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八百四十三章 撕破脸皮
  • 八百四十三章 撕破脸皮

    作品:《斩龙

        一手抓住奔月侯的领子,就那么顺着海滩拖拽着來到了黑暗月灵女王的前方,我将奔月侯往地上猛然一掷,说:“女王大人,这是罪魁祸首,御林军愿意交出这个帝国侯爵,任凭处置,希望女王大人不要因为这个人渣而迁怒于整个天翎城,让更多无辜生灵遭受战争的摧残。www.00ksw.org”

        奔月侯大怒,双手被捆绑却依旧挣扎怒骂着:“李逍遥,你等着瞧,你敢如此对我,陛下一定不会轻饶你,你等着瞧,我可是侯爵,你这大逆不道的小人。”

        我怀抱镇岳刀,翻身上马,假装沒有听到。

        黑暗月灵女王菲奥娜低头看着奔月侯,美目中透着杀意,说:“奔月侯,你的字号叫奔月,莫非与上古女神嫦娥有关。”

        奔月侯冷笑一声:“奔月乃是上一代帝君亲赐名号,我为帝国皇帝搜罗天下美女,哪怕是远在天上的嫦娥女神,如果有一条天梯,我一样能让她从月光之中谪降人间。”

        菲奥娜忍不住抬头一阵娇笑,随后手臂一挥,道:“來人,既然这个奔月侯名号叫奔月,那便给我点起火凰灯,送他去天上。”

        “火凰灯。”

        我微微一怔,却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然而不久之后,一队黑暗月灵少女从战船之上搬下了一堆东西,似乎是用牛皮、硬纸制作成的东西,然后升起一堆火鼓荡起來,再不久赫然一盏巨大的孔明灯在眼前升起,栩栩如生如火凤,菲奥娜更是将奔月侯双手双腿全部困住,缚在这火凰灯之中,砍断绳索之后,火凰灯带着奔月侯冲天而去,转眼飞出了近百米,空中,奔月侯发出了杀猪般的哀嚎声:“李逍遥,快点帮本侯求情放我下去啊,我知错了,我再也不会染指黑暗月灵的女子了,大不了我把家业全部给你,李逍遥,我在天翎城有三座宅院,一共17个侍妾,你要全部给你,快点放我下去啊。”

        火凰灯一旦上天,便再也不会下來了,我抬头看去,大声说:“奔月侯,这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我了。”

        顿时奔月侯的声音在风中传來:“天杀的李逍遥,你这种小人不得好死,你等着,你迟早会遭报应的。”

        韩渊大怒,马上转身,一脚踹在一门火岩炮的炮口之上,顿时那炮口转了半圈,韩渊目光一扫,几名御林军马上明白,纷纷将火岩炮校准,随后,一声炮响,火焰冲天而起,“嘭”一声爆开,非常精准,火凰灯与奔月侯一起炸成了粉碎,甚至,奔月侯身上的油脂太多,居然凌空一直燃烧,纷纷落在了水中,一股焦臭的气味弥漫在海岸线上。

        ……

        我拍拍手,看向月灵女王,说:“菲奥娜女王,我已经依从协议做完了所有的事情,你现在也该履行协议了吧,与天翎城的盟约,是否现在就已经生效了。”

        菲奥娜看向我,忽地一笑,说:“难道李逍遥统领不请我去你的帅帐里坐坐吗,顺便,我也检验一下黑暗月灵的其余姐妹是否安全。”

        “好,女王这边请。”

        我牵着神烈龙马,一路带着菲奥娜与其麾下的一群美女侍卫进入御林军营地内,倒是两边的御林军都诧异的看着这个绝美的月灵女王,艳羡不已,他们见过其余的月灵,但是菲奥娜这样的绝色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过,并且菲奥娜一身精致装束,银色锁甲的边缘勾勒着胸前完美的弧线,平坦的小腹周围一圈铃铛一般的火红色坠饰,裙甲包裹着圆臀挺翘的臀,身后一袭华贵雍容的银色披风随风摇曳,长发盘起,星眸淡淡的看着周围,手握一柄嶙峋精致的长弓,一颦一笑几乎都能颠倒众生了。

        我走在前方,亲自掀开了帅帐的帘子,说:“请进。”

        帅帐内的月灵少女已经全部释放了,菲奥娜精致走上前,在我的座位翘起一条雪白长腿就坐了下來,笑道:“看不出來,你这个御林军统领倒是真的平易近人,听说血巨人凯尔就死于你的剑下。”

        我点头:“侥幸。”

        菲奥娜忍不住一笑:“运气也是实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李逍遥,你的御林军现在一共多少兵力了。”

        我想了想:“8W,很快就能突破10W。”

        “哦,那么多了……”

        菲奥娜的俏脸上掠过一丝惊色,笑道:“这么看來,现在的御林军差不多已经是天翎城第一王牌军队了吧。”

        我微微一笑:“大约是吧,沒有真的比试过,不过御林军战士的勇气与魄力我相信在天翎帝国都是首屈一指的。”

        “很好……”

        菲奥娜继续将长腿翘得更高一些,我差点就能看到她的底裤了,忍不住老脸一红的转过身去,菲奥娜似乎捕捉到我这个小小的动作,禁不住扑哧一笑,说:“李逍遥,如果你真的想与黑暗月灵合作的话,不如这样,你娶我为妻,你看如何。”

