用剑的高手,只不过玩的套路是西洋剑,以突刺为主,他看着我的起手式就是一声冷笑:“简直是欺人太甚,这样就以为能杀我?”

        就在接近的那一刻,他猛然暴喝一声,一面红色盾牌萦绕在他身周,大幅度提升了防御力,同时脚下雷电肆虐,是一个近战的雷电麻痹攻击技能,可惜我的头盔不吃麻痹效果,也就在他挥出连击的时候,我横扫一剑直接轰在他握剑的手腕上!

        “啪!”

        轻轻一声响,伤害并不是太高,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永恒水车的攻击节奏瞬间被打乱,而我蓄势好的蝴蝶剑猛然化为流光一次突刺,“噗”一声刺透了他的铠甲,带出8W的伤害数字,这还只是普通攻击,永恒水车大惊,手腕上的腕甲金光闪烁,那是无敌特技的前奏!

        我哪儿会给他这个机会,干将剑疾速扫过,直接打在他战马右腿的承重点上,战马身体马上歪斜,并且蓝色的“破击成功”的字眼飞起,他被我截脉成功了,进入滞延效果下的同时是没有办法发动无敌的,而我则顺势就是一次一骑当千,再补上两次平砍!

        “刷!”

        灵魂光芒飞起,十二神将的第二人已经被杀掉了,我径直往前冲,骤然提速并提升飞行高度,干将剑横起格挡纯金马蹄铁的一次战斧劈砍,他一击得手,瞬间就在原地急旋,旋烈战斧技能发动,并且纯金马蹄铁确实是个高手,单手舞动战斧的同时,左拳一收就重重轰了过来。

        我看得真切,伸手就抓住他的脖颈间铠甲锁链,身体一旋MISS掉那一拳,战膝抬起重重撞击在他的右臂上,同时迅猛抬起双剑就是一次自上而下对着他双肩的肩井穴就突刺下去,鲜血迸溅而出的时候,纯金马蹄铁的旋烈战斧技能也完全被破击成功了,这么一来又是近1秒钟的滞延时间,这段时间里他几乎什么都不能做,技能都无法发动,这就是截脉流的魅力所在。

        我骤然落地,乘风斩爆发,将纯金马蹄铁秒杀的同时,也将他身后的一群人切成了灵魂光芒,一群冲锋中的雷神之锤公会的玩家都目瞪口呆,正考虑着要不要提速继续冲锋的时候,我抬手发动御天,身后拳头大小的碎石纷纷飞起,下一刻就疾速射向了前方,一群骑战系玩家扬起盾牌也依旧被碎石砸得连连后退,甚至有一些被我刚才技能波及到残血的玩家就直接被秒杀了。

        ……

        周围满是尸体,我凌空而立,差点就想问还有谁了,而前方一群人已经停止了冲锋,看着我双剑上正在缓缓滴溅的鲜血,他们内心的震撼可想而知,永恒水车、纯金马蹄铁在十二神将里排行第2和第4,却被我轻描淡写的斩杀了,其余人来还有什么胜算吗?

        另一边,林婉儿骑乘着银龙小白,也让对方不敢近前一步。

        中心处,抹茶握着寒铁剑,骑乘着一头熔神战马,笑吟吟的看着前方,她并未动手,但迄今为止居然没有人对她发动冲击,而雷神之锤盟主,传说中的魔山就提着火神矛,远远的看着抹茶,似乎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意思。

        终于,抹茶先说话了:“魔山,好久不见了,嘻,这些日子过得可好?”

        魔山嘴角抽动了一下,过了几秒钟才说:“为爱追寻,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已经协商好互不侵犯吗?”

        “是啊。”抹茶一摊手,说:“但是我家老大的装备强化任务里,需要在这个弗雷NPC身上取一点东西,所以我必须要来啊,如果魔山你顾念我们昔日的情谊,那就网开一面放我们走咯,不然的话,撕破脸皮对谁都没有好处啊。”

        魔山握着拳,颇有些不忿,道:“这……你们跑到我们九霄城的地盘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这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让我怎么跟九霄城的玩家们交代?”

        “需要交代什么?”

        我提着血迹斑斑的长剑缓缓飞上前,说:“我们就三个人,但是还有50名龙骑士,魔山你是聪明人,能不能留住我们,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魔山看向我:“逍遥自在,我知道我们现在没有杀掉你的能力,但是……”

        我打断他的话,说:“魔山,这次我们不是来跟你商量,而是我们是来取东西的,你可别忘了,九霄城下你杀掉的中国玩家人次也不少了,甚至还意图反攻天翎城,如果你真的把我和薛柔当朋友的话,那就安安静静的在九霄城当你的九霄城之王,否则我们不介意让7K和凛冬掌权九霄城,请你相信我,这句话,我能说到,就能做到!”

        我这席话绝对的强硬,这也是魔山想不到我会说的话。

        其实原本天翎城、九霄城之间的实力只在伯仲之间,但现在不一样了,九霄城一分为二,葡萄牙、荷兰人带着不少小服务器入驻临海城,临海城的人数已经可以与九霄城平分秋色,加上一个天翎城,我在这里就有了绝对的话语权,魔山如果不想踏上清眸拓墨、枫林醉的后尘,那就必须要慎重了。

        仔细想来,战前的一切协议其实都是一纸空文,真正还得靠拳头来说话,如今中国区的拳头够硬,我也没有必要再和魔山周旋,用力量让他跪下臣服,这是最简单的称王之道!

        ……

        我话音一落,魔山差点气得背过气去,在战马上晃了晃没有跌落,神色低沉的看着我,说:“逍遥自在,你真的有把握从这里活着离开?”

        “不信你们可以试试啊。”我轻松笑道。

        魔山想了想,最终叹息一声,说:“算了,中国有句老话叫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也不是笨蛋,今天这次就算了吧,既然天翎城、九霄城已经是盟国,那也没有必要撕破脸皮了,不过……你们绝对不能杀弗雷,这是我们九霄城的第一NPC,假如杀掉他,我绝对没有办法对国内的玩家交代,到时候也必须撕破脸皮跟你们干了。”

        我哈哈一笑:“这个尽管可以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杀弗雷的,马上就全须全尾的还给你们,其实只不过是我做一个任务而已,就闹出这么大的误会,真是太不好意思啦!”

        “算啦,说清楚就行了。”魔山握着火神矛,道:“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等你们释放弗雷了。”

        “好!”

        ……

        身后,弗雷的惨嚎声越来越小,大概也是叫得没有力气了,而流霜则在一道道流光中手掌拉扯着一枚战魂碎片,这枚碎片已经差不多完全成形了。

        空中,青萝命令龙骑士护法,受伤的几个龙骑已经远远的提前撤退飞走了。

        “呼!”

        流霜轻呼一声,停止了施法,那枚战魂碎片也“啪嗒”一声落在她的手心里,看着远方的夏火军、魔山等人,忍不住一笑:“哟,那么多人来参观吗?”

        魔山差点气得吐血,对身后几个NPC士兵道:“还不快去把弗雷将军扶回来?”

        “是!”

        一群夏火军戒备的看着空中的巨龙,战战兢兢把弗雷从流霜手里给救走了,而魔山则说道:“那么,你们是不是也该离开九霄城的领土了?”

        “嗯,再会。”我微微一笑,满心的欢喜,终于可以重新锤炼一下霸王套装的等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