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七百一十五章 花枪一壶酒的挑衅
  • 七百一十五章 花枪一壶酒的挑衅

    作品:《斩龙

        散会,刘贡、刘彦带着一群奔掠如火公会的玩家远远而去,方歌阙、问剑、剑锋寒等人则还没有走,我翻身上马,准备离开的时候,方歌阙远远道:“逍遥,先别急着走!”

        “怎么了?”我回头看看,方歌阙一向沉默寡言,倒是很少会有对别的人主动说话的时候。www.00ksw.org

        握着一柄扇子,方歌阙迈步走来,说:“加个好友,以后国战正式开打的时候互通有无,我知道,这个游戏联盟也只是做个样子,以后开战的时候依旧是以公会作为战斗单位的,不过,有了这个攻守同盟之后也好,至少对我们是一种约束,不会出现国战中再内战的情况。”

        我深以为然:“是啊,不过这是一个个性化的时代,想要用军队式的管理来让玩家服从命令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刘贡部长的出发点是好的,最后的结果却未必就是最好的。”

        方歌阙点头一笑:“嗯,这我也知道,所以,趁着今天大家都在这里,我们来部署一下将来的国战防区吧?”

        叶来道:“为什么还没有进攻就考虑防御了?”

        方歌阙眼中掠过一丝精光,不卑不亢道:“兵者,尚未战,先虑败,更何况望月城的人已经出现在中国战区的地图里了,这个逍遥是最明白的,我们天翎城西有望月城、南有火云城,偏安一隅是不可能的,一旦国战开启后就会面临强敌的入侵,我的意见是,咱们不要主动进攻,我们攻打望月城火云城就会趁虚而入,攻打火云城的话望月城会趁虚而入,所以我们防御第一波国战的冲击,然后伺机而动,是征战还是守御,到时候再说了。”

        慕萱提着法杖,笑道:“我同意方歌阙的说法,这样也比较明智一些,不过,你打算怎么部署?”

        方歌阙深吸一口气,道:“我这些天一直在研究天翎城的地图,武神河是我们的一条天然屏障,武神河阻断了天翎城、望月城之间的道路,河流湍急,只有命运浮桥处可以大量的同行队伍,否则就必须自己制造战船,但是那比较不实际,而且耗时太久,所以命运浮桥需要一个主力公会来守御。”

        说着,方歌阙看了我一眼。

        我翻身下马,笑笑:“我知道了,命运浮桥就交给斩龙来防御了。”

        方歌阙欣然点头:“嗯,除了斩龙之外,原八荒城的主力行会也把中心移向命运浮桥一带的地图吧,那里拥有烈风林、神鼎战场等练级地图,用来行会发展也是很不错,不过大家都沿着武神河行进吧,不要途径碎刃峡,那张地图太凶残了,前几天我们神话的一个百人团过去,瞬间团灭,不必要去涉险,在我眼里,碎刃峡就是一个禁地。”

        看来方歌阙还不知道碎刃峡的37分钟风暴规律,也好,这样斩龙就能在碎刃峡多停留一段时间,继而打造出更为精良的铠甲与兵刃了。

        “刷!”

        方歌阙伸手挥出了一张天翎城的大地图,指着上面说道:“武神河围绕天翎城,在武神河的南方一段并没有浮桥,但玩家可以抵达问天峰,从雪峰上找到武神河的源头,直接跨越过去,原九黎城、凡书城的主力行会就把练级重心南移吧,这样也能小心防范来自火云城的侵扰。”

        说着,方歌阙深深的看了一眼众人,道:“再说一句,不要尝试去玩家泅渡武神河,波涛汹涌、暗流不息的武神河不是人力能够过去的,而且,风精灵在河面上也会被风刃与水波攻击,如果试图强渡武神河,那只会付出1级的代价,我已经亲身验证过了。”

        简简单单扑哧一笑:“不是吧?传说中的方歌阙被武神河淹死过?”

        剑锋寒也笑了:“不是在开涮我们吧?”

        方歌阙也微微一笑:“没有涮大家,是真的,就在两天前,我开着真武盾试图一次游泳逾越武神河,但是只游到了不到三分之一就已经盾破了,湍急的河水对玩家是有杀伤力的,另外两名高等级风精灵玩家跟我一起过去,一样被卷入河水中,好在,被大自然杀死没有掉出什么装备,不然连装备都捞不回来了。”

        叶来道:“那么,我下午就指挥审判的人去问天峰的方向。”

        方歌阙点头:“在武神河的河畔那里,还有火晶盆地、巨魔竹林等地图,在那里也可以好好的练级,天翎城的资源足够广袤,已经够我们使用了,大家努力吧,好好的提升等级,之后的一段时间,尽量少一些内战,同仇敌忾的准备迎接望月城、火云城的进攻吧!”

