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一千零四十八章 守株待兔
  • 一千零四十八章 守株待兔

    作品:《斩龙

        

        印度战区的玩家屈居临海城一个多月,各种资源都比较缺乏,临海城的规模不到火云城的50%,自然无法提供给他们丰足的练级资源了,这也以至于清眸拓墨的行会平均玩家等级比斩龙低了2.7个点,这时候就能看出差距了,美丽人生况且比不上我们,中小行会的差距也就更大了,游戏讲究的就是一个等级,等级差了,隐藏属性被压制,攻击还容易MISS,自然没法打了。

        ……

        一个多小时后,叶来带着审判的人来增援,再过不久,问剑率领英雄冢的4W人来增援这里的战场,纸上画魅也来了,带着1W神话的骑战系团队,大战一直持续到深夜11点多,终于,印度战区的玩家严重缩水,清眸拓墨也无法力挽狂澜了。

        不过,击溃清眸拓墨的400W大军,也导致我们损失惨重。

        丛林里一堆堆篝火在灼烧着,地面上横七竖八满是玩家与NPC的尸体,我查看了一下凡书城的兵力界面,心里禁不住的一痛,岩龙铁骑折损51%,炎鹰骑射手折损67%之多,战损已经过半了,再憋出那么多的兵力又要多久?

        不过不要紧,一切牺牲必然是有所值的。

        再看斩龙、审判等公会的玩家,战损一样大的要命,每个行会都至少战损超过50%,我们以近200W人参战,现在却只剩下70W人不到了,而战果则是印度战区超过350W玩家的尸体躺在这里,清眸拓墨也是拼了,却没有想到拼不过,美丽人生公会剩下1W人不到,在她的率领下撤离去往临海城的方向了,李牧要率领熔神铁骑追杀,被我阻止了。

        看看时间,距离上古皇城的争夺结束还有13个小时之多。

        叶来、李牧、慕萱、飘渺云烟、问剑等人都支持从西南角杀入羊肠小道,然后开始争夺上古皇城,而这前提则是要有人在这里镇守入口,这个任务很快的就落在了血色契约的身上,寒碑颂被我和问剑、叶来推举为守军的头领,他有些无奈,说:“只要清眸拓墨再来,第一刀就肯定砍在我的脸上,这是多悲剧啊,要不多留点人给我?”

        结果叶来、飘渺云烟也算是仗义,留了至少20W兵力给了血色契约,就让寒碑颂带人在这里镇守入口了。

        不过,清眸拓墨重新召集人马至少还能有近百万人,再加上枫林醉也已经退兵,两方人数加在一起能有超过200W人之众,虽然说对于偌大的主战场来说不算大,但孤注一掷也已经足以让中国战区非常不好受了。

        ……

        夜晚,我和林婉儿、月倾浅围着一堆篝火,旁边不远处还聚着几十人的熔神铁骑,我们并未参加进攻上古皇城的战斗,那里的争夺就交给李牧、王翦来负责了,斩龙能不能拿到这座上古皇城全看他们如何拼搏,至于我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

        月倾浅用匕首小心翼翼的拨动着篝火下的木柴,笑道:“逍遥哥哥,我们不去打上古皇城,却留在这里为什么啊?”

        我说:“很快存儿你就会知道了。”

        月倾浅眨了眨眼睛,说:“逍遥哥哥是不是想凭借NPC大军来截杀清眸拓墨下一轮的攻势?”

        “聪明。”

        我赞许的看看她,笑道:“但是没有全部猜到。”

        “啊?”月倾浅张了张小嘴,浅浅笑:“逍遥哥哥太坏了,一定是想了什么更坏的计略准备招待清眸拓墨,是不是?”

        我不禁失笑:“不会啊,我有那么坏吗?再说了,一路走来,清眸拓墨带人杀掉我们中国区多少人啊……数都数不过来。”

        林婉儿轻抚着小白匍匐在旁的巨大头颅,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猪头这次压根就没有想夺取上古皇城,是不是?”

        我点头,斜斜的依靠在身后的树上,枕着蝴蝶剑,望着星空,笑道:“是啊,一座上古皇城能改变得了什么呢?临海城已经被印度人夺回去了,上古皇城争夺战之后的72小时就要爆发第二轮国战了,剑锋寒、流言、百里若风这些人都在跟九霄城的人拼命,试图夺取上古皇城,可是夺取到了又怎么样,下一轮国战我们怎么抵挡得住来自东西两方的进攻呢?”

        说到这里,我都觉得有些苦涩,说:“望月城、泽渊城、铁颅城三大战区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第二轮国战可能刚刚开启的时候武神河就要遭受极大的威胁,流言代表的天策府又把九霄城给彻底得罪了,这下好了,如果我们不能在此之前让清眸拓墨失去手里的王牌,我们根本就不用打第二轮国战了。”

        林婉儿美丽的眸子里掠过一丝讶然:“你是想?”

        “没错。”

        我看着她,微微一笑:“这次真的要心狠手辣了,清眸拓墨太聪明,机关算尽,第二轮国战必然首攻火云城,为了保住火云城,我必须要让临海城的NPC军队在国战之前就完全失去战斗力,而这次上古皇城之争就是一个好机会。”

        月倾浅愕然:“逍遥哥哥,你是想?”

