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一千零五十章 成长
  • 一千零五十章 成长

    作品:《斩龙

        

        鲜血染红了枫叶林,使得原本就血红的枫叶变得更红。

        马蹄声急促,一群人在丛林里像是受伤的小鹿一般,肆意奔逃着,这群骑兵浑身的甲胄几乎都已经破损不堪了,许多人甚至失去了一条手臂,或者身上插着一枚枚的箭矢,鲜血迸溅流淌在马背上,惨不忍睹,他们手里的旗帜已经不知所踪,现在唯一剩下的大约就只是逃命了。

        “围住他们!”

        韩渊一声命令,御林军纷纷在周围聚拢起来,很快的,这3000人的败军全部被围在盾阵之中,反复冲突也无法冲出,也就放弃了抵抗,一个个露出颓然等死的神色,人群中,一个提着钢刀的人眼中透着怒火,道:“要杀就杀,给个痛快!”

        林穹提着剑走上前,问:“你是谁,简直找死!”

        这败军将领的肩膀上还戴着万夫长的军衔徽记,脸上几道剑伤,不过依旧带着桀骜之色,道:“老子是蛟龙军万夫长刘骏,要杀就杀吧!”

        “刘骏?”

        我愕然,走上前,淡淡的看着他:“刘骏,你还认识我吗?”

        刘骏定睛一看,顿时一脸惊骇:“李……李上将军……”

        林穹哈哈笑道:“现在不止是上将军,更是帝国元帅了!”

        刘骏飞速跪倒在地,求饶道:“元帅……看在某曾经是御林军千夫长的份上,饶我一命,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韩渊暴怒道:“你出卖将军,引了洛洵的千军万马来攻杀御林军,难道也是身不由己吗?”

        夏叶拔出带血的长剑:“跟这种叛徒小人没有什么好说的,让末将一剑结果了他吧!”

        我却摇头:“住手,不要杀他!”

        夏叶愕然:“将军,为何?”

        我眯着眼睛,笑道:“我自有定论。”

        说着,看向刘骏与他身后的一群败军,我说:“刘骏,你身经百战,是难得一见的将才,又身先士卒、勇不畏死,看在你曾经也对帝国忠心耿耿的份上,我就放你这一次吧,并且,看在你的面子上,余下的败军也就不杀了,你带他们回临海城吧!”

        刘骏连连跪地磕头:“多谢李帅,多谢李帅……”

        我又看了一眼澹台羽,说:“澹台将军,把败军收拢在一起,让刘骏领着他们回临海城吧,我们杀的人也够多了,不要多造杀孽了。”

        澹台羽抱拳:“是,李帅!”

        ……

        不到10分钟,一共7000名临海城败军被收拢在一起,给了马匹,这群人便在刘骏的率领下策马从我们放开的一条路上撤退向三刃山方向了。

        李牧一脸的不解:“逍遥,为什么要放了这个刘骏啊?你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这种小人怎么能放得了呢?”

        我嘿嘿一笑:“这种人才能变废为宝啊!你也看到了,这刘骏的军衔是万夫长,而我们刚才释放的这7000多个败兵里数他的军衔最高,还有两个万夫长已经被韩渊跟砍了,这么一来这群人回到临海城就是主力军了,按照系统的规则,这刘骏即将变成临海城的第一主将,有这么胆小如鼠、无勇无谋的家伙当临海城主帅,清眸拓墨和枫林醉还能指望得上NPC军队吗?”

        李牧哈哈的笑了,比起了中指:“这招太贱了,论贱,我不如你……”

        我:“……”

        不过远方又传来了不幸的消息,刘骏率领一群败军在撤退途中被不明就里的问剑一轮砍杀,杀了一半,好在刘骏带着剩下的人依旧成功逃脱了,问剑差点坏了我的“大事”。

        接下来就是全军撤退了,天翎城的NPC大军火速撤退,玩家阵营大约200W人且战且退的掩护NPC军队,而远方,已经夺取了上古皇城的九霄城玩家也不闲着,魔山、紫风笛、7K团队等人都率领人马远远的观望着我们中印大战。

        直至撤回武神河的时候,终于安全了,御林军、天穹军两支军队在河边架设龙晶炮、火岩炮、弩车来建立防御阵地,印度战区的玩家也自然就停止了冲击,他们不傻,不会白白的来送死。

        而这一战我们确实算是大获全胜了,聚歼了临海城近50W的NPC大军,而自身的损失不到10W人,连10%的战损都不到,更重要的是,临海城之后的3天内不会有版本刷新城池兵力,就算是清眸拓墨、枫林醉再招兵买马也不可能募集到更多的兵力,10W人就顶天了,而这点NPC兵力是对我们没有什么威胁的,没有NPC军队就没有龙晶炮等重炮,下一轮国战清眸拓墨就没有守城、攻坚的利器了,单单依靠玩家的血肉之躯,恐怕难成大事!

