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六章 染指
  • 第三十六章 染指

    作品:《匹夫的逆袭

        热门推荐:、 、 、 、 、 、 、

        商玉成懵了,自己这不是引狼入室么,把小商村的大好江山拱手让给了他人,商家两代人打拼了四十年才有了今天的局面,被这个姓何的一套阴谋诡计就夺了去,自己还是年轻幼稚啊,如果爷爷在,父亲在,肯定不会犯这个错误。

        他后悔莫及,继而大少爷脾气上来了,将报表向何宽脸上掷去,大骂道:“门也没有,大不了一拍两散,老子不干了!”

        何宽敏捷的躲过去,冷笑道:“还以为你在外国历练了两年能成熟点,怎么还是一副败家子的德行,你他妈的真以为小商村姓商啊,真是你们家的根据地啊,你们一家土霸王能从七十年代猖狂到现在究竟是为什么,你动动你的猪脑子好好想想。”

        商玉成的火气顿时熄灭,他当然知道在当今政治体制下,小商村是个异数,能一直存在完全依赖朝廷里有些颇好此道的左派人物,虽然大佬已经去世,但是政治影响依然在,搞不好利用自己重起炉灶也是某位新上位左派大佬的授意。

        这么一想,他偃旗息鼓,服服帖帖。

        见商玉成不说话,何宽继续道:“你别怪我,我也是奉命行事,小商村这面旗帜不能倒,商家不能玩,目前干净的人就你一个,你这个小伙子虽然脾气大点,但并不傻,应该{能领会我的意思,好好配合,其他不用你操心,小商村一定会恢复昔日辉煌,甚至发扬光大,你只需要开个会,讲个话,主持个会议,每月领你的工资和分红,如果你能让上面满意的话……”

        何宽凑近说:“你还记得宣东慧吧?”

        商玉成一惊:“你想干什么!”

        何宽说:“成人之美,我有办法让她嫁给你,呵呵,你别这副没出息的样子,好好考虑吧,就这样。”

        商玉成巨震,何宽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一番深思熟虑,他明白没有其他选择,只能乖乖当个傀儡,什么壮志情怀,什么雄心勃勃,都是一厢情愿,自己不过是政治家们棋盘上的一枚小卒子而已。

        ……

        北京,郑佳图找到刘汉东聊天,一阵云山雾罩后,郑佳图漫不经心的提了一件事:“姐夫,我姐的股份转让给了,现在咱们也是同事了,都是黄花科技的股东了。”

        刘汉东皱起眉头,他记得郑佳一的那部分股份要转给自己的,怎么突然转给郑佳图了。

        郑佳图站起来,来回踱步,兴奋无比道:“我加盟黄花科技只是第一步计划,如果想做强做大,就必须拉更多的人进来,众人拾柴火焰高,我的那些哥们有大把资源帮公司迅速发展,ipo都是小事情,一句话而已,需要融资的话,大银行不敢说,有几家民营银行的总裁都是自家兄弟,几个亿的资金,分分钟到位。”

        刘汉东警惕起来,郑佳图这是要染指黄花科技啊,当初拉郑佳一入股只是为了安全因素,让某些人下手有些忌惮而已,郑佳一品格挺高,主动放弃股份,她弟弟却贪婪成性,生冷不忌,黄花科技只是一家发展中的科技公司,还不是养肥的猪,他就急着下手了,实在让人不舒坦。

        “黄花科技的资金很充足,暂时不需要银行贷款。”刘汉东很生硬地说道,“佳佳的股份,她的意思是转让给我,什么时候说给你了?”

        郑佳图愣了一下,脸上表情僵硬,抽搐了一下,随即笑着一挥手:“也行,都是自家人,姐夫啊,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也得想着我点。”

        刘汉东毫不给面子,他慢慢说:“佳图,以你的身份干什么生意不行,需要钱,我可以给你,但是别打黄花科技的主意,那是舒帆的私人产业,她是我妹妹,谁动她的财产,我要谁的命。”

        郑佳图尴尬起来,他没料到刘汉东这么硬气,这样谈话都没法继续下去了,讪讪地闲扯了几句,到此结束。

        ……

        中俄谈判还在继续,更高一级的决策机构加入进来,中央领导批示,务必打开突破口,以优惠价格拿下贝加尔油气集团的长协合同,这是一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博弈,尽管大家对俄国佬的德行有心理准备,但是当对方的条件开出来,还是吃了一惊。

        俄方要求以高于市场价三成的价钱签订为期十年的油气供应长协合同,并且修建一条不利于中方的输油管道,中方境内由中炎黄负责,俄方境内由中炎黄出资,俄方负责修建,建成后产权归俄方。

