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一千零六十八章 重建军队
  • 一千零六十八章 重建军队

    作品:《斩龙

        

        “我们要求审判!”

        中心广场的女神像下,一名被绑缚在木桩上的胖子奴隶主大声的嘶吼着抗议,他实在是太胖了,以至于几名魔殿骑用绳索绑他的时候几乎无处下手了,肥肉从绳索的缝隙间挤出来好大一块,细皮嫩肉的全部都是脂肪,却依旧扯着嗓子大声的怒吼道:“女神之泪是贸易都市,你们不能以铁蹄来践踏这座城池,该死的,总该有个明事理的人来说话吧?这些天杀的黑骑士难道就只知道杀人与纵放奴隶吗?”

        与这个胖子绑在一起的,还有100名奴隶主,都是这座女神之泪城市真正的主人,也是千万奴隶的主人,100名奴隶主绑在一排排木桩上,在烈日下曝晒着。

        ……

        “笃笃……”

        神烈龙马缓缓行走在街道里,街道的两边也有一根根木桩,上面刺着一具具尸体,这些尸体已经大多干朽腐烂了,并且大部分的死状都极惨,身体被木桩贯穿,一只只食腐秃鹫在尸体上盘旋,啄食尸身,距离我不到5米的地方,一只黑鸦正喳喳叫的把一颗半腐烂的眼球从尸体上啄开。

        我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有回避,目光一扫,木桩的尸体下方用血红的木牌书写着死者的罪名,奴隶、逃走,这就是死的原因,奴隶是私人物品,没有自己的思想与自由,想要逃走就必须要死,这也是奴隶制的基本法则。

        丑陋的法则。

        道路两边,一个个奴隶交易所的广场上也站满了手上戴着镣铐的奴隶,有大有小,有男有女,小的甚至有的正在母亲的怀抱中,老的则在50岁左右,再老一点的努力就失去劳动力了,这样的“废物”主人自然是不会留着的,男**隶几乎都光着上身,而女性年轻奴隶则大多营养不良发育不好,粗布上衣破破烂烂的遮挡着贫瘠的**。

        我一身戎装,铠甲鲜明,战马雄壮,看起来与这里格格不入,或许,在这些奴隶的眼中,我是真真正正的“征服者”吧?

        一路来到中心广场上,这里的人更多,奴隶主的军队悉数被杀死,魔殿骑们整齐的站立在街道的两侧维护治安,但如我命令的一样,这些魔殿骑一个都没有发出声音,否则就要穿帮了,这些奴隶一旦明白这些魔殿骑是异魔,一定会引起恐慌,自然也就不能为我所用了。

        “大人!”

        一名二星神级BOSS异魔统帅提着带血的长矛,道:“按照您的吩咐,所有的奴隶主已经集中在中心广场了,女神像下,也来了至少10W名以上的奴隶。”

        我点点头,是我该说话的时候了。

        那胖子奴隶主依旧在杀猪般的冲着我怒吼着:“该死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来自远方的佣兵吗?如果你们真的是佣兵,那便该遵守佣兵法则,你们不能对自由都市用武!如果你们需要钱的话,那么释放我们,女神之泪的领主们会交出金银,一百万金币,怎么样?”

        我看着他,冷笑一声。

        胖子颤抖一下,道:“或许太少了,五百万金币,怎么样?”

        “呵……”

        “啊?大人您还是觉得太少吗?好吧,女神之泪是贸易都市,本该拥有更多的钱币才对,我们可以拿出2000W金币,怎么样?大人!”

        按照现在金币与RMB的7:1兑率,这2000W金币就相当于300WRMB了,其实也不少了,不过比起望月城,这简直什么都不算。

        我缓缓的抬起手臂,张开五指,微微一笑道:“魔殿骑准备,一分钟后砍杀掉所有的奴隶领主,一个不留!”

        “天杀的!”胖子怒吼道:“你这个油盐不进的恶魔,你到底是谁?你……你凭什么对女神之泪做这样的事情?”

        我转身看向他,大声道:“那街道两旁的奴隶又做错了什么,他们的身体要在尖木桩上挣扎直至死去?人无贵贱,生来自由,你们凭什么对他们做下这一切?!”

        人无贵贱,生来自由!

        当这句话回荡在广场上的时候,一大群奴隶全部都睁大眼睛看着我,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都被震撼住了,是啊,他们是奴隶,大约从来都不敢想生来自由这种事情,他们许多人的父母都是奴隶,他们生来就是奴隶,不过,每个人心里深处对自由不都是非常渴望的吗?

        我拔出了蝴蝶剑,看向广场上的十多万奴隶,猛然飞翔在半空中,以我最大的声音说道:“没有人能剥夺你们的权力,你本该拥有尊严,拥有生命里的自由,却不该被禁锢在这里,今天,我以望月城城主的身份来赦免你们,给你们自由!”

