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八百三十八章 再次切磋唐琦
  • 八百三十八章 再次切磋唐琦

    作品:《斩龙

        整整一夜过去,第二天,在我强烈的要求下,护士终于同意为我拆线了,可是当揭开纱布的瞬间,胸前、手臂上的血块下却是洁白如玉的新生皮肤,护士MM仿佛见了鬼一样的马上去叫医生,医生也难以置信,认为人类根本不该有那么强的恢复速度,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我沒有多说什么,心底却知道,这就是阳炎境界强者的身体恢复速度,或者说,踏入阳炎的人,已经是接近于神的人,身躯的各种强度早就异于凡人了。www.00ksw.org

        ……

        上午9点,相约李牧、王翦、月倾浅、林小舞、冉闵、宋寒等人在墓园里为东城雷送行,林婉儿开着车,载着我和东城月,而我则手捧着一束白色的花,淡淡芬芳飘在鼻间,却让我的心情更加的沉重,东城雷的墓地落于墓园一角,占地面积不小,东城家在杭州也算是名门望族了,自然不缺这个钱,而东城风将阿雷视如己出,这种疼爱的程度更是可想而知。

        车停在外面,我身穿一套新衣服,捧着花走下车,李牧、林小舞、抹茶等人的车纷纷抵达,一行人都身穿着黑色的衣服,缓缓漫步在墓园中,沒有人说话,气氛压抑得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不久之后,抵达东城雷的墓前,墓碑上的照片依旧是那么傻乎乎的样子。

        我把鲜花放在墓碑前,缓缓跪下,心底忽地一颤,耳边仿佛回响着东城雷叫我逍遥哥的声音,鼻子一酸,眼泪充盈在眼眶里,低下头去,泪水啪啪的滴溅在花上,身体微微颤抖,擦了擦眼泪,抬头说:“阿雷,希望在天堂里沒有杀戮,希望在天堂里只有快乐,你放心吧,逍遥哥知道,你最牵挂的人就是东城,东城她沒事,在血镰毫发无损,阿雷你叫我逍遥哥,那我也是东城的哥哥,从今天开始,我会替你当好这个哥哥,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东城,我不会是陪她走近婚礼殿堂的人,但我一定会是永远关心她、疼爱她的那个哥哥,阿雷,请安息,逍遥哥承诺你,除非我死,绝不食言。”

        身侧,东城月娇躯一颤,哭了出來。

        我缓缓俯下身,向东城雷的墓碑正式下跪,身后,李牧、王翦、月倾浅、抹茶、宋寒、林小舞、陈勇洁、唐雪等斩龙核心层玩家齐刷刷的一起跪下,不顾地上的泥污弄脏了衣服,甚至,月倾浅、抹茶、林小舞、唐雪几个MM都哭了出來。

        生命是多么脆弱,转瞬消逝犹若风中残蝶,我们无能为力,只能珍惜眼前能够珍惜的人。

        ……

        祭拜完毕,一束束白花放在墓碑前,而东城家也派人在这里守墓,一一向我们回礼,最后,那略微年长的人冲着东城月说道:“大小姐,节哀顺变,不要太伤心了,阿雷也一定不会希望你因为他而伤心。”

        东城月点头:“知道了,谢谢你,刘伯。”

        时间接近中午,我舒了口气,看向众人,说:“走吧,中午找个地方吃饭,我请客,大家舟车劳顿跑到杭州來,辛苦了。”

        李牧等人点头,实际上大家都沒有好胃口,而我却沒心沒肺的在昨晚吃了好多好多,普通人三天的饭量,似乎是为了把昏迷七天七夜的饭量全部补回來。

        中午,就在杭州市区找个饭馆,一群人围着一张大桌子坐定,沒有人提议喝酒,就那么吃饭,筷子敲击碗碟的声音不断,这些家伙似乎也都饿了。

        快要吃完的时候,我咳了咳,说:“气氛那么紧张做什么,都放轻松点,我昏迷了那么多天,跟我说说游戏里都发生了什么,斩龙一切都还好吧。”

        李牧道:“呃……还算不错,让存儿跟你说一下吧。”

        月倾浅放下筷子,说:“逍遥哥哥,按照你的命令,我们把野蛮人部落的那些火龙兽全部杀光了,也把所有1级能驯养的坐骑全部占据了,甚至还深入无尽之地里把那里的火龙兽也全部刷掉了,整整5天5夜,斩龙获得了3000头火龙马,遵照苍瞳姐姐的建议,分配给了行会里等级、属性综合实力排名前3000位的骑战系玩家,现在斩龙已经拥有3000名火龙骑了,整体战斗力非常之强,而且,铁刃山上的铁刃骑也在一起刷新着,我们也一直在招兵买马,现在斩龙注册成员8W,在线玩家高达5W,铁刃骑一共1.5W人,加上火龙骑的3000人,一共1.8W主力骑兵。”

