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八百九十七章 卧薪尝胆
  • 八百九十七章 卧薪尝胆

    作品:《斩龙

        “开城门!”

        丁凡一声令下,铁索搅动,城门缓缓开启,众人也鱼贯冲进了城池内,往ri里繁盛的凡书城此刻已经破损不堪,城门上布满了刀砍斧劈的痕迹,并且满是箭矢,一群士兵冒死去把箭矢去了,不过箭头陷入城门里拔不出来,也作罢,之后再说了,在欧恩大帝的命令下,天翎城的npc军队全部进入城池,而我则和李牧、王翦等人乘胜再追击了一程,一直把入境的泽渊城玩家全部驱赶到了城池的西南方这才作罢,泽渊城jing锐受损,但主力尚在,大约700♠思♥路♣客レ

        一个多小时后,我包裹里装满装备的返回城池,进入御林军将领的序列里,一边行进一边兵解那些装备转化为神兵符,一边看着周围,好久不来凡书城了,这里已经变了样。www.00ksw.org

        城池大道,两侧种满了长着白sè花朵的树,秋风摇曳,一朵朵白sè小花飘零,落在欧恩的肩膀上,大帝的心情似乎很不错,也不弹去肩膀上的落花,策马与丁凡公爵并肩而行,笑道:“凡书城能在泽渊城大军的围困下坚持那么多天,实属难得,凡公已经建立奇功一件,孤不会忘记你的功绩,凡书城重建之时,便是公爵的受封之ri。”

        丁凡握着血迹斑斑的铁剑,略显苍老的脸上带着淡然笑意,说:“陛下,吾与先帝曾经都是被称为帝国十二骑士的人,想当初,与先帝并肩杀敌,在苍岚谷里血战一个月的一幕犹似还在眼前,可惜……那么多年过去,都老了,我们是活在记忆里的人,老胳膊老腿,大约已经是这个时代即将遗忘的人了。”

        欧恩急忙笑道:“不会,凡公宝刀未老,放眼帝国内也不会有几个年轻将领能够追及凡公的十一功力,况且,天下纷乱之际,孤王还指望着凡公能率领凡书城的大军为我攻城略地、夺取这如画江山呢!”

        丁凡抱拳道:“帝国若需要老将,老将必然会全力以赴,为帝国流尽最后一滴血!”

        “好!”

        欧恩满意大笑:“天翎帝国能有凡公这样的重将,实在是帝国之福啊!”

        丁凡点头:“陛下圣武,若是没有陛下御驾亲征带领天翎城的勇士增援,恐怕我这把老骨头就要被泽渊城的大帝熬汤犒赏三军将士了。”

        欧恩哈哈一笑:“凡公开玩笑了。”

        这时,我也来到了大帝的身边,说:“城外还有数量众多的泽渊城军队以及冒险者,我们进城之后不能懈怠,否则他们一旦反扑,凡书城可能就坚持不住了。”

        欧恩道:“李将军所言极是,依你看,我们现在该如何?”

        “枕戈坐甲,准备守城战。”

        “好!”

        这时丁凡策马停住,转身看向我,看到我战袍衣甲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剑柄、刀鞘上也全是利刃劈斩过的痕迹,忍不住赞赏的一笑:“这位小将就是传说中的御林军统帅李逍遥将军吧?”

        我客气一笑,看向丁凡,这位老将打仗绝对不含糊,身为公爵却能亲身临阵这本来就难能可贵,更可贵的是他已经至少60岁上下了,却依旧勇武无比,让人不禁生出一种敬佩感,便点头说:“李逍遥见过凡公!”

        丁凡微微笑着点头:“李将军不必客气,据说你已经被陛下亲自擢升为上将军了,实在可喜可贺,看来帝国后辈已经俊杰辈出,我们这些老家伙也就放心了,据说……除了李逍遥将军之外,秋收军团统帅周宁、炎龙军万夫长方歌阙、火斧军万夫长北辰风也都是新崛起的名将,陛下,可有这些事?”

        欧恩点头:“是的,这四人都是年轻一代里的当世名将!”

        花枪一壶酒策马上前,有些心虚:“陛下谬赞了!”

        我戏谑的看了他一眼,发条消息给他:“小花,你怎么不称呼欧恩是狗皇帝了?我觉得那样说特过瘾,快说一句让我听听!”

        花枪一壶酒扶额回我一条消息:“你这是作死啊,我可不想死!”

