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八章 东京爆炸
  • 第三十八章 东京爆炸

    作品:《匹夫的逆袭

        有了浣溪的情报支持,中方如虎添翼,在谈判中占得先机,在中方的坚持下,谈判分为公开的商务谈判和秘密的军事技术谈判,中方的策略是用军用技术做诱饵,换取石油管道和长协合同,但最尖端的军用电池技术绝对不会出卖。∽↗∽↗,

        谈判是旷日持久的,双方先签订了一个备忘录,以示合作的诚意,在签字仪式上,刘汉东看到了浣溪,她穿一身职业装,优雅从容,身份是俄方翻译。

        签订完备忘录,就该进入实质性阶段了,边谈边进行,中方要先预付一定数量的油气货款,并且在莫斯科郊区选址建厂,这些就不用刘汉东操心费力了,自有专业人士去办。

        浣溪离开中国前,刘汉东又和她聚了一次,实际上除了上海那次,两人之后就没有越过雷池。

        相对无言,互道珍重,想起当年事,二人都有沧海桑田之感。

        浣溪回莫斯科去了,刘汉东也打算去夏威夷探望儿子,圣诞节快到了,这是西方最大的节日,正好趁机休假。

        刘汉东有一架可以越洋飞行的湾流g550喷气式飞机,每次去夏威夷都是搭乘这架飞机,这次舒帆也跟着一起过去,安馨在国内处理事情,佘小青和尹志国新婚蜜月,正巧跟着沾光,享受头等舱的待遇。

        飞机一直停在近江玉檀国际机场,刘汉东租了一个机库,每月租金都是天文数字,飞机配备正副驾驶员和两名空乘,驾驶员都是美国人,空乘同时兼任黄花科技总裁办的助理,加上旅客一共是八个人,从近江起飞,直奔夏威夷而去。

        湾流公务机的硬件堪比波音747头等舱,只是空间略微狭小了些,但是胜在是私人飞机,可以随心所欲,旅程是快乐自在的,打了几局牌之后,佘小青向外瞄了一眼,纳闷道:“到哪儿了?”

        刘汉东看看手表说:“按时间估算应该是日本九州。”

        尹志国也向外看了看,哼了一声:“应该扔几个炸弹下去。”

        佘:“愤青一个,东哥,我想下去玩玩,去东京购物。”

        尹志国说:“你省省吧,日本有什么好逛的,核辐射倒是管够。”

        佘话了。

        “东哥,求求你了,我还没去过日本呢。”佘小青开始发嗲。

        刘汉东归心似箭,想早点见到马凌和马小西,但是考虑到人家是新婚蜜月,也就点了头,问舒帆:“你看呢?”

        舒帆说:“听小青姐姐的,咱们下去扫荡东京。”

        佘小青兴奋无比,手舞足蹈。

        尹志国慢慢说道:“有个问题,你没有日本签证,进不了海关。”

        佘小青顿时傻眼,愣了一下暴打尹志国:“都是你!都是因为你!”

        尹志国哭丧着脸:“关我什么事啊。”

        佘小青一瞪眼,他顿时改口:“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早该想到提前办日本签证的。”

        “这还差不多。”佘小青哼了一下。

        “其实,就算有签证,飞机航线也不能说变就变。”尹志国还是忍不住说道,“你以为是机场都是你们家开的啊,临时更改目的地很麻烦的。”

        佘小青气的:“你皮痒不是!”

        刘汉东笑道:“尹志国说的都对,跨国飞行都是事先报备的,临时变动除非是遇到突发状况,比如机械故障,恐怖事件等。”

        佘,日本去不成了。”

        刘汉东说:“别哭丧着脸,别人办不成的事儿,你东哥就能搞定,我来安排一下。”

        飞机上有卫星电话,刘汉东打了一通电话,事情解决,这架以科林王室名义注册的飞机顺利降落在东京成田机场,不过在下飞机之前还得等科林大使馆送临时旅行证过来,代替尹志国和佘小青的中国护照。

        等了一个半说笑笑上了汽车,刚才尹志国在网上预订了东京的酒店,还下载了一堆旅游购物的攻略,刘汉东也给夏威夷家里打了电话,告诉马凌自己明天才能到,还和马小西视频了几分钟,听他喊爸爸,心里幸福满满的。

        湾流飞机停在成田机场过夜,飞行员自行安排夜生活去了,两个空乘跟着刘汉东等人一起混,当他们乘坐的丰田面包车开出机库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爆炸声,面包车都被气浪冲的差点翻到,回头看去,机库里浓烟冲天,警报四起。

        刘汉东愕然,他的飞机爆炸了,如果按照原定行程的话,飞机正好在浩瀚无际的太平洋上空,距离夏威夷还有一千多公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即便能迫降成功也极难获救,更何况是在万米高空爆炸,连尸体的渣滓都找不到!

