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八百一十九章 唯有取舍
  • 八百一十九章 唯有取舍

    作品:《斩龙

        “桀桀……”

        掠食者张开满是粘液的嘴巴,格外可怖,口中上下两排四根利齿更是看得人极为心寒,一群掠食者黑压压的冲了下來,形成了一个仿佛尖刀的攻击阵型,这要是轰杀在御林军、斩龙的阵地里……不用想,我们的损失一定不会比炎龙军团少多少。www.00ksw.org

        “怎么办。”龙硎大惊道:“弓箭手准备,射箭。”

        我却一咬牙,猛然从战马上跃起,顿时飞镰铁马一声嘶吼,化为零星的冰霜光华追着我飞天而起,整个人被冰霜精灵萦绕在中心,背后的战袍鼓荡呼啸起來,骤然之间一声呼啸“嘭”的一声,冰霜之力爆发出了一对冰翼,我这么凌空冲向了密密麻麻的掠食者,刀剑舞动,身体呈现螺旋状冲了上去。

        月倾浅、月微凉两个MM一起看向天空:“啊,逍遥哥哥的技能……好帅啊,。”

        “嘭。”

        刀剑舞动的气旋轰散了一堆掠食者,千霜化翼的攻击效果特别凶猛,加上我手里的两把武器都属于神兵级别,居然直接冲散了这股掠食者的冲击团队,同时,手臂、脖颈、大腿各处都被掠食者的利齿给洗礼了一番,气血暴跌的同时再來一次剑烈风暴。

        “轰。”

        这次正式轰散了掠食者的冲击阵容了,而我的气血也暴跌到了极点,战袍传來一阵龙啸,冰火双龙萦绕着身躯周围保护着我免受接下來的伤害,身体更是被一群掠食者撞击的跌向了地面。

        “啊……猪。”

        正在搏杀一头掘墓鬼的林婉儿仰头看向我,毫不犹豫的发动了诸神之临效果,飞向了我,手中匕首舞动激荡开一群掠食者,伸手抱住我的腰,带着跌撞向了地面,“嘭”一声撞击在几个铁刃骑的盾牌上,再次滚落在地,幸好林婉儿帮我卸力,否则从百米高空跌下來,我这残血估计就要阵亡并且离开这次远征行动了。

        但空中密密麻麻的掠食者已经冲了下來,斩龙和御林军急忙以弓箭、魔法來抗衡,极为惨烈,不断有人阵亡,但更惨的应该是我们不远的天翎城玩家团队,天上掠食者、地下掘墓鬼,这双重攻击让人防不胜防,即便是龙翔、雄霸风云这样的行会也瞬间沦为了屠杀的对象,想要找回自己的节奏绝不容易。

        花枪一壶酒提着铁枪跃起在人群中,猛然一次千重浪冲击怪物群,一边大声喝道:“别愣着,弓箭手七星箭定住,在掠食者即将落地的瞬间,骑战系用冲锋和英勇撞击來锁定,把他们打下來就沒有什么可怕你的,别让你的队友别别送死,快点上,不杀就得死。”

        龙翔的阵容躁动之后渐渐镇定下來,不得不说花枪一壶酒确实是难得的将才,若是沒有他,难以想象现在的龙翔到底跌落到什么样的谷地了。

        ……

        敬畏者平原上,來自天翎城的数百万玩家、NPC大军就这么被不计其数的掘墓鬼、掠食者给上了一课,这一战注定不会是完胜,如此重大的折损等于重重的给了洛克大帝一记耳光,想要当千古圣君,首先要掂量一下自己有沒有那个能力再说,如果异魔真的那么容易就被横扫,那恐怕这个旷世奇功也轮不到他这个平庸君王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整个敬畏者平原的南部仿佛血染的一般,御林军的阵地已经开始组织起盾阵与弓箭营的防御來对抗掠食者了,而炎龙军团更加混乱一些,西奥多的指挥虽然还算有方,但炎龙军缺乏锻炼,号称王国第一军团的军队却沒有经历过太多鲜血的洗礼,碰到可怖的掠食者、掘墓鬼之后马上就乱成一团了,并且,炎龙军团人数太多,各个统制级的万夫长各自为战,甚至有的蠢货居然将龙晶炮调整角度对着空中开炮,结果炮弹在空中沒有爆发反而落地时在自己的阵地里爆炸开來,惨不忍睹,不但是NPC,就连神话的青牛骑都被炸飞了不少。

        纸上画魅提着水神戟在怪物群中來回冲杀,将一个个掘墓鬼砍杀掉,却忍不住的皱起了秀眉,道:“这些NPC都是猪头吗,竟然……哦去,一会别拦着我,我一定要把那个命令开炮的营团统制的脑袋给砍下來,气死我了……”

        方歌阙飘然站在人群中,魔法双发,将袭击自己的异魔一一击杀,一边镇定道:“阿景别冲动,我们还需要NPC军队的力量,暂时不要跟他们撕破脸皮,沒有办法,炎龙军团现在一共15W人,肯定会出不少蠢货的……”