        说着,掏出了准备好的望月城帝君令牌,高高扬起,道:“解开你们的镣铐,拿起死者的兵刃,放弃一个奴隶的身份,跟我回望月城,你们将会成为战士,女人可以洗衣做饭,孩童可以拾柴补衣,铁匠可以拿起铁锤,斗者可以拿起武器,你们不再为奴,你们将会是望月城的主人,你们愿意吗?”

        说完的时候,我心里无比得意,这些说辞是多么的贴切气氛啊,我简直是个天才!、

        ……

        不过,一群奴隶却被彻底被震撼住了,我的这些话已经超过许多人的认知,直到人群中,一群手上戴着镣铐,却全身肌肉强壮的人走上前,为首一人的下巴上满是胡子,他看着我,单膝跪地,道:“我是一名斗奴,唯一的职责就是用鲜血与杀戮来取悦主人,但是大人,如果您赦免我们,给我们尊严与自由,我们便愿意将生命交付给您,为您而战!”

        我点头:“好,来人,解开他们的镣铐!”

        几个魔殿骑迅速斩开这些角斗士的镣铐,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奴隶纷纷对着我下跪,很快连成一片,数十万人对着我下跪,大街小巷,口耳相传,众多奴隶都知道光明来了。

        我满意的看着一切,随后掌心向上的一扬,道:“都起来,我不是你们的主人,你们不需要向我下跪,从今以后,你们的双膝只跪拜父母、上天与帝君,你们将会拥有尊严的活着,来人,解开所有奴隶的镣铐,引领他们去望月城!”

        “是,大人!”

        在解开奴隶镣铐的同时,100奴隶领主也被砍死在尖木桩上,我比他们更加仁慈一些,赏一个干净利落的死,而不像他们把奴隶刺穿在木桩上,流着血死去,甚至,许多奴隶的身体被秃鹫啄食的时候尚未完全死去,这简直丧失人性,或许,在那种制度下根本就没有人性,奴隶主们压根没有把奴隶当人,奴隶的作用大约也就是劳作、格斗观赏、泄欲了。

        ……

        两个多小时后,女神之泪都市完全被解放,成千上万的奴隶在魔殿骑的引领下走向了望月城,虽然其中也有一些人试探逃走,但都被控制住了,我没有大发慈悲的让他们远走,望月城几乎被屠城,人口大幅度降低,太需要这些奴隶来充实人口了。

        奴隶行走极慢,再过两个小时才抵达望月城,望月城内的异魔大军已经撤退出去了,远远的空中一道丽影,我马上飞行过去,却是兰娜瑟尔提着绛云弓停留在空中,笑吟吟的看向我:“看来你成功了,已经获得了女神之泪的所有人口了,是不是?”

        我微微笑:“嗯,侥幸成功了。”

        “接下来要我怎么做,我已经把异魔大军撤退到了乱石林一带了,但是囚魂龛里的死亡力量依旧不足,怎么办?”

        “简单。”

        我伸手一指东方,说:“很快就会有数百万甚至更多的人从荒漠里横穿来攻击望月城,你率领异魔大军在望月谷里截杀,一定不会错过的。”

        兰娜瑟尔笑了:“那些都是望月城远征的冒险者吧?”

        “聪明!”

        “好了,我知道了,城池就交给你了,不过,我能收回我那20W魔殿骑的兵权吗?既然要在望月谷里截杀,那自然是多多益善了。”

        “留给我5W人,两小时后再收回兵权。”

        “嗯!”

        ……

        望月城目前依旧还有零星的玩家和NPC在抵抗着,假如我手里没有一兵一卒,他们凭什么会服我?至少,在我组建自己的军队之前是不能完全放任的。

        异魔大军浩浩荡荡的去望月谷设伏去了,留给我一座几乎等于空城的望月城。

        望月城,南广场上。

        我开始组建自己的卫队,手握蝴蝶剑站在城池上空,道:“擅长格斗的人请走出来,领取适用的兵器与战铠,组建属于望月城的第一支卫队。”

        其中一名奴隶道:“大人,我们只用兵刃,很少用战铠,沉重的甲胄会影响我们的移动与速度。”

        我微微一笑:“不,战铠会让你的速度减慢,但却可以让你的防御增加,你们要开始学会军团作战,从今天开始,你们不再是奴隶,而是一名属于望月城的战士。”

        他重重点头,眼中燃起战意,笑道:“明白了,大人!”

        我又问:“这里,谁的格斗技巧最高?”

        顿时,一名大约1.9米的角斗士走出来了,眼中带着骄傲,但看到我的时候则多出几分敬佩与谦恭,道:“大人,小人在这次的格斗大会上获得了第一名。”

        我看了看他,好家伙,这身材好得夸张,甚至比常年锻炼的我要更加的强壮,那胸肌大得夸张,胸比林婉儿的还大……

        “你叫什么名字?”

        “雷伞,大人!”

        “好!”我命令道:“现在我任命你为望月城第一只卫戍军的统帅,立刻挑选擅长格斗的人,分发给他们兵刃与甲胄,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守护望月城的任务将会落在你的身上。”

        “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