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八百三十五章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
  • 八百三十五章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

    作品:《斩龙

        守护者小队基地,指挥现场,一排计算机正在飞速运转,沈冰坐在一台计算机前方,看着上面的数据,眼睛一眨不眨,说:“手机信号源已经锁定,就在蓝水街7号附近,虽然已经关机了,不过还是能查到信号痕迹。www.00ksw.org”

        王信握拳道:“他妈的,果然真的在蓝水街……”

        东城风在旁焦急的说:“那你们还不快点派人过去,警方都是干什么吃的。”

        王信咬牙切齿道:“你以为我们不想立刻出击吗,只是……血镰这次这样的有恃无恐,依仗的是什么,是他们大批的殖装人,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

        东城雷一拳打在一旁的墙壁上,居然打出了一个深坑,他红着眼睛说:“我管他什么高手,月儿在他们手上,你们警方想得到晚上11点那就等吧,我不想再等下去了,月儿每一刻都有危险。”

        我急忙走上前,一手抓住东城雷的手臂:“阿雷,别冲动。”

        这次,东城雷却出乎反常的猛然回身就是一拳,“嘭”一声我被震得连退数步,他眼睛血红,带着深深的失望:“逍遥哥,我以为你跟我一样都很爱月儿,会为了她的安全不顾一切,可我错了,你更爱的是自己的生命。”

        我浑身颤抖,握着拳头站在那里,笔直的看着他。

        王信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李逍遥,你别冲动,这是命令,必须等到晚上10点之后才能行动,蓝水街是商业娱乐街,必须要给警方有戒严清场的时间。”

        我看向王信,说:“这样吧,让我带着一队守护者小队的成员从蓝水街的北街口地下通道摸进去,打他们一个出其不意。”

        “闭嘴。”

        王信微怒,道:“你的天职是服从命令,而不是独断独行。”

        我鼻子一酸,怒道:“是啊,别的人的生命安全重要,那东城月呢,她怎么办,她在血镰会遭受什么,你王信有想过吗。”

        王信微微一颤,被我吼得欲言又止,倒是一旁一身高级警服的HZ市警局局长看着我,轻声道:“李逍遥,不要冲动,这不是冲动的时候,你是一个警员,更是一个特种作战的军人,你应该明白什么是以大局为重,杭州周边的直升机、军用战斗机、装甲车等都在赶过來,要给他们一定的时间,你也知道,普通警察根本无法应对现在的血镰了,你不能为了一个东城月,就让我们轰平整个蓝水街,让上千人殉葬不是吗。”

        我无言以对,缓缓靠在身后的墙壁上,抬手握住小黑的剑柄,缓缓的将这柄通体黑色的长剑拔出,眼睛酸涩的说:“王信队长,还记得曾经的宣誓吗,国旗在上,我的一言一行,绝不玷污金色盾牌,为了所谓的大局而牺牲东城一个人,这不算是玷污我们胸前的警徽吗,你告诉我,小我、大我,难道都不是我吗,东城月也是人,谁有资格牺牲她。”

        王信难受至极,一拳打在一旁的桌案上,眼睛血红,抬头看着我:“你要我怎么办,你要我怎么办,跟你一样的冲动,去蓝水街大杀一场,让全中国的人看看我们杭州警区被血镰杀掉上百人吗。”

        我摇摇头,绝望的看着他,伸手摘掉胸前的警徽放在桌上,一握小黑的剑柄,说:“我今天的所有行为,与警方无关。”

        “给我站住。”

        局长却喝止住我,低声命令道:“來人,把李逍遥软禁起來,今天11点之前不准他离开基地半步,否则……当场格杀。”

        我:“……”

        邢烈将手中的手枪举起,直指着我。

        我看向他,喃喃道:“小烈,你想开枪吗。”

        邢烈脸色极为难看,眼泪在眼眶里滚动,颤声道:“老大,不要……不要让我为难,我们不想失去你,千万不要,你服从命令一次吧……今天之后,兄弟们把性命交给你……”

        一旁,沈冰也站起身,一手按住我的肩膀:“李逍遥,不要一意孤行。”

        不远处,林天南带着林婉儿飞奔而來,林婉儿看着邢烈等警员用枪指着我,马上冲了过來,一手推开邢烈,挡在我面前,大声道:“你们想干什么。”

        我轻声道:“婉儿,沒事,沒事……”

        ……

        东城风一双浑浊的眼睛满是愤怒:“你们警察不去,我去,一把老骨头不要就不要了。”

        王信急忙道:“东城风,你怎么也那么冲动。”

        东城风转身,眼睛血红:“因为被软禁不是你的女儿,因为你不是一个女孩的父亲,你说我为什么会那么冲动,你们这样拖延时间,对得起身上的这层皮吗,。”

