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五百二十四章 唇枪舌剑的争夺
  • 五百二十四章 唇枪舌剑的争夺

    作品:《斩龙

        “沙沙沙……”

        丛林里一阵剧烈动摇,下一刻,月倾浅、宋寒的身影出现,带着一群斩龙的玩家,紧随其后的就是手持恨天剑的池羽寒了,池玉清也自主站立,手里提着荆棘鞭,两个人一起走上前,池羽寒感激的看着我,点头道:“谢谢你,让我和清儿逃过一劫!”

        我微微笑没有说话,看向宋寒,道:“小狼,我们任务算是完成了吧?为什么系统还不给奖励,连续在线24小时,大家都累了!”

        宋寒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逍遥哥!”

        月倾浅则明眸猛然一张,伸手指向南方,道:“不妙了,逍遥哥哥,那边过来了一大群人,都是八荒城的精锐NPC军团!”

        话音未落,铁蹄声传来,铺天盖地的八荒城骑兵从丛林里冲了出来,八荒城城主罗雷手持长剑,目光凛然的策马奔行在最前方,安吉拉、落海等人都在身后,一群重骑兵和骑射手紧随着王驾,安吉拉一双美目中带着淡淡的担忧。www.00ksw.org

        ……

        “跟我来!”

        单手提着龙池剑,我带着林婉儿、月倾浅、宋寒、李牧等人迈步迎了上去,远远的抬手扬剑道:“罗雷公爵,你已经应允24小时之期,当成八荒城所有臣民应允过,不会出尔反尔的还要再继续追杀池羽寒吧?这段仇恨也该结束了!”

        罗雷策马往前奔行,无比嚣张,直到马头差点顶到我的剑刃这才停下,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道:“孩子,你的所作所为让我非常失望与愤怒,为了一个帝国叛匪,你居然以八荒城冒险者的身份与我为敌,你忘记了你当初的信仰了吗?”

        我迎面看着他:“我就是深深的记住信仰,才不愿意当你王权下的杀人工具,无论如何,池羽寒、池玉清的命运,我宁死捍卫!”

        安吉拉没有说话,只是冲我赞许的一点头。

        罗雷咬牙切齿,身后的落海提着长剑,低声道:“王上,我们没有必要跟这小子多费唇舌,我已经请来了四位密禁灵术者,直接杀掉池羽寒,以绝后患!”

        罗雷沉默不语,过了近半分钟才说:“林儿,你觉得呢?”

        罗林带着几个龙城战将策马而出,手中王权之剑一晃,笑道:“父王,我觉得池阳当年畏罪自杀,但毕竟曾经是帝国名将,为我们八荒城打下了不少疆土,其子池羽寒的实力深不可测,曾经在蚩尤部落修炼过,必然沾染了蚩尤凶神的些许凶性,其恶性不除,终究无法成为帝国栋梁,依我之见,不如将池羽寒交给我,我会全力剔除他灵魂中的黑暗力量。”

        池羽寒一咬牙,恨天剑直指罗林,低喝道:“罗林小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别做梦了,休想从我身上获得踏入圣域的力量,我宁可一死也不会让自己的力量被你这种居心叵测的小人获得!”

        罗林怔了怔:“池兄,我不过是想救你,你何必如此污蔑我?我罗林早在多年前就已经获得剑圣级力量,距离圣域也只有一步之遥,完全不必要从你身上获得什么,想拯救你,只不过是觉得你一身将才与圣力,就这么死去了是帝国的损失。”

        池玉清道:“别假惺惺的了!”

        “闭嘴!”

        罗雷一声低喝,猛然拔出剑刃,低喝道:“矢上弦!”

        顿时,一群骑射手纷纷拔出箭矢搭在了弓弦之上,齐齐瞄准池羽寒、池玉清,当然,还有我和林婉儿、月倾浅、李牧这些人也都在攻击范围内了。

        远处的审判盟主叶来愕然:“晕,八荒城的NPC真是不要脸了,这样还要攻击玩家吗?系统规则都被狗吃了啊?”

        问剑淡淡一笑:“确实有点不要脸了。”

        ……

        正在这时,忽然远方传来了一声低吼:“剑下留人!”

        紧接着,一个壮硕大汉策马而来,手中挥舞铁链,另一只手拖着一头至少两吨重的豪猪,猛然投掷而来!

        “嘭!”

        豪猪被铁链捆住,猛然落地嗷嗷大叫,壮汉策马奔行而至,翻身下马,恭敬的单膝下跪道:“龙城巡守将领达林参见罗林王、参见罗雷王!”

        罗林点头,罗雷则说:“达林,你从寒荒龙城而来,一定有什么要紧事,直说便是!”

        达林抬头道:“我王,我不过是传话的,请稍微等待片刻,流霜大人马上就到!”

