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三章 终于来了
  • 第三十三章 终于来了

    作品:《匹夫的逆袭

        热门推荐:、 、 、 、 、 、 、

        叔侄二人紧紧拥抱,年轻的刘小飞让冯庸想到了当年铁三角意气风发的年代,岁月变迁,风云变幻,三兄弟只剩下自己独善其身,好在老大好歹留下一双儿女,不像姚广,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咱们都得好好的。”冯庸说。

        刘小飞用力的点着头:“嗯,大不了重新来过,我要在美国打出自己的一片天。”

        小嫂子在一旁感动的抹着眼泪,女儿牵着妈妈的裙角悄悄问:“妈咪,这个叔叔是谁啊?”

        “傻孩子,那是你哥哥。”小嫂子说。

        刘小飞就这样住了下来,晚饭时谈起他的经历,也是令人叹息不止,此前徐娇娇秘密开办的银行账户不知道怎么回事都被查封了,刘小飞没了经济来源,全靠打工维持生计,与国内的联系也中断了,好不容易才打听到冯庸的新地址,这才赶了过来,没想到冯家也被税务局封了,费尽了周折才找到这里。

        “小飞还是要找个工作才行。”小嫂子有些紧张,她手头也不宽裕,账户里就几万美元,刘飞给她的生活费是按月支付的,每个月只给五万美元,养活女儿都紧巴巴的,现在又多了个儿子,钱怎么够花。

        冯庸说:“小飞还是继续读书吧,有学历才好找工作,上哈佛《 ,我出学费。”

        小嫂子知道他是打肿脸充胖子,被美国税务局盯上可不是闹着玩的,但是当着刘小飞的面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笑着,想着等合适的时间给刘飞打个电话,让他多汇点钱过来。

        ……

        江东省政协,刘飞在办公室里读报纸,他虽然身为政协副主席,但除了开会没别的工作,每天心如止水,就等着纪委上门了。

        整个政协大楼里的人都和刘飞一样,等着纪委来提人,有些无聊之辈甚至开了盘口,赌刘飞什么时候落马,大部分人判断,他撑不过三个月了。

        这天上午,四辆悬挂省委牌照的轿车来到省政协门口,门卫大爷见多识广,认出打头的是省委警卫局的车,后面跟着的是省纪委的车,心里立刻就有数了,刘副主席的覆灭,就在今朝。

        与此同时,办公室窗户正对大门的刘飞也看到了这几辆车,他稳稳站在窗前,看纪委工作人员从车里钻出来,和前来迎接的省政协办公厅保卫处的人握手寒暄,心底叹了口气,回身坐到桌前,检查了随身携带的物品,把钥匙、钱包都取了出来,放在桌面上,又把秘书叫了进来,将一张纸递给他。

        a4大小的纸上列了很多姓名和住址,秘书愣了,不明白领导什么意思。

        刘飞取出一张银行卡说:“密码写在后面了,这里面是我多年来积攒的工资收入,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我走后,你把这些钱平均分给纸上这些家庭。”

        秘书挠挠头,不明就里,这时脚步声已经传来,其他办公室的门也开了,不少人探头探脑,等着看好戏。

        刘飞捋了捋自己的头发,他很注重形象,每周都要由专业发型师修剪头发,自从调到政协来,已经一个月没心情做发型了,但风度还在,身上的西装也很熨贴笔挺,领带猩红,领子上还佩戴着一枚政协徽章,他每时每刻都在准备着迎候纪委到来,即便双规也要潇潇洒洒的走。

        八名纪委人员出现在楼道里,清一色的藏青色西装,白衬衫,刘飞脸上浮起笑容,从容迎了上去。

        一切都是按照标准程序进行,没有刀光剑影,没有惊心动魄,前省委常委、近江市委书记刘飞被中纪委执法人员带走审查,随即他的办公室和住宅都被查封。

        当天晚上的江东省新闻联播在黄金时间插播了这条新闻,大部分近江市民对刘飞被双规完全漠视,这年头落马官员太多,大家都麻木了。

        当然也有一些当年被刘飞处理过的干部,买了鞭炮在市委门前鸣放,大地红炸的满地都是红纸屑,停放车辆被惊扰的警报声震耳欲聋,放炮人员旋即被公安带走,这都是不值一提的小花絮了。

        刘飞被连夜押往北京审查,乘坐的是中航班机商务舱,想到不久前被假冒纪委人员带去北京双规的乌龙,刘飞不禁苦笑,假作真时真亦假,想不到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最后的崩塌竟然是因为几个跳梁小丑演的闹剧。

        值得庆幸的是,刘飞并没有被交给中调部,而是直接由中纪委审查,他早有心理准备,从容不迫,坦荡无比,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心里全然有数。