        ……

        安排了众多NPC军队的驻防之后,我也终于松了口气,下午4点多的时候回到天翎城,街道上,两辆囚车在士兵的拉运下缓缓走在城池大道上,里面就载着云飘飘和侀火,云飘飘一身衣甲尽数被剥落,只留了贴身衣物,看起来很有“暴雨一夜百花残”的感觉,侀火则已经不复倨傲的姿态,头发披散,脸上、身上满是伤痕,甚至背部被戳着半截箭矢,也没有人给他医治,我本来想把车子停下找人为他医治,但想想他迟早会一死,也没有必要再鸡婆了。

        皇宫内,洛浅林得到消息之后已经开了临时朝会。

        韩渊、龙硎两个猛将亲自押送云飘飘和侀火,与我一起迈步走进了大殿,文武群臣分列两边,我就站在最前方,旁边站着林婉儿,她是火云郡主,掌控一座主城,实权应该在天翎帝国是仅次于我的,也该有这个位置。

        洛浅林一脸喜色,道:“战场传来捷报,浅林拜谢李师,为我天翎城除去了一个心头大患,哼,火狮军、沧海军、蛟龙军这些叛逆终于死得其所了!”

        我说:“云飘飘、侀火已经被押解回来,陛下亲自发落吧!”

        洛浅林一点头,看向侀火,怒道:“侀火,孤王曾经给你写过书信,命令你率领火狮佣兵向帝国俯首称臣,前次又升你为帝国统领,编制火狮军,但你居然恩将仇报,窃据临海城,拥兵自重,你可知罪?”

        侀火抬头看向洛浅林,忍不住一笑:“笑话,成王败寇,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有什么意思,要杀便杀吧,我侀火好汉一条,不怕死。”

        “好。”

        洛浅林冷笑:“朕赐你一死!”

        说着,他居然踏步就从王座上跃下,“铿”一声拔出王者之剑,剑刃周围浮现着次神力量,白光闪过,侀火这次神级BOSS居然就身首异处了,而也在这一刻,洛浅林已经表现出次神级的力量了,这小子修炼进阶得真快!

        众将之中,澹台羽、屈护、欧冶啼等人均是神色一凛,他们的实力均在次神之下,都讶异于皇帝的武功居然如此之高!而一群将领中,唯独林穹的神色最为平静,他是二星神级BOSS,实力比次神高出了2个等级,自然不会畏惧洛浅林的实力,这也是我派遣林穹在三刃山截杀侀火的原因,侀火是次神BOSS,帝**将领中唯独林穹对他拥有碾压的优势。

        ……

        看着侀火的断颈出狂喷着鲜血,我有些无奈,一伸手,道:“来人,把侀火的尸体拖下去。”

        祝海道:“难道就那么轻松的绕过他吗?”

        我笑问:“海公还想怎样?”

        祝海道:“来人,把侀火的尸体拖下去喂狗,把他的头颅刺在长矛之上,竖在天翎城的城墙上以儆效尤,倒看还有哪个乱臣贼子还敢犯上作乱!”

        我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洛浅林观人入微,问:“李师,您不同意海公的做法,是吗?”

        我:“侀火虽然罪大恶极,但人之一死,生前所有善恶都已经一笔勾销了,依我之见不如就赏他一个全尸葬了吧!”

        祝海冷笑:“李师身为大执戈,又是御林军统领,居然还会如此的妇人之仁?”

        我也冷笑了一声:“我发动战争是为了追求天下一统,而不是为了单纯的杀戮,天翎城要向统一天下,就要以德服人,而不是依靠这么残忍的作风。”

        祝海还要再说什么,洛浅林却已经命令道:“把侀火的尸体拖下去,葬了。”

        “是!”两名武士拖着尸体,一名武士捧着头颅下去。

        接下来,就轮到云飘飘了。

        她一双明眸看着洛浅林,眼中秋波如水,确实是一个难得的美人。

        洛浅林看着云飘飘,道:“云姐,你可曾后悔过?”

        云飘飘看着一旁侀火被杀的血迹,眼中透着一丝怅惘,道:“后悔?有什么好后悔的呢?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你阿爹一死,我就已经失去了最爱的男人,我要复仇,我要把那个一直盘踞在天翎城上空的男人给杀掉!”

        她充满恨意的看着我,眼中带着怒火:“李逍遥,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默默的看着她,说:“你做人的时候我都不怕你,你做鬼了又能拿我怎样?”

        林穹和韩渊几乎一起哈哈大笑。

        洛浅林一摆手,背过身去,身影显得萧瑟无比,淡淡道:“拖下去,问斩,尸骸准许葬入皇陵,就葬在阿爹的陵寝旁边吧……”

        祝海又说:“云飘飘人尽可夫,是个十足的贱人,怎可葬入皇陵?”

        我皱眉道:“祝海,陛下为人宽仁,你怎么处处逼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天翎城到底你是帝君,还是他是帝君?”

        祝海一惊,急忙跪倒在地:“陛下,微臣没有不臣之心啊!”

        洛浅林微微一笑,转身感激的看看我,说:“好了,散朝吧……来日再封赏诸位有功之臣!”

        ……

        云飘飘被拖下去问斩了,我也没有兴趣去看砍头的场面,特别是被斩的是个美女,纵然云飘飘再多不是,毕竟这场面不好看。

        接下来,就等着国战了。

        而洛浅林也在一步步的成长,越来越像是一位君王,他杀掉了最后一个亲人,这就是他成长的见证,为了天下,为了王位。

        皇者,注定是孤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