        小斯文在旁道:“不,甫一交战的时候阵亡1W骑兵,刚才又中了陷阱死掉了7000 ,现在再被掘墓鬼、掠食者搞一下,至少还得阵亡3W人以上,炎龙军现在最多10W不能再多了。”

        纸上画魅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还沒抵达城池就折损了那么多人,这西奥多大皇子的指挥能力确实有待商榷啊……老大,我们是不是投奔炎龙军团站错队了,要是当初我们……去投奔御林军多好啊,军容不错,而且深得大帝亲睐,统领还挺帅……”

        方歌阙有些无语:“阿景,你也觉得李逍遥很帅吗,沒有想到你也是那么肤浅的女孩子……”

        纸上画魅在战马之上笑笑:“老大吃醋啦,哈,不要生气,人家最爱的人永远是你了,话说你什么时候给我涨一下月薪啊,我堂堂的长老居然工资水平跟小斯文这种渣渣执旗尉一样,不能忍啊。”

        小斯文在马上差点跌落下來:“我去,什么叫渣渣执旗尉啊,我特么的浴血奋战,沒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神话方面倒是很轻松,一边杀怪一边聊天,淡定得很。

        英雄冢、审判、锋芒等公会也差不多,虽然折损了不少人,不过士气沒有受到太大的折损。

        ……

        近2小时的血战,地底的掘墓鬼几乎被杀得一干二净,空中桀桀的尖叫声越來越少,掠食者成群袭击时显得很恐怖,但一旦落单了简直就等于是弓箭手的靶子了,接二连三的被射杀掉,这一小场局部的战斗已经算是结束了。

        我站在斩龙的人群中,问:“战损怎样。”

        林婉儿笑道:“保存的比较完整,斩龙只损失了5000人不到的样子,放心吧,我们挂掉还能复活,多关心一下你的御林军才是真的,那才是你真正的底牌啊猪头。”

        我笑了笑,张手抱抱女朋友,说:“那斩龙这边就靠你和李牧、倾浅多多出力,我把重心放在御林军这里,好不容易完成了5W人的编制,可不想这一战就全部都送出去了。”

        “嗯嗯。”

        转身策马前往御林军阵地,只见韩渊、萧厉等人正在清点人数,见我來了之后,韩渊的脸上满是兴奋,笑道:“将军,这一战我们足足杀了近7W异魔,简直太惊人了。”

        我问“折损了多少人。”

        萧厉道:“4000人不到。”

        我心头一黯,说:“还沒接近敬畏者的城池就损失那么多……是不是有些太多了,一旦我们攻城,却不知道这群御林军还有多少人能有命回天翎城了。”

        龙硎在旁宽慰道:“统领大人不用如此神伤,我们是帝**人,参军的那一刻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而且这些兄弟是死在战场上,这是他们最完美的归宿,不是吗。”

        我笑笑:“或许是吧,你们四个跟我來,去见大殿下,毕竟他是元帅,我们不能擅自决定接下來要怎么做。”

        “嗯。”

        ……

        带着四将前往炎龙军的阵地,一路之上到处都是尸体,已然能够看出來炎龙军的损失惨重,中军处,西奥多的脸色几乎有些苍白了,提着元戎剑的手也微微颤抖,一群万夫长就站在他身侧,一个个面色凝重,一言不发的样子。

        “李将军,你來了。”西奥多看向我,眼中的敌意少了一分,大约他也是被这一战异魔军队的强悍所震慑到反而对我的敌意也减少了。

        我点头:“大殿下,我是想來问一下,接下來我们怎么办,前方就是一条鸿沟,掘墓够挖掘出來的,我们的士兵或许能够攀爬过去,但是粮草辎重就无法运送过去了,火岩炮、龙晶炮和弩车都是我们的制胜关键,必须要带过去。”

        “填平鸿沟就是了……”西奥多淡淡道。

        韩渊道:“大殿下,我们要挖掘泥土來填平吗,要知道,我们并未带挖掘工具來,甚至都沒有带许多工兵过來。”

        西奥多看着战场上密密麻麻的尸体,道:“简单,将战死者的遗体扔入陷坑内,自然就能填平了。”

        “什么,。”

        一名炎龙军的万夫长大惊:“殿下,这些可是我们的兄弟啊,用他们的遗体來填平陷坑,将來我们有一天战死,如何在地下面对他们。”

        西奥多淡淡道:“如果遗体也可以为帝**尽一份力,我想这些战死的勇士们一定不会拒绝的吧,李逍遥统领,你觉得呢。”

        ……

        韩渊、龙硎等人纷纷看向我,等待我的回答,而我有些恍惚,过了许久才声音低低的说:“一切听从殿下调遣吧……”

        龙硎的眼里掠过一丝失望,而我也看向他,拍拍他的肩膀,低声说:“形势逼人,唯有取舍。”

        龙硎眼睛一亮,沉声道:“我懂,统领不必疑虑,末将明白这种感觉,因为我也曾面对过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