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二章 冯庸破财
  • 第三十二章 冯庸破财

    作品:《匹夫的逆袭

        热门推荐:、 、 、 、 、 、 、

        真相呼之欲出,为了保证这桩政治婚姻的顺利完成,近江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中队长徐红兵残忍杀害了前来找自己讨要说法的刘卫红,这个三个月婴儿的母亲,事后他毁尸灭迹,利用职务之便将罪责诬陷给三名社会青年。

        当然,这起冤案也不排除徐红兵的父亲,当时位高权重的徐庭戈参与了此事,总之刘卫红冤死近江,从此失踪,至今尸骨不全,而徐红兵顺利和****结婚,婚后七个月生下女儿徐娇娇。

        徐红兵的仕途在父亲和岳父的帮助下发生改变,从一名多次违纪的公安干警摇身一变,成了市政府的秘书,之后平步青云,下到县里去做了公安局长,历任县政法委书记、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一直到今天的副国级领导人,名字也从带有文革特色的徐红兵恢复成原名徐新和。

        徐新和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亲生儿子,他多次匿名汇款给刘卫青,这些汇款单至今保留着,而刘飞的成长也摆脱不开徐新和的视线,在父亲的巧妙安排下,他保送上了北清大学,并且和****徐娇娇邂逅,发生恋情,年轻的刘飞继承了徐家的钻营基因,迅速攀上了这棵高枝。

        刘飞和徐娇娇的婚姻,是徐新和刻意安排的,亲生儿子娶了养女,可谓珠联璧合,可以想象当刘飞第一次喊他爸爸的时候,他会是何等的激动。

        那么问题来了,根据户籍记录显示,刘飞的年纪应该比徐娇娇小才对,但是按照推理,刘飞却比徐娇娇大一岁,当然这也不值得大惊小怪,有权的人修改户籍就像小学生改作业一样,信手涂鸦即可。

        这一切都是沈弘毅的推理,完全不掌握证据,不过仰仗科技发达,要验证事实非常简单。

        中央领导人例行要进行体检,中调部安插人手进入**,获取了徐新和的血液样本,与近江送来的刘飞血液样本进行比对,结果不出所料,刘飞有99.99%的可能性是徐新和的儿子。

        北京西山,宋剑锋面见郑杰夫,向他汇报了沈弘毅的大发现。

        “这种历史问题,作风问题,不足以扳倒一个副国级领导人。”郑杰夫摆摆手,“不用继续在这个问题上花费精力了,反腐,不是揪人的小辫子。”

        “可是,徐某人涉嫌谋杀,故意制造冤假错案。”宋剑锋道,“这已经不是反腐的问题了,而是刑事犯罪。”

        郑杰夫沉吟片刻道:“时间过去太久了,证据都已经灭失,没意义了,还是着眼于现实问题吧。”

        ……

        美国,大洛杉矶地区,冯庸的豪华庄园外来了一些客人,他们乘坐一辆政府牌照的别克轿车,穿黑西装系领带,衣襟上佩戴irs的徽章,他们是比联邦调查局还厉害的国家税务局稽查人员。

        冯庸亲自接待了国税局的贵客们,按照中国的待客之道奉上冰镇香槟酒,在游泳池旁展开会晤,冯胖子崇拜**,常年泡在游泳池,他戴着墨镜穿着红绿相间的沙滩裤,用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和稽查官们打招呼。

        税务稽查官们在烈日下不停擦拭着汗水,他们出示了冯庸偷漏税的证据,检举信表明,冯庸身为美国公民,在海外隐匿了巨额资产,按照相关法律,要处以非常严重的罚款。

        冯庸满不在乎,他冷笑道:“这些都是诬陷,你们知道,我的仇人很多,他们为了害我不惜一切代价,有什么问题,请和我的律师谈吧,失陪。”

        说罢昂然而去,税务稽查官们看着屋顶上来回巡逻的荷枪实弹的保镖,还有有游泳池里的莺莺燕燕们,尴尬地收起文件,夹着公文包灰溜溜走了。

        冯庸在国内是骄横惯了的,凡事都有办法解决,到了美国依然保持着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但是不代表他是个蠢货,美国的国税局可是连黑手党都惧怕的角色,被他们盯上,搞不好要倾家荡产。

        “去,给这几位税官每人打点十万美元,给现款。”冯庸吩咐手下,他在国内横行靠的是关系,在国外靠的是金钱开路,什么自由**法制的美利坚,在金钱面前都是龟孙子。

        “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有人会和钱有仇。”冯庸点燃一支哈瓦那雪茄,矜持自信地说道。

        百元面值的美钞比人民币要小,一千张崭新的票子体积很小,通过联邦快递送到了三位税务稽查官家里,其中一位税官的妻子替丈夫拆了快递,打开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装,一摞绿色的钞票滚了出来,惊得她目瞪口呆,十万美元对普通美国政府公务员来说可是天文数字,这笔钱来路肯定不正。