        他开始发抖,因为恐惧,因为愤怒,在此之前没有任何预兆,他没得罪什么人,铁三角也已经覆灭,不可能有人具备这么大能量,除了……何宽。

        其他人也惊呆了,佘小青愣了一下,居然吓哭了,尹志国面色惨白,不停舔着嘴唇,要不是佘小青霸道无比非要降落,今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远处消防车的警报声已经传来,刘汉东呼吸有些急促,他面临的生死考验不少,已经养成了粗大的神经纤维,但是这次不同,他并没有处在临战状态,对方不宣而战,卑鄙至极。

        “哥哥。”舒帆拉了拉他的衣角,“别冲动。”

        刘汉东努力平复心情,开始考虑善后,他拿起卫星电话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约翰,是我,我现在日本,需要你的帮助。”

        约翰.巴恩斯现在已经是中情局亚太部门的高级主管了,权力巨大,无孔不入,日本是美国的势力范围,想掩盖一件事情不难。

        一小时后,东京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一课和外事第三课的警察们赶到了现场,此前机场警察署机动队的人员已经将这里封锁,禁止记者采访。

        爆炸没有引起火灾,仅限在机体本身,根据初步勘查,爆炸是放在行李舱的一枚c4定时炸弹引发的,技术人员称,如果是凌空爆炸,飞机肯定解体,人员全无生还希望。

        刘汉东等人被送到机场宾馆休息,警察在门口守候,禁止他们任意走动,晚上十点,约翰.巴恩斯匆匆赶到,和警视厅交涉一番,刘汉东等人重获自由,可以搭乘飞机离境。

        “你们已经死了。”刘汉东对尹志国和佘,“现在开始,不能再和国内联系,懂么?”

        两人严肃地点头。

        “我会安排你们搭乘明天的航班去韩国,到了那边会有人照顾你们。”刘汉东继续说,“对不起牵连你们度蜜月了。”

        “哪里话,我们是一体的。”尹志国正色道,“需要怎么配合,一句话。”

        这种时刻,佘小青也不再耍脾气,跟着尹志国点头如捣蒜。

        当晚,一架湾流私人飞机在太平洋上空失踪的消息传出,这年头飞机失事的新闻层出不穷,只死了八个人的空难简直不值一提,迅速被其他花边新闻所淹没。

        ……

        北京,中调部,沈弘毅匆匆走进宋剑锋的办公室,神情有些焦躁:“部长,刘汉东出了意外,我怀疑是谋杀。”

        宋剑锋凝重道:“你立刻展开调查,并且做好刘汉东家人的善后工作。”

        沈弘毅走后,宋剑锋起身在屋里来回走了几圈,叹了口气。

        刘汉东的秘密身份是中调部的行动组长,称得上东厂番子小头目了,他都能被暗杀,可见对方有多么猖狂无忌。

        沈弘毅动用资源进行调查,很快得到线索,刘汉东的湾流公务机停放在玉檀国际机场的时候,被人做过手脚,根据飞机起飞前一天晚上机场的监控视频显示,有工作人员带着外人进入了机库。

        有了突破口,案子进展就顺利多了,那名机场工作人员被近江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带走审问,很快交代了犯罪事实,公安人员顺藤摸瓜,眼瞅着就要抓到真凶了,但是来自省厅的压力让他们不得不收手。

        因为干这个活儿的人,是安全部门的特工。

        秘密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徐功铁密报沈弘毅,后者大吃一惊,能动用安全部门当走狗的人不多,凶手呼之欲出。

        沈弘毅的电脑屏幕上出现了秘密信息库的登入界面,他输入了何宽的姓名和身份证号,却被提示密级不够,无法查阅。

        部长办公室,沈弘毅面见宋剑锋,向他报告案件进展。

        “我知道了。”宋剑锋面带疲倦之色,揉着太阳穴,“何宽是对国家有特殊贡献的人,动不了。”

        “那就眼睁睁看他动我们的人?”沈弘毅依然冷静,他不是头脑简单的小年轻,知道越到高层越黑暗肮脏,搞不好刘汉东之死,宋剑锋早就知情,只是迫于压力无法保住手下而已。

        “弘毅。”宋剑锋语重心长,“来日方长,懂么。”

        “明白。”沈弘毅退出了办公室。

        晚上,沈处长回到了积水潭附近的家里,组织上给他分配了一套一百五十平米的大房子,他把宋欣欣和亚男都接了过来,日子过得挺幸福的。

        还没进家门,沈弘毅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心里一阵愉悦,拿出钥匙开门,换鞋,就看到宋欣欣端着盘子系着围裙从面前走过,笑眯眯道:“弘毅,你看谁来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