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一章 刘飞家的陈年往事
  • 第三十一章 刘飞家的陈年往事

    作品:《匹夫的逆袭

        热门推荐:、 、 、 、 、 、 、

        宋欣欣闻声走了过来,狐疑道:“你怎么可能见过,这个是我根据花火村水塘里的颅骨残片用软件计算出来的完整人头,误差率很高的。”

        当年花火村出现杀人案,水塘里起出尸体残骸,其中有一个不完整的颅骨残片,宋欣欣保存了多年,一直以来没有放弃过复原工作,但是难度实在太大,使用的软件也是她自己研发出来的,心里都没底。

        “确实见过。”沈弘毅言之凿凿,“不过发型应该变一下,双麻花辫不适合我们的女主角的气质,双马尾更有味道。”

        宋欣欣立刻将头颅模型上的假发取下,解开麻花辫,改成双马尾,还用梳子梳理了一下,沈弘毅接过梳子,又给模型弄了个刘海。

        “这就差不多了。”沈弘毅左右打量着,啧啧赞叹:“鬼斧神工,宋教授你真是太厉害了。”

        宋欣欣抱着膀子,冷冷道:“别拍马屁了,快告诉我你在哪儿见到的这个人。”

        沈弘毅说:“你猜。”

        宋欣欣说:“你是不是皮痒了,沈局长。”

        一物降一物,沈弘毅在外面威风八面,在宋欣欣面前却像温顺的小巴狗,他立刻不敢再卖关子,乖乖说:“我在刘飞老家调查的时候,看过他们家的老相册{ ,刘飞的母亲是双胞胎姐妹,和你重塑的头颅模型起码有九成的相似程度。”

        沈弘毅是刑侦学硕士,辨认人体特征是他的专业,宋欣欣自然不会怀疑他的水平,立刻重视起来:“那么,刘飞母亲的双胞胎姐妹中,是不是有一个失踪或者死去了?”

        “是的,刘飞的姨妈在八十年代初期失踪了,至今没有下落,那时候社会问题非常严重,治安问题相当突出,所以才有了之后的大逮捕严打行动。”沈弘毅郑重其事道,“当然,相貌相似的人是存在的,中国有十几亿人,不排除有完全无血缘关系但是长得很像的人。”

        宋欣欣说:“你查一下吧,这块颅骨我研究了六年,都有感情了,帮她找到家人,是我的责任。”

        以沈弘毅现在的资源,想查一件事轻而易举,他调取了1981年的公安卷宗,发现了一件惊天大秘密。

        刘飞的姨妈叫刘卫红,1981年4月5日失踪,虽然没找到尸体,但被公安机关认定为他杀,并且有人因此承担了刑事责任,事发当地三名男子被捕,其中首犯被判死刑,一周后枪决,两名从犯被判无期徒刑,一个死在大西北戈壁滩,一个后来改判二十年有期徒刑,2002年刑满释放,依然留在青海监狱附近生活。

        发黄的卷宗上,留有当年办案民警的名字,“徐红兵”三个字写的刚劲有力,看得出是个受过教育,有一定文化水平的干警。

        沈弘毅调了一架飞机,专程飞往青海,在劳改农场找到了当年的犯人朱文革。

        朱文革是1966年生人,被判刑的时候才十四岁,如今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了,常年监狱生活让他比同龄人憔悴的多,看起来倒像是七十多岁的垂暮老人。

        沈弘毅表明了身份,老人很平静,在西北的阳光下,抽着烟,眯着眼睛,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

        “冤案,绝对的冤案。”朱文革说,“我们几个确实是调皮捣蛋,但是杀人这种事情做不出来,我连受害者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那俩兄弟也一样,那几天我们一直在一块玩,根本没有作案的时间,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家吃的猪肉粉条,我爸是供销社的干部,油水大,割肉都比别人割得肥,你们年轻人不知道,那年头肥肉值钱,能炼油啊,老百姓缺油水。”

        沈弘毅静静地听着,不打断他的思绪。

        朱文革额头上的沟壑如同刀砍斧削一般,他的青春岁月,全都耗在西北戈壁上了。

        “那天晚上,我吃了两碗饭,撑的不行。”老人自嘲的笑了笑,“不然也不会等公安来逮人的时候跑不动。”

        “他们是半夜来抓人的,把我从床上揪起来上了背铐,光着身子就拉走了,我临走前看了我娘一眼,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她。”朱文革眼中开始晶莹闪烁,他又点了一支烟,烟是沈弘毅带来的软中华。

        “后来你都知道,我们经常玩的三个人都折了,根本没审判,就走了个过场,判我们强奸杀人抢劫,大哥一星期后就枪决了,我因为年龄不够枪毙的,和另一个倒霉蛋判了无期,在大西北一蹲就是二十年啊。”

        沈弘毅忍不住问道:“你没上诉过么?”

        朱文革摇摇头:“没用的,严打期间,没枪毙就很对得起了我了,后来九十年代也上诉过,人家说,当年卷宗都找不着了,没人搭理你。”

        沈弘毅问:“那你知道受害人到底怎么死的么?”