        我浑身一颤,禁不住的摇头,萧厉则在我身边低声道:“大人,我觉得这个黑暗月灵女王在勾引你,统领务必要小心啊……”

        韩渊则咧嘴笑道:“将军若是能娶得这么一个美貌月灵女子为妻,那也不失为一件美事啊。”

        我挺直了身躯,转身对着菲奥娜一抱拳,说:“谢谢菲奥娜女王的美意,不过李逍遥恐怕无福消受了,一來我是帝国一军的统领,不能与月灵通婚,二來我只不过是这个世界的來访者,终有一天会离开,所以不必留下牵挂,还请女王三思,御林军愿蹈锋饮血与黑暗月灵共同进退守护家园,决不反悔。”

        菲奥娜女王嘴角扬起一丝笑意,长腿从桌案上拿下去,站了起來,手中长弓一摆,笑道:“最近的几个月里,到处都在盛传天翎城出了一位名将叫李逍遥,今天看來果然如此,李逍遥,黑暗月灵愿意与你合作,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我心头一喜:“什么条件。”

        菲奥娜道:“不归海北方已经不再适合我们生活了,达伦、兰娜瑟尔沒有一天不想把我的头颅斩下,黑暗月灵早就已经成了异魔心中的一根毒刺,半年后异魔一定会全面进攻黑暗月灵部落,将整个不归海北方全境收入囊中,所以,我想要一个新的家园……”

        “新的家园。”

        我眉头紧锁:“菲奥娜女王的意思,是想在天翎城的境内为黑暗月灵留取一片土地,成为你们的生存之地。”

        菲奥娜点头一笑,说:“正是如此,天翎城土地辽阔,应该也不缺这点土地,足够让我们黑暗月灵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吧。”

        “你们一共多少人。”

        “全部黑暗月灵一共40W人,其中有10W人可作战士。”

        “好……”

        我一握拳,说:“那就请菲奥娜女王带人守在这里,我这就回天翎城去,向陛下请命,但是我不保证一定成功。”

        菲奥娜微微笑:“谢谢你,李逍遥统领。”

        ……

        我转身走出了营地,翻身上马,说:“任何人不得伤害黑暗月灵,违令者斩,韩渊萧厉,随我去一趟天翎城请命。”

        “是,将军。”

        带着数百御林军铁卫离开不归海,疾驰不到15分钟就抵达了天翎城,当我们一群人进入大殿的时候,却看到问剑、剑泪、剑叹等人也都在皇宫里,似乎是在接受任务的样子,问剑握着一柄鬼秊器长剑,看向我,笑道:“哟,逍遥盟主在做任务。”

        我点头:“问剑你们也在做军团势力任务吗。”

        “是啊,正在提交任务物品。”

        英雄冢的一群人身上都有军团徽记,清一色火斧军成员,并且,问剑已经是火斧军的一个营团千夫长了,很快就能升任营团统制,飞黄腾达也不远了,不过天翎城的军团势力交错实在太复杂了,想要一步步的爬上去实在太难太难,一个不慎可能就要从天上掉下來,我就深有体会。

        看着我走上大殿,欧恩大帝便道:“李逍遥统领,你终于來了。”

        我愕然,却看到大殿一旁还站着几个人,很眼熟,对了,是奔月侯的侍从,NND,这群人居然先回城來恶人先告状了。

        佩儿公主看向我,美目中透着无奈,似乎她也觉得我惹事了。

        我抬头看向欧恩,说:“陛下,难道我做错了什么。”

        欧恩拍着龙椅就站了起來,怒道:“你身为镇南将军、御林军统领,居然命令属下炮杀我帝国侯爵奔月侯,难道沒有这事吗。”

        我直言不讳道:“奔月侯好色成性,在我与黑暗月灵领地达成协议之后居然私自打伤御林军的士兵,把几个月灵少女带回自己的营帐亵玩,这种人死了活该,更不配当什么侯爵。”

        “你。”

        欧恩气急,道:“李逍遥,你眼里到底有沒有我这个皇帝。”

        我点头:“有……”

        “既然有,那就听从我的命令。”欧恩一拍桌案,道:“立刻带你的御林军前往不归海,给我攻杀黑暗月灵的所有军队,把菲奥娜的头颅提到我这里來,只要你能杀掉菲奥娜,我立刻擢升你为上将军。”

        我微微一怔,上将军,军职中的正二级,再往上就是拥有全国兵权的元帅了,这上将军在非战之时就是最高军职了,啧啧,菲奥娜居然惹怒欧恩到了这种地步。

        我身后,韩渊一脸愕然:“怎么会这样,将军,我们怎么办……”

        颔首站在那里,我许久之后,退后一步,一躬身,说:“陛下,我刚刚与黑暗月灵领地达成了协议,现在返身就进攻他们,有失帝国威严,最不济也要发出宣战才能进攻,所以为了帝国威严,请恕我不能从命。”

        “好你个李逍遥。”

        欧恩大帝真的怒了,手指着殿下的一群文武,道:“既然李逍遥不愿意统帅御林军前往剿杀黑暗月灵军队,谁愿意前往。”

        ……

        当即,火斧军统领、禁侯罗嗣马上跪了下來:“末将愿往。”

        英雄冢的一群人,剑泪、剑叹、唐琦都是微微一怔,问剑则无奈道:“完犊子了,这是要和御林军、黑暗月灵撕破脸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