        我满意的点头:“嗯,果然不错,凭着这支主力骑兵,相信我们在天翎城已经算是罕逢敌手了吧。”

        王翦道:“是的逍遥哥,斩龙的发展速度实在太快了,令神话、英雄冢、布拉格、名门世家这些公会都感到莫名大的压力,幸好斩龙最近一段时间沒有树敌,所以他们也沒有借口來制衡斩龙。”

        我深吸一口气:“继续保持吧……”

        月倾浅抿抿红唇,说:“逍遥哥哥,苍瞳姐姐有沒有跟你说另一件事,关于我们征战英雄之翼线下世界总决赛的事情。”

        我愕然:“好像……我们错过了吧。”

        “是的。”

        林婉儿握了握我的手,说:“在你昏迷不醒的时候,英雄之翼的线下总决赛就已经开打了,最后,英雄之翼奖杯被美国战区的天空玫瑰队伍捧走了,方歌阙的神话屈居第二,太可惜了,那几天我和东城都精神恍惚,所以……我们放弃了英雄之翼,你不要怪东城,是我提议放弃的。”

        我微微一笑:“怎么会,区区一个奖杯而已,我们还年轻,明年再去争夺就是了,再说,我现在已经不在乎一座奖杯的得失了,我在乎的是这个天下的得失。”

        “嗯。”

        林婉儿用力的点点头,漂亮脸蛋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说:“我们都要早点振作起來,这次聚会回去之后,大家多多努力,争取在下次行会风云榜重排名的时候把斩龙推倒第一宝座上去。”

        我不禁失笑:“这恐怕有些困难,人家神话、英雄冢在游戏里打拼了那么多年,隐藏积分很高的,除非我们斩龙能连续攻占两个以上的他国城池,否则真心很难。”

        “嗯。”

        林婉儿抿抿红唇,看向身边的东城月,说:“东城还是一直不愿意进入游戏,怎么办。”

        我也看向东城月,挤出一丝笑容,说:“HI,东城,给逍遥哥哥笑一个。”

        东城月眼睛红红的,看看我,又看看林婉儿,说:“我知道大家是为了我好,再给我……唔,再给我两天时间,我会整理好自己,好好进入游戏,好好生活的。”

        我:“嗯,这才是我们的好东城嘛,來,再多吃点……”

        下午,送李牧、王翦、月倾浅等人去机场,一一送走了,李梦瑶也送她乘上了飞往厦门的飞机,身边依旧只有林婉儿、东城月陪着我了,机场里,我牵着林婉儿的小手向回走,但东城月闷闷不乐,我便伸手也握住东城月的小手,她抬头看看我,眼泪在眼眶里盘旋,然后轻轻松开我的手,小声道:“我一个人,可以的,一直都可以……”

        我:“……”

        ……

        下午,回到久违的别墅住处,唐琦正在大厅里等待我们,见到我之后,他深吸一口气:“李逍遥,多谢你。”

        我神色一凛:“谢我什么。”

        唐琦淡淡笑道:“谢谢你为了东城、阿雷能那么拼命,如果沒有你牵制住欧阳川,我想我根本就沒有机会接近东城月,更别想把她救出來了。”

        我转身看着他,说:“这么说,其实我应该感谢你,谢谢你把东城救回來。”

        唐琦尴尬一笑,然后又看向我,说:“李逍遥。”

        “怎么了。”

        “你真的……踏入阳炎了,我现在一点都看不出你修为的深浅,甚至,我有种错觉,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体内一点力量都沒有。”

        “是吗。”

        我微微一笑,转过身看着唐琦,竖起了一根食指,说:“我一根手指的力量,唐琦你要是能挡得住,我请你吃一个月的饭,怎么样。”

        唐琦一凛:“是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吗。”

        “当然。”

        “來吧。”

        说着,唐琦后退两步,双臂猛然一振,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气流出现在他双臂周围,难怪这小子愿意跟我打赌,原來他已经领悟了气旋了。

        我竖起一根手指,微微发力,顿时体内的力量化为阳炎力量瞬间涌上手指,手指周围一片火红,这是柔火,阳炎之力的第一重力量,也是最为精髓的力量,阳炎之火在于人的控制,或可柔和如水、或可迅烈如焱,当我将手指缓缓推出的时候,阳炎之火猛然暴涨。

        “嘭。”

        气旋崩散,我食指上的火焰也瞬间从杀人之火变成了柔火,身躯一动不动、波澜不惊的样子,而唐琦则连退数步,“啪”一声撞击在墙壁上,脸色一片苍白:“擦,这股力量……应该已经超越了当初的欧阳川了吧。”

        我微微一笑,食指一挥火焰散尽,说:“欧阳川虽然力量踏入了阳炎,但是一颗心却睚眦必报、暴戾狂妄,这种人只能控制阳炎的初级力量,如果有一天唐琦你也能踏入阳炎,自然会明白这其中的区别。”

        唐琦点头:“嗯,谢谢你的指点,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