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的贴身校花 > 第四百五十九章 睡下
  • 第四百五十九章 睡下

    作品:《我的贴身校花

        第四百五十九章

        睡下

        唐宇见冉果儿睡下之后,躺在沙发上,脑海中却还想着刚才冉果儿那美妙的身子,想了一阵,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这是郭晓冬房间传来的。www.00ksw.org透视一开,惊讶的发现郭晓冬和一个雪肤性感的女人正在滚床单。

        “嗯?”看着那美妙无比的女人,唐宇突然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但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便闭眼睡觉。想着应该是郭晓冬从外面勾搭回来的香港大美女吧。

        郭晓冬的房间中,热火朝天。那女的好像在社会上混了很久的样子,让郭晓冬趣味十足。很快,二人便满足的躺在床上。

        “给我一根烟。”女人看着郭晓冬。烈焰红唇说道。

        郭晓冬从床头烟盒中递了一根高级香烟给女人含上,然后帮其点燃。自己也抽过一根来吸上。

        “晓东,让我留在你身边吧。你身边的女人是不是没有比我更让你喜欢的?”女人娇媚的声音,朝郭晓冬脸上吐纳一口烟雾。那魔鬼的身段让人见了十分的着魔。

        虽然刚刚战斗完毕,但郭晓冬看到之后,热血又澎湃起来,想着待会再来一次。

        说实话郭晓冬还真想将她带在身边,她宛如一朵野玫瑰,让人不能则以。但郭晓冬刚刚有了张静,如果再把她给收了,那张静和赵玲还不恨死她。而且她只是自己在香港酒吧遇到的,还不知道具体背景,这样就带在身边,也是郭晓冬顾虑的。

        郭晓冬也使劲的吸了一口香烟:“你只适合一夜两夜,多了就不行了。”

        “去你的!”女人嗔了一下郭晓冬:“我说真心话,看得出来你也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肯定养得起我。”

        “嘿嘿。我是想把你带在身边,不过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是两个。至于你,好好的待在香港发展,以后我会经常来找你玩的。”郭晓冬又是说道。

        “好吧……”女人不乐意的扁了扁红唇。“这次你自己来的吗?”

        “不是啊,还有我爸,我老大和他爸,一共四个人。不聊了,赶紧吸完,吸完之后我们再来一次!”郭晓冬越看这女人,越是受不了。

        “嗯。”……

        第二天一大早。

        冉果儿伸出两条玉臂,娇唇张的圆圆的,“啊喔”的打了个哈欠。

        昨晚吃了药之后,闹腾的肚子就好了,睡了个安稳的觉。还没睁开眼睛,便“吧啦”一下掀开了被子,突然感觉浑身凉飕飕的,猛然想起了什么,迅即睁开眼睛一看,看到自己两腿成“人”字形展开着。

        “啊!”冉果儿羞惊的叫出声来,因为此刻唐宇居然拿着她的小裤裤怔怔的站在床头。他在干什么?

        暂且先不管他在干什么,冉果儿已经羞到极致了。她忘记自己是在宾馆,而且还没穿衣服。这是她在家里的习惯,每天早晨起来总是会掀开被子来。没想到这次出了巨大的丑态。

        唐宇目瞪口呆的看着冉果儿的身子,一溜口水没有挂住,直接滴到了地上,而鼻子也是一热,鼻血就冒了出来,这比昨天晚上还要让他刺激。“我…对不起唐宇,我,我习惯性动作,我,我马上盖上!”冉果儿惊羞不已,忙是将被子再次扯过来重新盖上,脸色绯红如血。

        她之所以说对不起唐宇,是因为唐宇因为看她而流了鼻血。这全是因为她习惯性动作被唐宇看光了才让他又流鼻血又流口水的。

        “噶!没,没事。”唐宇听到冉果儿对自己说对不起,很是惊愣。

        一个美女因为她的美妙将一个男的迷的又是口水又是鼻血的,居然还说对不起那个男的,这到底是真的道歉,还是在夸自己极品呀。

        “你,你擦擦鼻血吧。”冉果儿看着唐宇鼻血还在流,忙是说到。

        “啊?奥,好,好。”唐宇赶紧从桌子上抽过抽纸来擦鼻血,心想,自己今天可是在冉果儿面前丢人了。流口水也就算了,居然还流了鼻血。

        冉果儿同样羞的不成样子,自己刚才那样,真是太丢人了。在家还好,但现在可是和唐宇在宾馆呀,这可怎么得了呀。突然想到自己夜里睡觉还不老实,别……

        冉果儿想到这里,再次害羞的看向唐宇,“唐宇,我,我昨天睡的还安静啊?”

        “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唐宇苦涩的看着冉果儿问道。

        “真话假话?”冉果儿一愣,照这么说,那就是真的乱动了。“真话……”

        “我说了,你别害羞呀……”唐宇看着冉果儿郑重其事的说道。脑海中想了一下,又是紧绷起来。

        然后直接说道:“昨天夜里被子给你折腾掉了两次,睡觉很不安分,一会侧身,一会呈‘大’字形睡,一会又脊背朝天的。反正很不老实。”唐宇都有些不好意思说了。想到那些惊愣的画面,让他一夜都没睡好觉,每帮她盖一次被,都有种极致的冲动,但还是被理智压了下去。

        “啊……”冉果儿听到这些再次惊羞万分。侧身?大字形?还背朝天!

        一想到自己光洁的身子,这些姿势摆在那里,那该多……

        突然,冉果儿看到唐宇手中拿着自己的那个,更加面红耳赤起来。想到刚才唐宇还拿着它在眼前看着,不由的气愤起来。唐宇是不是有这种怪癖,喜欢拿女孩的小东西?如果不是,那他拿自己的干什么?

        “你……你拿它干什么?”冉果儿羞嗔道。

        “咚!”唐宇一怔,倒把这茬给忘了。本来是好心的,但现在人证物证俱在,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那个。果儿。我。你,你别误会呀,是这样的,我早晨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你将它挂在卫生间,我猜你昨天晚上一定洗了,然后晾着,我看还有点没干,又想到你待会还得穿,就拿在手里来回动动,让它干快点。果儿,我说的都是真的!”唐宇忙是解释到。流口水流鼻血那最多说明自己多情,这是男人本色,无可厚非。但如果被冉果儿误会自己偷她的贴身东西,那她还不认为自己是个变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