        我哈哈一笑,这时两侧的城池大道上也聚集了不少凡书城的平民,对我们这群天翎城的援军夹道欢迎,欧恩大帝决定把临战会议厅设立在公爵府了,而他以一国之尊的身份自然是入住公爵府了,罗嗣、雷斯、龙忠等人也纷纷住入公爵府,一名侍卫长走过来,对我说:“上将军,你的房间就安排在丁凡公爵的隔壁,可以吗?虽然寒酸了些,不过总比在城外风餐露宿要好多了。”

        我摇头:“谢谢,但是不必了,我不用住宿。”

        “好的……”

        侍卫长讶异的看我一眼,似乎觉得我太不入乡随俗了,而他登记花枪、方歌阙等人的时候,这些军队中担任要职的重将也都没有要房间,当然,花枪一壶酒被登记的房间是和马夫作为邻居的,那房间位置不太好,夜里能听到战马的打呼声,想必花枪虽然是秋收军团的统领,但是身份却差罗嗣、雷斯这些重将太远了,不免有些落寞,便放弃了这种待遇,陪龙翔盟主飞龙在天去城楼上看星星去了。

        ……

        夜幕降临,御林军的营盘扎在城内,稀稀松松的一大片,已经开始埋锅做饭了,而我则带着林婉儿、东城月两个mm坐在城墙上,看着远方的点点星火,西南方的泽渊城大军也已经在做饭了,炊火星星点点的,蔓延数十里地,非常壮观。

        坐在雉堞里,林婉儿靠在我身边,绝美的脸蛋上带着笑意,打开了排行榜,说:“阿猪的积分榜依旧是首位哦,比方歌阙高出了不少,也不知道方歌阙这个被称为神的人有什么想法,他正在被阿猪一点一滴的超越,这种感觉一定不好受。”

        东城月说:“失落是一定的,就看方歌阙会不会含辛茹苦的东山再起了。”

        我说:“那个词应该是卧薪尝胆吧?不是含辛茹苦……”

        “哦哦,我用错词了,语文是音乐老师教的!”

        “……”

        我继续坐在雉堞上看远方的动向,甲胄摩擦的声音传来,远远的李牧、王翦、冉闵、抹茶等人纷纷走上了城墙,这些家伙的兵刃上都还沾着血没有擦掉,想必是下城去解决那些零星的对手了,李牧摘下战盔,把它放在一个雉堞里,然后纵身坐在箭垛上,笑道:“看起来这一夜都非常安定了,俄罗斯人没有要发动夜袭的意向。”

        我说:“那最好,大家都累了,中国区的npc也累了,需要一点时间休息,今夜一过就是国战最后两天,也是时候我们定功了,可不能在这时候再出什么差错。”

        “嗯。”

        李牧轻抚着头盔上的花纹,说:“八荒城方向传来消息,lee已经率领王者国度公会等韩国战区的玩家抵达八荒城下了,天翎城去了一批玩家增援,看起来应该不会有事,安吉拉亲自指挥守城战,八荒城城墙上的火炮数量也充足,并且寒荒龙城可以随时增援。”

        林婉儿说:“临海城方向呢?清眸拓墨有没有什么动静?”

        李牧冷冷一笑:“清眸拓墨,还指望那个妞为我们流血吗?别指望了……我们派人联系临海城的人,希望清眸拓墨、枫林醉出兵增援八荒城,不过被回绝了,清眸拓墨表示如果有人进攻临海城,她一定会出兵,但是不会直接出兵帮中国战区打仗,那不是她的义务。”

        东城月看向我:“逍遥哥哥,你和清眸拓墨说好的攻守同盟呢?”

        我有些尴尬,笑道:“其实……清眸拓墨又不是什么笨蛋,和我之间也就是相互利用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所以也别指望了,我把她安插在临海城也只是用来制衡ri韩玩家而已,至于具体攻击ri韩玩家,还是要靠自己,等这场国战之后,我们再挑拨一下吧,争取让清眸拓墨和ri韩开战,对了,枫林醉有什么说法没有,他可是印度战区第一公会的盟主。”

        李牧摸了摸鼻子,悻悻道:“这个更加不能忍了,我们斩龙派了一个执旗尉去临海城联系枫林醉,请他出兵增援八荒城,不但被直接拒绝了,并且还被臭骂一顿,枫林醉直接说了,让天翎城的人洗干净脖子,他在火云城所受的屈辱一定会找回来的,或许就在下一次国战周期。”

        “擦!”

        宋寒握着匕首,说:“枫林醉狂妄到这个地步,真王八!”

        我拍拍宋寒的肩膀,笑道:“小狼别激动,这世上做事哪儿有那么容易啊,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都有自己的想法与要求,咱们一步步的来吧,不用着急,反正局面已经被天翎城打开了,现在对于我们来说非常有利,只要守住方寸,胜者就是我们。”

        说着,我笃定道:“下一次国战周期开始的时候,重兵防御火云城,我怀疑清眸拓墨和枫林醉都会找个借口进攻火云城,想把这座家园重新收回的。”

        林婉儿扑哧一笑:“我觉得,他们连借口都会懒得找了……”

        我无语:“我猜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