        丈夫回家之后,忧心忡忡的妻子将钞票拿出来,劝他不要犯法,税务稽查官立刻想到了冯庸,只有他这种暴发户中国佬才会采取如此粗暴简单近乎打脸的行贿方式。

        他立刻拿起电话,打给联邦调查局,举报有人向政府人员行贿。

        冯庸倒霉了,他在美国的合法账户全部被国税局查封,洛杉矶地方检察院以行贿罪起诉他,大队警车开到宅子前,穿着fbi风衣的探员们进入宅子,逮捕了冯庸,他花高价雇佣的保镖们没有做任何抵抗,因为合同不包括对抗司法人员的条款。

        好在美国是法制社会,冯庸缴纳了五百万美元保释金后可以回家,当然回的不是自己的豪宅,他名下的不动产已经全部被政府查封,好在刘飞养的女主播也住在洛杉矶,平时全靠冯庸接济照顾,他狼狈不堪的住进了小嫂子的家,长吁短叹,愁眉不展。

        “早知道不要美国身份了,老子简直是作茧自缚!”冯庸哀叹道,“他妈的美国人都是榆木脑袋,闷声大发财不好么,查我!惹急了老子跑南美去,一毛钱都不给他们。”

        小嫂子今年三十出头,正是女人最妩媚风韵的年龄段,她柔声劝说:“老三,你的火爆脾气也该改改了,和政府对抗是没好果子吃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最多不过罚点款嘛,大不了回国发展,用不了几年,就能把亏掉的钱赚回来。”

        冯庸苦笑,老二姚广生死未卜,老大刘飞只等双规通知了,铁三角已经不复存在,他回国必被抓,世界之大,竟然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想想都觉得悲哀,不知不觉,眼角有泪滴下。

        “叔叔不哭。”乖巧的小女孩递上纸巾,这是刘飞的私生女,长得很可爱,睫毛长长的,随母亲。

        “国内的情况怎么样?”小嫂子问道。

        冯庸强作笑颜:“还行,老大还是省政协副主席,他这个层次的官员,要动他必须经过政治局常委讨论的,老岳父还在位,毕竟有几分面子,我估计能平安着陆。”

        小嫂子捂着胸口:“那我就放心了,当官有什么好,提心吊胆的,赚够了就辞职多好,出国住着,没雾霾,没不健康食品,真想不通你们。”

        冯庸看着小嫂子37d的大胸,感叹道,胸大无脑不知道哪位哲人说的,真他妈正确,老大一向喜欢玩聪慧知性的女子,怎么就看上这个妞儿的,看来胸大能抵得过博士学历啊。

        小嫂子的家是一栋很低调的别墅,当初花四百万美元置办的,虽然没法和冯庸的豪宅相比,也能勉强一住,冯庸是个闲不住的人,一天不游泳就浑身难受,他正要驾车去海边游泳,却被当地警察拦下,原来法院对他下了禁足令,在判决之前,不许出国,也不许离开规定地域。

        冯庸这才想起自己是保释犯,并不是自由之身。

        “如果姚广还在的话就好了,把我偷偷弄回国不成问题。”冯庸沮丧地想着,开始后悔入美国籍,这张蓝皮护照,根本不是自由的象征,而是沉重的枷锁。

        冯庸花高价找了个擅长打此类官司的白人律师,据说这位律师曾在香港执业过,经验丰富,而且很熟悉华人的风俗习惯。

        律师劝他认罪伏法,这样至少不会入狱。“要知道,依据国税局掌握的信息,你至少要服刑一百年。”律师摇头晃脑地说道,一嘴略带粤语味的普通话,“中国人有句很睿智的谚语,叫做破财免灾,很适合冯先生您。”

        “你给我滚!”冯庸指着大门吼道,“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我花钱请你来是让你劝我伏法认罪的么,我***的。”

        律师没见过这么粗鲁的人,反驳道:“冯先生,请注意你的素质,不要骂人。”

        冯庸抄起手边的棒球棍:“骂人,我他妈还要打你呢!”

        律师急急忙忙将文件塞进公文包,落荒而逃,冯庸拖着钛合金的假肢腿一直追到门口,看到律师屁滚尿流爬进奔驰车,才悻悻啐了一口,一回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是刘小飞来了。

        刘小飞晒黑了,头发短了,穿短袖t恤和牛仔裤,运动鞋磨损的很厉害,他背一个双肩包,打扮的像个贫寒的远足大学生。

        “胖叔。”刘小飞低低喊了一声。

        当啷一声,铝合金棒球棍落地,冯庸瞬间哽咽了:“小飞,你咋才来啊。”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