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一千零八十二章 无愧天,无愧地
  • 一千零八十二章 无愧天,无愧地

    作品:《斩龙

        

        渔城,夕阳落下,将最后的余晖洒落在城墙之上。

        我伸手打个凉棚看向西方,那片平原上尽数都是密密麻麻的人马,渔城原居民们正在聚集兵力,不用等太久就会发动进攻了。

        看看城内的玩家与NPC军队,总人数不超过10W人,就算是林穹带着天穹军来了也不超过10W人,而且,天穹军在凡书城的守御战中已经损失惨重了,10W大约不到6W人,其中还有不少伤兵,真正能上阵的又有多少,并不乐观。

        ……

        “这仗怎么打?”李牧握着长剑,舔了舔嘴唇,这货嗜血的本性已经暴露无遗了。

        林婉儿说:“守城吧,趁着城上还有十几门龙晶炮。”

        我点头:“嗯,守城,减少受到的战损。东城、小舞、千阳、小烈几个人掉级不算太多,整体战力保持完整,依靠城墙的高度优势,守个3小时绝对不是问题,菲律宾人打不进来,我们就赢定了!”

        抹茶握着长剑,靠在城墙上张望远处,笑着说:“嗯,守好3小时就赢了,没有必要去城下跟他们肉搏,人数少太多,也太吃亏了!不过,要是有人想拿更多国战积分的话,那就上吧,反正我是不拦着的。”

        我瞥了她一眼:“你这样算哪门子长老。”

        “嘻嘻,我暂时还没有回归嘛,等我回归了再直视自己的身份,就让我再感受几天流浪玩家的身份吧……”

        “看你这样子都快上瘾了。”

        “不会啦,国战结束之后,三天内回斩龙,转移国籍身份!”

        “好!”

        ……

        我正喜滋滋的想着中国区女战神小妖终于被我“收了”,这时却又收到了一条消息,来自于方歌阙:“逍遥,有必要的话……带一些人来天翎城吧,我们承受的压力太大了……天空玫瑰疯了,已经连续杀掉阿景和轩辕枫几个人了……”

        我一愣,方歌阙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啊,他居然在这种时候发消息来让我带人去增援了!

        只是……天翎城被团团围住,姑且不说我能带多少人回去,熔神铁骑这种地面兵种也没有办法飞进天翎城去增援啊?难道要让我的兄弟们在这里战死一次,直接回天翎城内复活吗?这我真的做不到,为了守住西境门户,斩龙的大家已经掉级太多太多了!

        这时,远方传来“咚咚咚”的战鼓声,菲律宾人发动进攻了,玩家和NPC军队夹杂在一起,推动着巨大战车、楼车、云梯等开始攻打渔城,渔城的城墙原本就不算高,这样的攻势可不算是什么小威胁。

        怎么办?

        我脑海里瞬间乱成一团,只得回复:“我不能抛下自己的兄弟一个人去天翎城,方歌,天翎城那里只能靠你自己,为了中国战区的大局,我已经亏欠我的兄弟们太多太多了,不要让我做一个假仁假义的小人,谢谢你了……”

        方歌阙几秒钟后回复:“唉,我也知道你的难言之隐,算了,天翎城我们自己会守住,哪怕付出再多代价……”

        关掉通讯器,可是不到一分钟,又收到了一条信息,来自于布拉格盟主燕赵无双:“逍遥,斩龙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如果能腾得出手,给天翎城一点增援吧!我的人几乎快要打光了,布拉格主盟的兄弟几乎每人都挂3次以上,却还要一次次的复活来守城,许多人装备都掉了一半了,不少近战系的铠甲、盾牌都爆掉了却依旧在打,不能这样下去,这样下去中国战区真的就完了!”

        我心里一阵窒息感,回复道:“燕赵大叔,我这里的情况也不好……我们大约要面对十倍于自己的对手,我们被团团围住,我不能抛下自己的兄弟一个人走,给我一点时间,一个小时之后我想办法带人去天翎城,你们要守住啊……”

        燕赵无双回复:“嗯,我知道了,会尽力的!”

        ……

        咚咚的战鼓声中,菲律宾人已经开始攻城了,城上城下打成一片,我则望了一眼天翎城的方向,只能祈祷方歌阙、剑锋寒、问剑等人能够守住了,除了依靠他们的顽强,还能靠什么呢?这次国战的指挥策略连续错误,以至于我们现在四分五裂的格局,又能怪得了谁呢?如果不是抹茶“策反”了九霄城的玩家阵营,将其一分为二,真的难以想象我们第二轮国战会惨淡成什么样子。

        “铿!”

        蝴蝶剑出鞘,纵身冲了下去,多个技能绞杀在人群中,我能做的就是杀更多的人,早点稳定渔城的局势,然后再想办法如何增援天翎城。

        城下,一架架攻城战车正在靠近,城上重炮声不绝,火光冲天,渔城陷入了一次重大危机之中。

        持续一小时的猛攻之后,菲律宾人似乎发现了城上防守玩家的顽强,攻势也弱小了许多,再过不久,一支人马从西北方向杀来,直接杀透人群进城,正是林穹统帅的天穹军!

