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八百一十七章 幻想爱情
  • 八百一十七章 幻想爱情

    作品:《斩龙

        炎龙军的龙晶炮依旧在天翎城前往寒荒龙城的途中,而我提前命令御林军把龙晶炮运送到寒荒龙城,于是御林军的辎重器械提前出发,洛克大帝赏赐御林军50门龙晶炮,再加上缴获狂雷军与原有的,御林军像是土豪一样的拥有了100余门龙晶炮,火岩炮则至少两百们,弩车不计其数,在我一声令下之后,运送龙晶炮的战车纷纷停住,掉转方向,将炮口对准了远方的异魔军队,炮营数千士卒纷纷填充龙晶,下一刻龙硎扬起长剑,大喝道:“放。www.00ksw.org”

        隆隆声不绝于耳,超过一百门龙晶炮一起发射,居然形成了一个力量雄浑的气劲冲击波,推得NPC与玩家纷纷向四周后退,而远方的土坡上则爆发出一道道龙晶爆炸的光芒,一群兽血枪兵与魔焰箭手被炸得支离破碎,他们一共出动了大约3W 人,龙晶炮、火岩炮一轮炮击之后至少炸掉了半数人,满地都是残肢断体,硝烟弥漫天空,火焰满地,骇得一群异魔怒吼不绝的后退。

        ……

        这时,炎龙军里的一个偏将军万夫长提着长剑策马而來,大喝道:“御林军,你们疯了吗,战场之中还有我们炎龙军团的兄弟啊,你们怎么就开炮了。”

        我淡淡的看着他,说:“战场上还有活着的炎龙军吗,我沒有看到。”

        “你。”

        他瞪眼看着我,却无能为力,我的军阶比他要高,并且是御林军统帅,比他的身份高了不少,西奥多都沒有多说什么,他又能怎样,而且远处的西奥多显然脸色不太好,首战失利,以为凭借炎龙军铁骑就能击败异魔军队,却不想被御林军好好地上了一课,有时候力量不能决定一切,战术较量才是主导战争的关键因素,这一点,西奥多甚至还不如我这个玩家。

        御林军一轮炮火之后,神话、英雄冢、审判等公会的玩家也目瞪口呆了,一个个都沒有想到NPC的炮火会那么强,李牧更是提着镇海刀走來,说:“这龙晶炮居然那么猛……难以想象,不归海的战斗里好像沒有那么强啊……”

        我说:“不归海之战的时候,龙晶炮都被潮汐弄湿了,攻击力锐减,现在这是平原战,肯定很犀利的。”

        不过,一旁的龙硎道:“将军,我们的龙晶炮连续发射超过5枚便会炮口烧得通红,短时间内无法再填充龙晶了,否则便会自爆,请慎用。”

        我点头:“嗯,我知道,出发吧,不要去管那些兽血枪兵了,他们要是敢接近,再攻击他们,不要被延误了我们的行程。”

        “是。”

        ……

        炎龙军在前方已经兀自继续出发了,神话、审判、名门世家等公会也跟着炎龙军继续进发,玩家的数量要远远多过于NPC军队,不过太过于松散,纪律性要逊色许多,就算是斩龙的铁刃骑这种训练有素的团队也远远不及御林军的阵列齐整。

        穿过了英雄墓园的边缘,再往前便是敬畏者平原了,平原的远方,一座孤城耸立在那里,正是敬畏者帝国的城池,罗林的老巢,云雾缭绕,这中间一大段距离却又不知道有什么在等待着我们了。

        我策马飞奔数十米,來到了一群寒荒龙城甲士的人群中,一群龙城甲士看到我之后纷纷恭敬道:“龙骑将大人。”

        人群中,子舒女王骑乘着一头红色战马,笑道:“主人,你來啦。”

        我点头,看向流霜,流霜骑乘一头鬃毛泛青的战马,一身精致甲胄,手中握着斩华剑,将长发简单的盘起來,沒有什么任何饰物,但清丽的脸蛋与决然的星眸却透着不同的美感,她看着远方的敬畏者帝国城池,幽幽一声叹息,说:“终于要走到这一步了……”

        我说:“流霜,罗林当初背叛人类,就应该已经注定会有这一天了,希望你不会不忘旧情,对他手下留情。”

        流霜悠然一笑,手中的斩华剑上掠过一丝寒意,说:“放心吧逍遥,我记得自己的使命,也记得你曾经为了我差点在暴风深渊里失去生命,我只是感怀昔日,但也知道昨日之日,再也无法挽留了,所以我不会去追忆,只想亲手终结这个噩梦。”

        我点头:“嗯……”

        子舒女王道:“不要那么严肃嘛,搞得我都有些紧张了……”

        一旁的青萝沒有骑乘巨龙,却改乘一头白色战马,笑吟吟道:“龙骑将大人,您现在是御林军的统帅,看起來真的很不一样了哦,我总觉得……您现在有一种让人沉醉的气质。”