        这些条件近乎于无耻,中方据理力争,提出长协价随行就市,总价三百亿美元,十年内完成合同额,管道中俄共同出资,但是线路需要重新规划,交换筹码是在高能电池的民用版技术,也就是说,高端技术不能卖,军规技术需要用对等的技术来换,比如远程轰炸机,区域防空导弹系统等。

        北京香山,层林尽染,红叶如霞,迷人秋色中,刘汉东和浣溪相伴游览碧云寺,浣溪见佛就拜,烧高香,往布施箱里放大面额的美钞。

        “你什么时候信佛了?”刘汉东问道。

        “现在也不信。”浣溪头也不回,双手合十,眼帘低垂,念念有词,俨然是位虔诚的居士。

        浣溪磕了头,捐了钱,起身继续前行,刘汉东紧随其后,他现在是奉旨伴驾,顺便假公济私,和浣溪形影不离,但是始终感觉,眼前这个简.布鲁,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善良的蓝浣溪了。

        两人漫步来到罗汉堂,浣溪拜了佛,忽然说要抽支签,她先许了愿,然后从签筒里随意抽了一支陈旧的竹签,看了看上面的字,笑了笑塞了回去。

        “怎么样,大吉?”刘汉东问。

        “嗯,寻求个心理安慰吧。”浣溪说。

        一个布衣僧衣走过,从签筒里将浣溪拿过的签子抽出看了一眼,上面写着下下二字。

        “阿弥托福,女施主请留步。”布衣僧人在后面喊道。

        浣溪止步,回头:“您叫我?”

        “女施主,我看你印堂发暗,近日会有一劫。”僧人肃然道。

        “谢谢,我会当心的。”浣溪说。

        “女施主,我有一法可以破解此劫……女施主,女施主……”僧人连连喊了几声,浣溪还是走远了。

        僧人扼腕叹息,忽然后面有个游客拍了拍他的肩膀:“胡大师,我可找到你了,最近我们老总想在非洲投资铜矿,想请你做个策划书,价钱好商量。”

        “阿弥托福,贫僧不问红尘俗事了。”僧人道,“贫僧的俗家姓氏也不再用了,请称呼贫僧法号释延青。”

        回城的车上,刘汉东提到了谈判的事情:“俄国人到底想玩什么花招,你有什么内幕消息么?”

        浣溪说:“其实很简单,俄国人想用最少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各取所需,如果有最新情报,我会告诉你,但是我想知道,这件事对你而言,利益点在哪里?”

        刘汉东说:“国家的利益和我的个人利益,在某些方面是重叠的。”

        浣溪说:“老实说,这桩生意和国家利益没有太大关系,只是政客们之间尔虞我诈博取政治利益而已,换句话说,是用国家的钱谋自己的好处,你也别太傻了,这样吧,想要情报可以,但是拿钱来换,按照重要程度付钱,一条一百万美元。”

        刘汉东笑道:“价钱不低,有回扣么?”

        浣溪说:“对半分。”

        两人相视而笑。

        次日上午,刘汉东来到中调部向他的直属上级沈弘毅报告最新进展,说浣溪愿意做我方的经济间谍,但是开价比较高,一条情报一百万美元。

        这么大的数目,沈弘毅不能做主,他语重心长地说:“汉东,这件事我会向上级汇报,但是我们不能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蓝浣溪的背景相当复杂,我有理由怀疑她是俄国人的双重间谍,故意出卖一些真假混合的情报给我们,以此混淆我们的视听,所以你要多几个心眼,她的话不能尽信。”

        刘汉东说:“你怀疑她是‘燕子’?”

        沈弘毅说:“没那么严重,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商业间谍,但是地位比较特殊,我们的专家对她的成长历程和心理进行了分析,认为她的前途不可限量,所以这条线要保持住,由你来维护吧。”

        刘汉东说:“不是说只是借调我对付刘飞的么,怎么现在打算长期使用了?刘飞已经被双规,我的愿望达成,没心劲跟你们干这个。”

        沈弘毅说:“你没得选择,不信你可以试试,你才多大,现在退休太早了,出国住几个月你就会闲的浑身难受,中调部的工作适合你,相信我吧。”

        刘汉东想了想说:“浣溪的关系,我会进行维护,但是我不能把自己卖了,干脏活的人一般都没有好下场,因为知道太多秘密和龌龊事儿了。”

        沈弘毅继续劝他:“你可以不干,但是你的朋友需要保护,在国家法治健全之前,没有适当的保护伞是混不下去了,小到洗头房、发廊,大到腾讯、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都需要有人保护,你明白么?”

        刘汉东立刻想到了黄花科技,沉默一阵说:“给我考虑的时间。”

        “三天。”沈弘毅说,“我等你回复。”

        三天后,仿佛为了验证沈弘毅的话一般,江东省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对黄花科技发出巨额罚单,以产品质量不合格为由罚款一千万人民币。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