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八百七十八章 怎样的代价
  • 八百七十八章 怎样的代价

    作品:《斩龙

        “盾墙,快点!”

        抹茶一声令下,一群骑士系玩家纷纷发动玄天盾墙效果,下一刻对方的弩箭也连续穿透了我们斩龙的人群,不少人当即被射杀掉,弩箭的杀伤力实在太强了,并且拥有穿透效果可以攻击多人,弩车连续射击了三轮,至少杀掉我们数百人之后,又是一轮箭雨,紧接着内城里轰隆隆的马蹄声传来,是寻风军团的NPC骑兵,领头人居然就是寻风军团的统领——罗擎!

        浑身都笼罩在沉重的甲胄内,头盔下露出一双冰冷的眸子,罗擎手中提着骑枪,低吼道:“跟我一起上,杀掉我们的死敌,用他们的鲜血浇灌家园的土地,肥沃我们坚强的灵魂!”

        我长剑一摆,千霜化翼效果加持成功,看向身后的斩龙、御林军,笑道:“兄弟们,我们的运气不错,寻风军团这个徽章就由我们来抹去吧,杀!”

        众人发出惊天的咆哮,我也在同一时间镇岳刀摆动,镇岳战歌效果降临,众人纷纷提升了4000点基础攻击力,抹茶也适时的将群狮之盾效果加持成功,斩龙和御林军的所有人都全身包裹在金色气盾内,攻击力、防御力大幅度提升,勇不可当的与对手绞杀在一起,不但是骑战系,刺客、弓箭手、灵术师、火枪手等职业也纷纷近前,不分差别的与对手拼杀在一起,场面异常的混乱,刺客与骑士碰撞,弓手与剑士决战,悬壶者全部开启国战攻击模式,哪里需要治疗就丢一个群疗术,BUFF更是不断的加持。www.00ksw.org

        寻风军团的后方,一大群精悍的风精灵弓箭手出现了,这些弓箭手纷纷飞舞在半空中,没有远程攻击技能的玩家是够不着他们的,一共大约5000名弓手,一轮齐射,我们前排的数十名铁刃骑全部浑身插满了箭矢阵亡。

        我向后一看,道:“梦瑶,带你的人上!”

        李梦瑶点头一笑,盾牌横在酥胸前方,大声说:“月灵火龙骑,跟我一起上!”

        下一刻,数百名月灵种族的火龙骑MM已经冲了出去,盾牌上加持着铁伞防御的效果,迎着对方的箭矢与魔法发动进攻,只见噼噼啪啪的声音不绝,这群坚强的MM们居然直接杀到了寻风军团的内围,而我也一摆长剑,冲天而去,身形急旋绞杀进了风精灵人群中,单手一张,风起云涌,6小时后雷动九天技能又重新刷新了!

        “轰轰……”

        雷霆不绝,一条条雷龙吞噬在风精灵的人群中,李牧、王翦等人掠过地面,将剑轮斩、御剑术、剑气破晓等技能挥向了高空,顿时风精灵弓箭手密密麻麻的落下,冉闵、白起则率领狂战士团队绞杀过去,不断的将NPC砍杀在地,寻风军团几乎在瞬间就开始溃败,周围的印度玩家都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号称第三军团的寻风军团居然连我们的一个照面都抵挡不住。

        韩渊提着钢刀、率领一群御林军铁骑在人群中肆意冲杀着,后方则是绫罗率领的黑暗月灵弓箭手,这些黑暗月灵的精准度实在是太高了,几乎全部瞄准了对手的弱点,眼睛、脖颈都成了射击的目标,冷箭嗖嗖,就看到寻风军、火云城玩家不断的落马与被秒杀,甚至连我自己都庆幸自己不是这些黑暗月灵的敌人,否则这样的冷箭将会是任何一个高手都极为恐惧的对象。

        ……

        城下厮杀成一片,界面上双方的玩家残留人数也在不断的激烈变化着,远方布拉格、审判、英雄冢、兵临城下等公会也在与对手搏杀在一起,杀声四起,血流满地,地面上密密麻麻的满是尸体,城上兀自飘飞着密密麻麻的箭矢,不少火云城玩家在内墙的城墙上远程射击,不断射杀城下的中国玩家,不过大家也顾不上这许多了,全部在拼杀着,被射伤了也只能依靠悬壶者的治疗,没有治疗就只好一死了,许多时候生死都纯凭运气了。

        耳边动辄飘过一个铃声,双方的CBN、IBN玩家都有阵亡,武神河方向,FBN和EBN的玩家也有阵亡的铃声,锋芒、名门世家、外貌协会正在那里苦战,天翎城的NPC应该也派遣了不少人过去了,欧恩想保住皇位的话也就只能拼死了。

        大战持续着,内城墙极为难打,我设置了三次紫雷籍车都被城池上的印度玩家给远程毁掉了,没有办法,只能消耗掉他们再轰掉城墙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转眼四个多小时过去,内城墙与外城墙之间的战场已经犹如被血洗过一般,到处都是折戟断剑,玩家的尸体迅速刷新着,NPC的尸体则依旧躺在地上,大地之上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剑气痕迹与弩车滑动的轨迹,马蹄践踏在尸体之间,场面惨不忍睹。

        再看界面上,双方的玩家已经剧烈减少了许多了——

        印度战区:3122347

        中国战区:4717321

        在斩龙、御林军的英勇洗礼下,中国战区在正面战场上完全占据了优势,内城墙外的印度玩家已经所剩无几了,许多人撤退进了城内,大约是想和我们进行一场巷战了。

        ……

        中军处,佩儿公主提着满是鲜血的利剑,道:“炮击城门,给我打开它,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攻破内城墙了!”