        我悠悠然在战马上看看她,笑道:“青萝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吧。”

        青萝瞬间脸蛋通红:“我……我沒有想过那些,强敌窥伺,我现在想的就是追随霜大人,彻底剿灭异魔之后再想那些……”

        我感叹道:“异魔军队那么多那么强,全部斩除之后或许已经百年,到时候青萝丫头变成了青萝婆婆,怕是嫁不出去啦……”

        一旁的流霜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來,说:“你就别吓她了,青萝对爱情还是有一点幻想的。”

        子舒却笑问:“流霜,你对爱情难道就沒有一点幻想吗。”

        流霜怔了怔,星眸之中透着一丝无奈:“我,我幻想又怎样,我的身份已经注定我不会拥有爱情,而且……我拥有神体、长生不死,难道让我看着伴侣一天天的老去然后死亡吗,算了吧,我这种人还是不要祸害别人了……”

        子舒舒了口气,胸前双峰剧烈起伏了一下,笑道:“爱情如同夜空绽放的烟花,刹那间便是永恒,若是岁月、空间上的永恒,那样的爱情是沒有的,所以,如果有爱的机会就不要错过,否则你这一辈子都不明白什么是爱情。”

        流霜禁不住笑道:“子舒,你倒是好像很懂得爱情的样子,难道你爱过银戈吗。”

        子舒怔了怔,扭过脸去,说:“他只是和我媾和,却从未爱过我,我明白,而且我也不爱他,我爱的是主人这样的小帅哥……”

        我“噗”一声差点吐血,败退提剑勒转马头,说:“我去指挥御林军了,你们慢聊,流霜,一会真的开战的时候,让炎龙军先上,我们不必去当这个炮灰,寒荒龙城的战员本來就吃紧,主要作用是守护龙城,而不是在这里为了别人建功立业而白白死去。”

        流霜点头:“我知道的,你也小心点。”

        “知道了。”

        ……

        再往前,平原上已然出现了一群犬类生物,一个个身体腐烂但面色狰狞,长长的獠牙上悬挂着口水,呼哧呼哧的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类大军,却沒有丝毫的惧意,倒也是,这种3级异魔炼狱猎犬原本就是亡灵,又怎么会怕死。

        龙硎提着长枪,道:“是炼狱猎犬,我在异魔图册上看过这种狗,非常凶残,能够生生的撕开人类的身躯,而且……这敬畏者平原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炼狱猎犬。”

        我看向远方,只见平原的尽头烟尘滚滚,铺天盖地的炼狱猎犬狂奔而來,显然异魔领地早就接到我们会进攻的消息,已然有所防备了,这些炼狱猎犬一定都是从幽灵索道、血原方向过來的,果然,异魔君王们把这片平原选作主战场了,大约也是觉得埋葬我们这20 W的大军必须要有一个好场地。

        “准备迎战。”

        我高高扬起龙池剑,大声道:“刀盾营在前方,防御住炼狱猎犬的攻击再还以颜色。”

        我的战斗原则是在最低损失的情况下最大杀伤,由刀盾营的重盾來防御,至少炼狱猎犬杀不掉我们多少人,相反,这些3级异魔如果无法撕碎我们的防御,那就是來给斩龙和御林军送经验和装备的。

        “铁刃骑,防御。”林婉儿银铃般的声音传來,很好听,不过却也不怒而威,斩龙副盟主的下令,以林婉儿在行会里的声望可能这命令的力度要犹胜于李牧和月倾浅了。

        斩龙与御林军互为唇齿的防御,而來自天翎城的诸多公会也纷纷摆开阵仗,绵延数十里在平原上铺开,调整视角从空中俯瞰一下就发现这场面蔚为壮观,密密麻麻的炼狱猎犬冲向了密密麻麻的玩家、NPC人群,众人纷纷拔出利刃指向前方,等待着炼狱猎犬的冲击,气氛几乎就快要窒息了。

        ……

        我抬手将镇岳刀也拔了出來,当炼狱猎犬接近的那一刻就已经劈斩出來,一连套输出直接将一头炼狱猎犬砍杀掉,这输出实在是太给力了,而我左边的斩龙铁刃骑们纷纷受到冲击,右侧的御林军刀盾营野蛮人则一阵阵的嘶吼,强行抵住炼狱猎犬的攻击,然后盾牌瞬间移开,刀锋怒劈而下,一击立刻再次盾牌掩护,这是刀盾兵的基础训练战术,在这种时候却显得非常有用了。

        斩龙人群中,密密麻麻的箭矢与魔法泻落在怪物群中,这时候玩家才是真正的杀怪主力,系统版本也是这么设定的,否则让玩家天天去刷地图经验,那也太过于无聊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系统版本任务不断,让玩家永远都不愁无事可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