        ……

        再看看时间,距离国战结束还有一个半小时。

        而行会频道里不停的传来了天翎城的战况实时图片,整座城池都快要沦为废墟了,神话的人守在废墟的城墙上拼死反扑,尸体堆积了十几米,直到城墙边缘,铁颅城、泽渊城、日韩战区的人依旧疯狂的进攻着,踏着尸体,浑身浴血的扑杀向守城的中国玩家。

        我看到燕赵无双一身都是鲜血,气血只有20%,却扬起长剑砍向对手,但远处一群弓箭手也扬起长弓瞄准了他,这一击之后燕赵无双几乎是必然挂掉的,我更看到问剑持剑发动熔铸百剑技能,守住身后残血的简简单单,而剑锋寒的身躯被一根长矛洞穿,长矛透过他的身躯刺入一块墙砖内,他正在缓缓复活,但能把锋芒的盟主逼到这个地步,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

        城墙上,到处都是浴血而战的人,叶来和慕萱不知何时也杀进天翎城之中了,情况一样岌岌可危,整个天翎城陷入血战之中。

        ……

        看着图片,我心里的窒息感越来越强烈,猛然一拳轰在雉堞城砖上,道:“不行了,立刻点兵,等级在170以上的熔神铁骑全部跟我出发,我们从北门杀出去,增援天翎城,以熔神铁骑的速度,40分钟绝对能抵达天翎城,立刻!”

        李牧愕然,却没有反对,点头道:“得令!”

        几乎不需要聚集,我第一时间带着梦瑶、抹茶、冉闵等人从北门冲了出去,所有的熔神铁骑也鱼贯而出,我们以最快速度的冲向了天翎城,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阻挠,只有小股的菲律宾玩家,但全被砍瓜切菜的杀散了。

        半小时内抵达武神河,穿过浮桥,马蹄践踏出一道道的水花直奔天翎城而去。

        一路上到处都是一片废墟,熟悉的村庄小镇、军屯田都已经被焚为一片灰烬,距离天翎城大约还有2公里的时候,前方就已经是密密麻麻的人群了,MD,居然攻城的玩家依旧在2000W之众,这到底有多少人啊!

        身后一共来了大约12000人的熔神铁骑,我有实力也有勇气一拼,马上拔出蝴蝶剑,低吼道:“跟我一起冲,从天翎城南门冲进去!”

        身后,抹茶、李牧、月妖颜等人纷纷拔出剑刃,随后便是鲜血与杀戮狂舞的场面了,1W熔神铁骑犹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但偏偏却依旧能劈波斩浪的向前冲杀过去,以我和抹茶两个人为剑刃的向前冲,不得不说抹茶的杀人速度确实超快,虽然尚未七转,但攻速超快,连续数次攻击次次弱点位置,李牧、王翦等人都是大开大合的爆发技能击杀对手,但抹茶的攻击方式非常简单利落,往往就看她一抬手,剑光闪过的时候对手已经翻身落马了。

        一路踏进重围,砍杀无数对手的同时,我们身后的熔神铁骑也原来越少,空中,林婉儿骑乘着小白来掩护,一口口龙息喷吐在人群中,激荡出激励的惨嚎声。

        就这样,斩龙一路狂奔杀入天翎城的时候,熔神铁骑也只剩下不到50%了,并且一路上耗费太久太久的时间,铁颅城的人更疯狂的用龙晶炮来截杀我们,火炮到处肆虐,谁能抵挡得住?

        以至于当我策动战马踏入天翎城南门的时候,身后的战袍上已经全部都是鲜血,甚至还有一个被龙晶炮炸出的巨大洞孔,至于箭矢、长矛、利剑制造出的洞孔更是数都数不清了,而在我身后,抹茶、梦瑶等人情况也好不到哪儿,最不算是狼狈的就是骑乘小白的婉儿,不过小白遭到几次炮击,婉儿的红色披风上也燃烧了半截,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

        ……

        距离国战结束还有不到10分钟!

        进入城池,到处都是泽渊城、铁颅城、日韩战区的人,我不禁心底一寒,我们来迟了吗?

        “继续,往前冲!”

        迎着箭雨与魔法狂轰,熔神铁骑继续往前冲杀,沿着国王大道直接杀到了第二重围墙,城墙下的城门已经被轰掉了,让我更加心底一沉,天翎城失守了吗?

        “咔嚓!”

        蝴蝶将一名手持长矛的玩家砍杀掉,头颅飞出很远,我策动战马带着抹茶、王翦冲进了城内,远处依旧还有NPC禁军在抗衡外来的敌人,更远的地方,一截低矮的城墙上,却惨绝人寰的像是人间炼狱一般——

        密密麻麻的尸体堆积在城墙周围,堆起近20米高,许多尸体的胳膊上还在闪烁着天翎城的徽记,尸体上插满箭矢、布满刺杀的洞孔,鲜血顺着尸体堆流淌在御花园的小河里,发出刺鼻的气味,但在尸堆最顶端处,露出一截破残的城墙,一人颓废的跪坐在那里,气血还有不到10%,左手握着一柄天翎城的战旗,战袍上密密麻麻的箭矢,右手奋力的将长剑刺入一名铁颅城刺客的腹部,脸上满是血迹,俊逸的脸上透着苍老的容颜,正是问剑!

        完美第一人,为何会落得这个地步?

        问剑的身后,方歌阙一身伤痕,法袍之上被弓箭射透了许多洞孔,并且四处焦黑,他一定是开盾情况下被龙晶炮轰过了,此时的法神没有一丝儒雅的姿态,却像是一个陷入狂暴的野兽,怒吼着挥动流云扇,将火神咆哮爆发出去,一边怒吼道:“来啊,不怕死的尽管来!”

        说着,他胸前又中了一箭,跌退了两步,与问剑背靠背的守在那里,但却也和问剑一样,像足了垂死挣扎的困兽。

        ……

        仰头看着方歌阙和问剑,我忍不住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

        这一次,我们任何一人都对得起中国区,我们无愧于中国玩家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