        我笑笑,周围没有别人,就两个美女副盟,不用担心秘密外泄,便说:“上古皇城拿不拿不要紧,但清眸拓墨、枫林醉一定不想放过上古皇城里的20W上古魔兵,所以清眸拓墨在接下来的10小时内一定还会卷土重来,而她的筹码就是动用临海城的50万人NPC大军,利用重炮等来取得压制效果,一举在最后时刻之前攻下上古皇城。”

        林婉儿道:“那你的想法呢?”

        我枕着长剑,笑道:“我的想法很简单,上古皇城战斗结束之后,地图就会驱赶玩家和NPC离开,玩家可以回城卷轴回去,但是NPC军队就不行了,我已经以大执戈的身份将天翎城超过110W的NPC军队全部集结在巨魔竹林以南,只要清眸拓墨敢让50W的火狮军、沧海军出兵上古皇城,我就要让他们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

        月倾浅张大了小嘴,眼中即是惊讶又是喜爱,笑道:“好嘛,跟着逍遥哥哥***架,总感觉好有安全感的样子。”

        我点头一笑:“所以咱们就守在这里等待消息了,上古皇城就让他们争吧。”

        “嗯!”

        ……

        深夜,还是决定去睡了,相约林婉儿、月倾浅早上9点上线,那时候距离活动结束还有3小时,已经够了,上古皇城属于谁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能不能在国战之前让临海城失去战力。

        这一夜倒是睡得舒适,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八点多了,马上起床,吃了早餐之后上线!

        “刷!”

        依旧出现在鹿鸣树林的边缘,这里距离上古皇城大约有30分钟骑兵行程,不远不近,而远方的大地图上一片血红,意味着那里正发生着非常惨烈的争斗,再看中国战区的官方论坛上,战报连连,我们不在的时候上古皇城的争斗太激烈了——

        【战报1:04】:九霄城第一人魔山率领雷神之锤主力成员一共7000人杀入羊肠小道,杀光了名门世家的3000人。

        【战报2:27】:方歌阙声东击西,在羊肠小道上截击九霄城兵力,以2W人的优势兵力灭掉魔山uo率领的7000人,魔山率领200人逃进深山。

        【战报3:41】:清眸拓墨、枫林醉率领240W临海城玩家出兵,在西南入口击溃血色契约为首的中国团队,并且带着50万NPC军队与100门重炮向上古皇城推进。

        【战报4:12】:方歌阙率领1W人杀入上古皇城,进驻皇城大殿,暂时获得上古皇城所有权。

        【战报5:41】:清眸拓墨以重炮轰击上古皇城,并且派遣骑兵偷袭杀掉九霄城的2WNPC军队,逼迫方歌阙撤离上古皇城。

        【战报7:22】:天策府大节钺流言纠集300W中国战区兵力,彻底在谷外击溃九霄城人马,魔山溃败,7K公会七天王被杀4人,中国战区大获全胜。

        【战报8:30】:羊肠小道上发生激战,以李牧、慕萱等玩家为首的斩龙、外貌协会等行会玩家截杀印度战区的玩家,双方损失惨重,九霄城的葡萄牙战区第一美女紫风笛率领20W人翻越山脉奇袭成功,将清眸拓墨、枫林醉等印度玩家赶出上古皇城,暂时占据大殿拥有权。

        ……

        这场战斗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惨烈多了。

        等到上午近11点的时候,李牧、慕萱、叶来等人因为损失太过于惨重的关系已经退出了上古皇城区域,并且东北方向迎来了魔山率领200W九霄城人马的再次反扑,流言、方歌阙、剑锋寒等人屡经疲劳战已经疲惫不堪,而且魔山带来足足20W的NPC军队和250门龙晶炮,直接导致以流言为首的天策府大军惨败,被迫退向了八荒城方向。

        至此,中国战区争夺上古皇城的战争正式以落败而收尾,不过以流言的个性想必不会那么轻易就屈服,但留给中国战区的时间实在不多了,不到3小时的时间,想要逆转局势几乎不可能了。

        ……

        一直到下午1点多的时候,上古皇城的争夺依旧非常激烈,沦为印度战区与九霄城的战斗,而我在这段时间里几乎一直在观望,另外则是将中国天翎城的110W大军全部在鹿鸣树林、三刃山等地图内铺开,就等着战斗结束了。

        下午2点整,终于,一阵铃声回荡在天空上方,中国战区和印度战区都未能染指上古皇城——

        “滴!”

        系统公告:恭喜玩家【紫风笛】(葡萄牙)成功占据上古皇城直至活动结束,上古皇城正式成为“凛冬”公会的驻地,玩家紫风笛获得20W上古魔兵的统御权,并且由于该玩家隶属于九霄城,上古皇城区域被划入九霄城版图,地图正在刷新,请所有玩家退出地图,另,玩家【清眸拓墨】成为本次活动的MVP玩家,其余排名的玩家也即将获得相应的奖励!

        ……

        我的积分排名才第七位,不用去想什么奖励了。

        峡谷外一片寂静,一群御林军全部埋伏在丛林里,一门门龙晶炮全部掩盖在厚厚的植被下,而炮弹都已经进膛了。

        “将军,他们什么时候会来?”韩渊问。

        我擦拭着蝴蝶,胸有成竹的笑道:“不要着急,该来的迟早要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