        ……

        洛杉矶,小嫂子手拿遥控器,精神紧张,面前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卫星转播的近江新闻,端庄严肃的女主持人正襟危坐,播报着新闻:“原江东省政协副主席刘飞涉嫌严重违纪,日前被有关部门带走审查……”

        小嫂子认识这个女主播,两人在江东广播学院是同学,当初那个小婊砸还想通过自己的关系搭上刘飞这条线呢,好在自己英明睿智识别了她的计策,把她介绍给了市委宣传部那个老色狼……这才如愿以偿当上主播,时过境迁,自家老公倒了,人家倒还过的滋润无比,想想都觉得唏嘘。

        最后一只靴子落地,小嫂子倒觉得一阵轻松,但是随即而来的深深的悲哀和绝望,没了财源,怎么养育女儿?那些日常支出,哪个是能省下的?还有房子的开支,这座别墅的名字可不是她,想卖都不行,每年光税金就是一大笔钱,这些花销从哪儿来!

        实在不行只能出租房间,或者开个月子中心了,前女主播无奈地想道,开始计算别墅里有多少卧室,多少洗手间,如果全租出去,每月又能进账多少。

        想着想着,她推门进了楼下的客卫,没想到刘小飞正在里面冲澡,一时间两人都呆了,半秒钟之后,前女主播红了脸,急忙退出洗手间,脑子里却全是刘小飞古铜色的结实肌肉。

        回到房间,她还是口干舌燥,一颗心砰砰乱跳,久久不能平静,想来已经很久没接触男人了,自从生下女儿之后,她就被刘飞金屋藏娇,一直住在洛杉矶,深居简出,除了购物就是做美容,也不敢和别的男人有来往,因为刘飞是个嫉妒心很重的男人,背着他乱来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现在不同了,刘飞倒台了,自己也算对得起他了,也该给自己下半辈子找个归宿了,现成的男人就有两个,不过首先排除刘小飞,且不说年龄差距大,那样做也是**,还有就是冯庸了,这货虽然肥点,还断了一条腿,但是很会讲笑话,逗人开心,不像刘飞那么严肃。

        她心乱如麻,胡思乱想,忽然有人敲门,穿着睡衣去开门,打开一条缝,看到忧心忡忡的刘小飞站在门外,忧郁地说:“阿姨,刚才看到国内的新闻,我爸爸他……”

        “进来说吧。”前女主播心里一算,打开了门,刘小飞走了进来,低头坐下,两手交织:“得想个办法搭救我爸爸才行。”

        “别急,现在最不能急。”女主播说,“把你冯叔也叫来商量吧。”

        “他出去了,税务局传他。”刘小飞说,他心情很沉重,父母都被控制起来了,怕是今生难见,必须筹划一下自己的人生了。

        “你喝茶还是喝咖啡。”他的小妈妈柔声说道,这个年轻的女人比刘小飞大十岁而已,保养得极好,看不出是五岁女孩的母亲,如果徐娇娇知道刘飞在外面养小的,还有了个女娃儿,这场风波一定翻天覆地,自己也绝不会和这个女人有半点瓜葛,可是现在却不得不屈居于别人屋檐下,造化弄人啊。

        聊了一阵,没有任何建设性的办法,刘小飞的火却被勾了起来,一股甜香直冲他的鼻子,阿姨白花花的胸口让他口干舌燥,可是理智却告诉他,这样是不行的。

        刘小飞不是一般大学生,他读的书多,深谙古代传统伦常,这个女人算起来只是父亲的妾室,不算自己的长辈,再说古代这样的例子多了,武则天还是李世民的后宫呢,不也跟了李治,还有隋炀帝之类千古帝王,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果自己连这些都顾忌,还做什么大事。

        “阿姨,我想爸爸。”刘小飞双目含泪,哽咽着说道。

        身为长辈,前女主播具有安慰小孩子的责任,她张开怀抱,和刘小飞拥抱,两个孤寂无助的人,互相取暖,互相慰藉。

        刘小飞咽了一涎水,翻身压了上去,前女主播只来得及惊呼了一声,嘴就被封住……

        一小时后,疲惫的冯庸回来了,他停好车,换了软底拖鞋进屋,喊了两声小飞,没听到回答,还以为大侄子出去找工作了,想上楼和小嫂子商量一下变卖房产汽车的事情,可是走到小嫂子卧室门前,却听到了极为暧昧的声响。

        冯庸大怒,老大只是被双规,还没死呢,这个**就勾引男人在家里胡搞,当自己是摆设么,他正要砸门,忽然觉得不对劲,那个男的声音好熟悉。

        竟然是小飞!

        妈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爹当年就处处压我一头,我看上的女人他都抢了先机,过了二十年还是一样,不过换成老大的儿子了,还是喜欢截胡。

        冯庸只得收起对小嫂子的旖旎想法,拖着他的钛合金假肢,悻悻然下楼去了。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