        王信:“……”

        最后,那局长一句话道:“我们正在最快速度的肃清现场,蓝水街上已经沒有几个人了,大批警力与军力正在进入市区,请再给我们一点时间,只要一个小时就可以了。”

        众人沉默不语。

        邢烈等几个警员依旧用手枪指着我,最后直接给我拷上了,不管林婉儿如何哀求也沒有用,林天南在旁沉默不语,脸色非常难看。

        ……

        沈冰走上前,说:“邢烈,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李逍遥了,沒有必要,李逍遥跟我來吧,我让你看看蓝水街上的所有监控。”

        我跟着走过去,十几个显示屏组成的大型显示器上出现了一个个的公共监控画面,果然,以往非常繁华的蓝水街现在已经非常冷清了,外围已经聚集了数量不少的警察,拉起了警戒线,而蓝水街7号附近的摄像头均已经被血镰给私自拆除了,只能远远的看着,7号是一个城堡模样的建筑,是一个会所,我记得,那里住着一个人,一个一直如噩梦般萦绕在我心头的人,,欧阳川,一个拥有阳炎实力的人。

        缓缓的靠在椅背上,我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心里却满是担忧与惴惴不安,这时候我还能做什么,大约只是祈祷东城月平安无事吧。

        突然间,外面传來了王信的声音,他急急的冲进來,大声道:“东城雷人呢。”

        沈冰摇头:“不知道,沒人看着他。”

        王信一愣,拳头紧握:“糟了,那愣小子不会真的去了吧。”

        邢烈快步走进來:“王队,东城雷的车不见了,有人说看到他开车去蓝水街的方向了。”

        我急忙站起身,大声道:“还不派人把他追回來,通知蓝水街上的警员,阻止东城雷,不要让他进入警戒线。”

        王信点头:“知道了,我马上去办。”

        我又握了握身边的小黑,心头忽然猛地一痛。

        ……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不知何时,外面忽然下起了小雪,并且雪花越來越多,这是立春后的第一场雪,一场晚來的雪,走出房间,站在阳台上,我抬头看天,任凭一片片雪花落在脸上,丝丝凉意仿佛冻结我的心,如果这世上真的有公道,为什么欧阳川、魏凡这种人能够横行于世,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为什么东城月会面临这样的危险。

        我不敢去想东城月现在正遭受着什么,更不愿意去想,如果东城月真的遭遇到了什么不测,我一定会自责一辈子,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失。

        一名守护者小队的成员握着手枪看向我:“头儿,进去吧……”

        我不禁苦笑一声,王信依旧派人在看着我吗。

        ……

        天色已黑,夜幕降临,四周一片寂静,唯有飘雪落地的簌簌声音传于耳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外面又是一阵噪音,我心里也突然针刺般的疼痛,急忙冲了出去,大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沈冰脸色苍白,颤声道:“东城雷,死了。”

        “阿雷……”

        我忽然之间觉得一阵恍惚:“阿雷怎么会……”

        急忙冲出了门,外面正在下雪,但是一辆警车正在闪烁着刺眼的警示灯,一群人围在那里,东城风的哀嚎声传來。

        我一个趔趄,猛然跌倒在地,狼狈不堪的爬起身,也不去擦拭肩膀上的泥污,踉踉跄跄的走过去,分开人群,却发现担架车上躺着一具尸体,穿着的衣服就是东城雷的,甚至,我能看到他手腕上的那个刺青,是一个狼头的模样,那是东城雷自己刺的,很难看,也很独特。

        尸体上,插满了一根根冰冷的箭矢,那是现代弩机所使用的钛合金箭矢。

        东城风已经昏厥了过去,虽然东城雷是他的养子,不过东城风早就把这个傻小子当成亲生儿子,心中的悲痛可以想象。

        “逍遥……”沈冰看着我,美目中满是担忧,似乎生怕我做出什么事來。

        我猛然跌跪在东城雷的尸体旁,却看不到他的面容,东城雷的头颅已经被齐齐的砍掉了,唯独这个躯体带着无数箭矢回來了,血镰到底有多无法无天啊。

        ……

        王信在我身后道:“李逍遥,你……你不要……”

        我如同沒有听见他的说话一般,伸手抓住一根弩箭,轻轻拔出,带着了一丝黑血,上面居然还淬毒了,每拔出一根箭,我心里就仿佛刀绞般的疼痛,当把东城雷胸口、腿上的箭矢尽数拔去的时候,泪水终于决堤而出。

        跪坐在东城雷的尸体边,我仰头一声哀嚎,嘶哑的声音里,说不出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