        “哦?流霜也来了?”罗雷微微一笑:“倒是好久没有见到这位号称寒荒龙城第一美女战将的奇女子了……”

        不到半分钟,远处马蹄声大作,很快的,一群龙城铁骑在流霜的率领下飞奔而来,流霜骑乘一头白色战马走在最前方,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擎着斩华剑,猛然脚踏马背飞掠而至,轻飘飘的单膝跪地,道:“属下流霜参见罗林王!”

        罗林点头:“流霜,所为何事?”

        流霜站起身,转身站到我身前,道:“我之前听说过池阳、池羽寒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池羽寒重新出现在了大陆之上,并且,我这个不成器的学生还在用生命捍卫这位力量被封印的圣域强者,但是,无论如何他是我的学生,所以我流霜想请罗雷公爵、罗林王能够网开一面,放过池羽寒、池玉清兄妹,不要赶尽杀绝!”

        罗林皱了皱眉头:“流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流霜抬头,一双美目满是决然:“当然知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罗雷深吸一口气,道:“流霜,你知道当年池羽寒率领大军血洗八荒城下属城池的事情吗?你知道这池羽寒的双手沾了多少无辜者的**吗?如今你为他求情,你能用什么来担保?”

        流霜猛然将斩华剑刺落在地,淡淡道:“我以生命保证,池羽寒绝不会再与八荒城为敌,如若有违,请用此剑斩下我的头颅!”

        罗林咬牙握拳,过了几秒钟,声音缓和了一些:“父王……”

        罗雷沉默。

        安吉拉提着神器毁灭,走上前道:“父王,女儿觉得……池羽寒确实没有必要一定要杀死,留着他或许对我们还有一些好处,您一定知道,在寒荒龙城的北方,在冰脊山的北方,那些可怕的东西已经在蠢蠢欲动了……”

        罗雷叹息一声:“好吧,既然你们都那么说,那么我决定,放逐池羽寒、池玉清兄妹,你们永远都不被允许踏入八荒城的国土,否则必然甲士追杀,不死不休!”

        池羽寒微微一笑:“很好,这也是我想要的结果。”

        罗雷也淡淡笑,转身对落海道:“通告天下,给九黎城、凡书城、天翎城、望月城、火云城、泽渊城、铁颅城、九霄城、临海城等所有帝国发去通告檄文,但凡包庇容纳池羽寒、池玉清者,即是与八荒城为敌,我必举国之兵伐之!”

        流霜娇躯一颤:“罗雷公爵,你檄文公告天下,这是要让池羽寒、池玉清兄妹再无立足之地吗?如此一来,放逐他们跟杀死他们有什么区别?”

        落海冷笑道:“古来放逐能生还者十之一二,流霜大人,你不会连那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得吧?”

        众人皆惊,谁都知道,罗雷就是想杀掉池羽寒,这仇人之子始终都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不拔掉是睡不着的。

        正在这众人都一筹莫展之际,我提剑走上前,道:“我倒有一个建议,我拥有一座城池名为‘龙城’,龙城愿意收留池羽寒、池玉清,但必须要由罗雷公爵首肯,只要你一点头,这件事就由我来办了!”

        罗雷目光一寒,低喝道:“小子,你简直不知深浅!这种时刻还想着收留池羽寒、池玉清,你可知道其中利害?!假如你的龙城收留池羽寒、池玉清,那我必然不再将龙城视作八荒城管辖下的领土,你们是死是活,我不再过问!”

        我不由得笑了:“正合我意,从今以后,龙城不再隶属于八荒城王权,池羽寒、池玉清将入驻龙城,不过你不仁我不能不义,八荒城若是受到攻袭,我的龙城依旧会增援你们。”

        “哼!”

        罗雷一挥长袖,眼中满是愤怒:“好自为之,龙城之主!我罗雷绝不会允许一座孤城在我八荒城的兵锋之下!”

        流霜一咬银牙,拔出地面上的斩华剑,低声喝道:“所有寒荒龙城的龙骑队成员听令!”

        一大群龙城铁骑纷纷拔剑举于胸前:“在!”

        流霜看着天空,一字一句道:“从今以后将战国荒冢境内的龙城视作我们的兄弟之城,假如这座龙城受到攻击,寒荒龙城必将全力驰援,不管对手是谁!”

        罗雷大怒:“流霜,你!”

        罗林也握拳道:“流霜,你疯了,别忘了,龙城的兵力是我的!”

        流霜微微一笑,重新单膝跪地:“罗林王,您也别忘了,半个月前,您成为了紫星军团、噩梦军团、云荒军团、捍御军团这四大军团的统帅,已经将龙城兵力悉数交由我指挥了,而且,我也不过是为了让八荒城不要一意孤行,将可用之人屠戮殆尽而已,到那时北方群魔入侵,我们还拿什么去抵挡?大人,请理解属下的一片良苦。”

        罗林一振手臂:“算了,你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