        罗嗣点头:“是,殿下!”

        这时,一骑从远方而来,手中举着一面王旗,大声喝道:“大帝令谕到!”

        佩儿、罗嗣、夏侯仁、百里宁等人纷纷跪下,我则抱剑站在一旁,传令官展开了一道令谕卷轴,道:“陛下有令,望月帝国正在入侵帝国边境,战事紧急,特令佩儿公主在一日内攻克火云城,带着紫炎圣君的首级回到帝都保护帝国城池!”

        佩儿皱了皱眉头,起身接旨,说:“这已经是皇兄的第三道令谕了,天翎城的战事真的如此紧急吗?”

        传令官跪地道:“回报殿下,望月帝国动用了至少20W人马攻打命运浮桥,夏禹军团在命运浮桥的守军已经阵亡超过5W人,再打下去就真的守不住了,陛下担心皇城有失,所以希望殿下能加紧进攻,不惜一切代价在一日内攻克火云城,斩杀紫炎圣君回去复命!”

        佩儿捧着令谕,若有所思道:“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帝国五大军团全军覆没也一定要提着紫炎圣君的头颅回去,是不是?”

        传令官想了想,道:“陛下的心意,微臣不敢揣摩,还望殿下见谅。”

        “嗯,我知道了,你回去复命,就说我必然竭尽全力拿下城池。”

        “是!”

        ……

        传令官策马而去,佩儿马上转身,咬着银牙道:“攻城,必须在日落之前攻入紫炎圣君的大殿,决不能再拖延了,不惜一切代价!”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声,原来是叶来已经斩杀了寻风军团的统领罗擎了,罗擎那依旧卡在战盔里的头颅已经被叶来高高举起,这么一来也意味着火云城在内墙外的实力终于分崩离析了。

        炮声再次响起,内城的城门在连续受到近距炮击之后轰然倒塌,炎龙军的一支骑兵立刻冲了进去,但也在进入的那一刻就被密密麻麻的箭矢所射杀掉。

        佩儿看向我:“李统领,派遣御林军上!”

        我愕然:“还是登上城墙吧,不然……多少人都是送死……”

        “我没有时间了!”佩儿的语气忽然有些严厉。

        我点头:“御林军骑兵,上!”

        韩渊一摆长刀,带着众人就冲了过去,远远的已经能够看到内城内就是城池大道上,那里亮晶晶的无数盾牌防御在那里,身后就是密密麻麻的弓箭手,这分明是一个口袋阵,让我们进去的人就别想再出来了,韩渊率领大约2000御林军铁骑冲了进去,不过片刻,尽数阵亡。

        精悍的战马疯狂嘶鸣着,脱缰一般的冲了出来,战马的背上,韩渊闭着眼睛趴在那里,背部七八根箭矢,我心里一痛,急忙走上前试了一下鼻息,还有气,急忙道:“萧厉,带韩渊下去疗伤!”

        “是!”

        又看向龙硎,我说:“龙硎,率领5000名步盾营的野蛮人士兵冲锋,我带着我的人紧随其后,这次不要有任何犹豫了,一举冲破他们的盾阵!”

        “是,将军!”

        龙硎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骁将,飞身上马就带着一群野蛮人刀盾营冲了出去,我则一挥长剑,李牧、王翦、林婉儿等人会议,带着数千斩龙玩家跟着我一起冲进了内城门,前方刀盾营的人群中不断有人阵亡,三面都是弓箭手,需要防御的角度实在是太多了。

        一旦进入城池内,我马上千霜化翼,低吼道:“冲过去,打破盾阵!”

        火龙骑连续哀鸣,瞬间就有数十人阵亡了,而我则浑身插满了箭矢向前冲,刀锋扫过将一群人砍翻,身后斩龙众人纷纷突进过来,内城内大量的玩家与NPC相继冲了过来,最后抵挡我们的就是征战天下和清流军团的人,这已经是火云城最后的精锐了。

        近一小时巷战,终于在城池大道上我们一路血洗过去,远远的,火云城皇宫的大门紧闭着,我马上射下一座紫雷籍车,几次撼动之后大门倒塌,但皇城内密集的箭矢与弩箭射出,我身后的一群御林军马上就倒地阵亡了。

        远远的,火云城第一军团统领百里伦手中握着一柄长弓,脸色森寒:“来吧,杂碎们!”

        ……

        “冲!”

        我一声令下,斩龙、御林军的人一起冲了进去,问剑、叶来、飘渺云烟也带着自己的人一起冲锋,我们的人仿佛像是割麦子一般的倒下。

        我一回眸,身后跟我进来的斩龙玩家已经所剩无几了,甚至就一秒英雄、月翎、星辰刃、雪域千阳等人都已经死在了乱箭之下,场面实在太乱了,谁也保护不了谁,不过中国玩家和NPC依旧在不断的涌入,更甚者,一袭白马迅速提剑冲了进来,一道剑气破碎了前方的盾阵,佩儿公主亲身杀敌了。

        然而,就在这时,远方却传来了一声冷笑,紧接着就是弓弦绷紧的声音,百里伦手中的长弓华光闪烁!

        “刷!”

        箭矢闪电般掠过我的脸颊边,我一回头,就看到鲜血迸溅,佩儿静静的坐在战马上,低头看看心口上没入直至翎羽的箭矢,眼中透着绝望。

        “啪嗒……”

        佩儿落马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心跳都快要停止跳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