        朱文革说:“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啊,后来我家人也查过,说那女的有公安口的亲戚,咱搞不过人家啊。”

        沈弘毅沉思起来,刘卫红家没有当警察的亲戚啊,怎么会有这种说法。

        朱文革这边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沈弘毅又折回了刘飞的老家,这是邻省的一个小县城,面积不大,商品房不少,遍地都是房地产的广告牌。

        刘飞的老家在教育局宿舍,他的生母叫刘卫青,是一名退休教师,保养得很好,举手投足显得极有教养和风度,家里陈设简单而负有格调,屋里摆着一架擦得锃亮的钢琴。

        “这是儿子买给的。”老人摸着这架珠江牌钢琴,满怀深情的说道。

        沈弘毅坐在沙发上,心中充满疑问,刘飞是单亲家庭,只有母亲,但是他查过资料,刘卫青终生未嫁,也没请过产假,这些档案是做不得假的,眼前这位老教师,很可能不是刘飞的生母。

        “是这样的,刘老师。”沈弘毅斟酌着语言,“我们在查一宗陈年旧案,您的姐姐,刘卫红一案。”

        刘卫青淡淡道:“都这么多年了,查不查的区别不大了。”

        沈弘毅说:“警方在一个近江花火村水塘里发现了不完全的颅骨,经过长达六年的技术鉴定,确认是刘卫红的头骨,此前我也去过青海,询问了当年的凶手之一,他说并未见过死者,我有理由相信,这是一起冤案。”

        刘卫青说:“现在看来,或许真的是冤案吧,当年家里乱糟糟的,刘飞嗷嗷待哺,老人悲伤过度,再说咱们相信公安机关啊,哪有受害者家属自己去查案的。”

        沈弘毅说:“那么,您的姐姐为什么要去近江呢?据我所知,她当时只是一名年轻教师,并没有接到出差的任务。”

        刘卫青沉默了一阵,说道:“她是去找人。”

        “找谁?”

        “找一个男人,那男人插队的时候在我们这里,和我姐姐是恋爱关系,后来他父亲平反恢复待遇了,他也就回城了。”

        沈弘毅脑海里忽然回放起一首老歌“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谢谢你,给我的爱,谢谢你,给我的温柔,伴我度过那个年代……”

        “那个男人就是刘飞的父亲!”沈弘毅斩钉截铁的说道,刑警的推理能力让他能将各种线索迅速联系在一起。

        良久的沉默,刘卫青叹了口气,终于承认:“是的,我姐是去找他的,当时刘飞才三个月,我姐刚出了月子,那男人不愿意承担责任,推三脱四的,当时条件不如现在发达,只能书信来往,我姐没办法,未婚先有子,抬不起头啊,只能去近江找那个人。”

        “那个人很可能是真正的凶手。”沈弘毅道,“他叫什么名字!”

        “叫徐红兵。”刘卫青淡然道,“那是一个衣冠禽兽,他和我姐姐谈恋爱的时候,还对我有非分之想,可怜我姐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就认准他了。”

        徐红兵!不就是办案警察么!

        沈弘毅明白了,这个八十年代的陈世美为了自己的个人前途,杀害了恋人,并且趁着严打的机会嫁祸给几个无辜的小青年,这不止是冤案,是埋藏至深的重大杀人案,而且是警察知法犯法。

        回到近江,沈弘毅立刻着手调查这个徐红兵,在他的第一感觉中,这个徐红兵应该是公安系统内退休的老警察,撑天混到三级警监,现在怡儿弄孙,安享天伦,可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徐红兵竟然是徐新和的曾用名!

        徐红兵最早就叫徐新和,文革时期为了赶潮流改名为红兵,参加造反派组织,手中血债累累,后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他下放到了刘卫红的家乡,度过几年知青生活,后来被打倒的父亲徐庭戈平反,恢复待遇,重新成为江东省省委副书记,徐红兵也水涨船高,参加了文革后第一届高考,成为当时的天之骄子。

        徐新和的档案是绝密级的,以沈弘毅的级别也不足以调阅,但他可以向更高层要求授权,在郑杰夫的介入下,得以继续调查。

        徐的档案是改过的,原始记录已经被销毁,但是档案可以销毁,人不能全部灭口,经沈弘毅亲自调查,得知徐新和所谓第一代大学生的经历是虚构的,他根本没考上大学,而是在父亲的帮助下回城进入公安系统,当了一名刑警。

        调查继续深入,更多的真相让沈弘毅嗔目结舌,徐新和当警察期间继续和刘卫红保持恋爱关系,并且导致女方怀孕生子,但是这桩婚姻受到家庭严厉反对,徐庭戈为儿子安排了另一桩政治联姻,女方是当时组织部长的女儿,而此女的作风问题也相当严重,据说和某位当红电影明星过从甚密,还因为在枫林路高干别墅里开黑灯舞会被处理过。

        沈弘毅找到了当年的《大众电影》,发现那个男影星的五官和徐娇娇倒是有些类似之处。

        “只有大门口的石狮子是干净的。”沈弘毅感慨万千。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