        “嗯,不内战最好!”飞龙在天点头道。

        一旁,未必平凡却一声冷笑,说:“恐怕是某些人,一旦内战,逢战必败吧?”

        飞龙在天一声冷哼:“未必平凡盟主的口气可真大啊,贪狼骑真的已经天下无敌了吗?还不是在剑圣之林被斩龙杀得片甲不留!”

        未必平凡的脸色明显不太好看了:“那只是贪狼骑轻敌大意而已,再来一次,你以为还是这个结果吗?再说,退一万步讲,贪狼骑是败在斩龙手里,不是败在龙翔手里,你在这里狐假虎威神奇什么?再多说一句,小心你们龙翔的练级地!”

        “你!”面对着如此威胁,飞龙在天一脸忿忿不平:“未必平凡,你也未免太欺人太甚了吧?”

        游弋冷冷道:“就欺负你们龙翔了,怎么样?”

        飞龙在天身后,花枪一壶酒提起长戟,翻身上马,枪刃一指点将台东边丛林,笑道:“未必平凡、游弋,既然你们那么带种,我们去那边练练怎么样?我也不欺负你们,你们两个人一起上,试试我能不能把你们一起宰了?”

        一说到盟主级玩家之间的较量,魏凡、游弋一起都怂了,花枪一壶酒在CBN上的战网排名已经进入20位了,而且是在龙翔这种三流行会里奋进到了这种层次,他的个人战力是毋庸置疑的,魏凡、游弋加在一起确实也都不是花枪的对手。

        游弋冷哼一声:“大丈夫不逞匹夫之勇!”

        花枪一壶酒笑了,骑乘着战马,将长戟拄在一旁的草地上,道:“那好,给我半个月时间,你们再来,我花枪一壶酒迎接你们贪狼骑的进攻,看看是不是还是像上次那样的结果!”

        魏凡点头:“哼,花枪副盟主那么邀请的话,那就别怪我们千人冢不顾总指挥的命令,要进行这次内战了!”

        方歌阙有些无奈,天翎城的这些行会盟主一个个都个性十足,谁会真的不去内战呢?游戏里的PK,乃是快乐之源啊,人家可是花点卡钱来游戏的……

        ……

        握着扇子,方歌阙默默道:“你们自己掂量着一点,不要把自己公会的等级弄得太低了,国战的时候,我可不想看到2万99级的贪狼骑装备不整的去冲击望月城的阵地,那会显得很讽刺!”

        贪狼骑在天翎城不断的征战杀伐来提升自身实力,已经算是家喻户晓了,方歌阙按兵不动,不代表他对贪狼骑没有看法,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神话也不满贪狼骑这种狼兵战略,把自己的成长建立在别人的牺牲上,这本身就是一种违反游戏道德的行为。

        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我的想法有些妇人之仁,自嘲的一笑,也没有说什么。

        倒是未必平凡有些敬重方歌阙的样子,道:“我知道,贪狼骑会有分寸的,我们只进攻挑衅我们的人,请战区总指挥放心吧!”

        方歌阙没有说话,带着纸上画魅、吕纯阳走了。

        林婉儿则笑着说:“阿猪,中午12点的时候CBN战网要重新评分刷排行了,好好期待吧,刷完我们就去吃饭,然后准备下午的考试!”

        “嗯啊!”

        ……

        斩龙的练级重心已经开始向天翎城的命运浮桥方向全面转移了,所以我们也直接去命运浮桥了,途径碎刃峡,从李牧那里得知上一次的风暴时间,然后推算一下,我们可以安全路过碎刃峡了。

        “花枪一壶酒为什么觉得自己能够抵挡贪狼骑?”

        林婉儿眨了眨眼睛,说:“贪狼骑现在的数量已经过2W了啊……”

        我摇头:“不知道……”

        月倾浅则说:“根据我的情报,最近花枪一壶酒在子午山的方向练级,发现了一种叫做‘黑岩’的坐骑,110级天翎阶坐骑,不出意外的话这就是他的依仗,并且,我还听说,花枪一壶酒已经向飞龙在天请命了,要到了一共700WRMB的资金,应该就是为了建立一支铁骑兵来抗衡贪狼骑吧?”

        我讶然:“如果花枪真的想发力的话,恐怕天翎城又要崛起一支新的重骑兵部队了。”

        林婉儿微微笑:“那也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月倾浅说:“逍遥哥哥,我们接下来在哪儿练级?”

        我遥遥望向望月城的方向,深吸一口气,说:“我们是斩龙核心主力,先摸清楚命运浮桥西方的几张地图再说,然后……带好补给,组个几十人的团队,去望月城!”

        “什么?去望月城!?”

        月倾浅张大了小嘴,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做出这样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