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九章 最牛保洁员
  • 第二十九章 最牛保洁员

    作品:《匹夫的逆袭

        

        张阿姨脸笔得通红,半天才蹦出一一句:“我不能要,太贵重了。”

        浣溪说:“一点也不贵重,要不是当年姨收留我住了三天,那次高考就废了,也就没有我的今天了,一套房子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姨的恩情不能报答万一。”

        张阿姨拼命摆手:“不行不行,说啥也不敢要,我知道上海的房价,别墅没有几百万拿不下,太重了,实在是太重了,当初姨帮你,可不是图报答的。”

        浣溪继续劝:“姨,您就住着吧,不然这样,房本写我的名字,算我借给你住的。你收留我三天,我免费借给你住三十年,怎么样?”

        张阿姨还是坚决不接受。

        刘汉东打圆场道:“张阿姨,房子反正已经买了,浣溪常年在国外,房子空关着也不好,你帮着看房子吧,都是自己人,工资就不给你开了,只能这样啊,您要是再不接受,浣溪可要难过了。”

        张阿姨咬着嘴唇,眼泪在眶里打转,其实她太想要一套大房子了,和儿子媳妇挤在一套房子里,矛盾是难免的,亲家背地里说的那些话她不是不知道,说自己儿子是凤凰男,说自己是乡下人,如今有了大别墅,绝对扬眉吐气,坐稳了婆婆的位置。

        “好吧,我就帮你们看着房子。”张阿姨说,“保证打扫的干干净净。”

        浣溪和刘汉东相视而笑。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先去看房子,订家具家电,等星期一让中介公司把手续办妥,钥匙交给张阿姨就行了。

        星期一刘汉东和浣溪带小燕儿去野生动物园玩了一天,吃了晚饭,回到酒店,小燕儿早早睡了,浣溪拿了一瓶伏特加出来,和刘汉东喝酒聊天。

        浣溪喝烈酒很有俄国人的风范,一杯接一杯豪爽之极,看的刘汉东心惊肉跳,劝她悠着点。

        “酒就该这样喝。”浣溪说,“做人要像喝酒一样,快意恩仇,伤害过我的人,我会用最狠的手段报复他们,一个都不原谅,一个都不放过,对我有恩的人,我会竭力报答,哪怕耗尽我的生命。”

        说着,她用迷醉的眼光看着刘汉东,“梅姐的恩,我会用一辈子慢慢报答,至于你……”

        刘汉东明白这种眼神的含义,忙道:“喝酒,喝酒。”

        浣溪忽然将自己的项链拿出来,末端的吊坠是个鸡心形状的纯金小盒子,打开来,里面嵌着一张照片。

        “这是我儿子,他叫谢廖沙。”浣溪将吊坠递过来,项链不够长,刘汉东探头过来看照片,不可避免的看到衣领内的风景。

        照片上是浣溪和一个混血婴儿,白白胖胖的很是可爱。

        刘汉东有些震动,没想到浣溪结婚生子这么早,根据沈弘毅的情报,这个孩子大概就是她和俄国石油寡头的孩子吧。

        浣溪并不解释什么,又端起酒杯:“喝酒。”

        这回刘汉东留意到她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钻戒,足有五克拉以上的份量,而以前那个位置是不戴首饰的。

        “你变了很多。”刘汉东百感交集,浣溪能在短短七年内做到挥金如土,肆意报复仇人,付出的代价一定难以想象,作为一个毫无根基的漂泊者,能依仗的除了智慧,就只有身体了。

        “每个人都会变,只是时间早晚。”浣溪淡然一笑,站起身来摆摆手:“喝醉了,回去睡觉了。”

        她回房间睡觉去了,刘汉东却辗转难眠,心情复杂,他在替浣溪惋惜,这个女孩背负了太多太多的委屈和仇恨,十七岁的时候就看够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她注定不会走一条寻常路。

        想着想着,他渐渐入眠,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轻微的响动惊醒了他,房间内的门被人打开了,浣溪就住在隔壁,两套房之间有内门,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锁。

        浣溪穿着一身丝绸睡衣,蹑手蹑脚走到床边,轻解罗裳,睡衣滑落在地。

        “放心,我不会对不起马凌姐姐的。”浣溪吹气如兰,在刘汉东耳畔说道,掀开被子钻了进来。

        口口口口口(此处删减五千字)

        落地窗外,是夜上海的繁华景色,黄浦江蜿蜒曲折,对岸外滩灯火璀璨,浣溪露着肩膀,手里端着一杯香槟躺在床上,目光深邃幽远。

        “这也是你报恩的一部分么?”刘汉东问。

        浣溪咯咯笑起来:“不是,你这部分,我早就报答过了。”

        刘汉东很尴尬,他一直怀疑浣溪临出国前一晚,那个躺在自己床上的人是她,今天已经可以证明确实如此。

        “因为我爱你。”浣溪说,“我心里只有你,你和梅姐还不一样,她的恩我能报完,你的恩,我一辈子报不完。”

        看着浣溪炙热的眼神,刘汉东有些惶然,浣溪变了,变得大胆热烈,敢爱敢恨,他不由得想起了马凌,想起了郑佳一,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再加上一个浣溪,那就不是艳福,是红粉劫了。

        浣溪说:“贝加尔油气集团掌握的青石高科股份,我们可以低价卖给青石高科,让你的小妹妹早日完成收回家业的宏图壮志。”

        刘汉东冷汗都下来了,万没想到贝加尔在纳斯达克上的金融大战竟然是为了自己,浣溪和舒帆之间并无交集,她做这些,还是为了报答自己。

        ……

        近江,市检察院以杀人、贩毒、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起诉黑林、黑森兄弟,同案被起诉的还有二十余人,都是黑森林团伙的骨干人物。

        风云一时的黑森林彻底垮台,黑家势力从此覆灭,主要党羽全部落网,小喽啰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

        黑家兄弟名下财产全部被查封,经法院判决,该充公的充公,该发还的发还,欧洲花园中央商务区是黑森林开发公司强取豪夺来的不动产,由于涉案金额极大,证据大多灭失,所以审理工作进展极慢,当然那只是对普通人,刘汉东的权益还是得到了充分保障的。

        刘汉东本该持有欧洲花园百分之十的股份,经过司法程序,国家将黑森林总公司所在的写字楼发还给了刘汉东。

        这是欧洲花园中央商务区中最宏伟的一座楼,停车场、会所、写字楼、酒店式公寓一应俱全,整个物业估值在一亿上下。

        谁也不会嫌钱多,刘汉东虽然已经位列富裕阶层,但是一亿资产的分量也够他激动的,这还只是他财运的开始,浣溪将她持有的青石高科股份通过极其复杂的办法转给了刘汉东,做法其实和当初铁三角一样,在开曼群岛成立离岸公司,控股香港的投资公司,再通过香港公司持有青石高科的股份。

        在江北办公两年的黄花科技正式搬回了近江,但是并未强势入住青石高科,而是选在欧洲花园办公,黑森林地产的大牌子被撤下,换上四个巨大的金色汉字:黄花科技!

        黄花科技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直线上升,三周内股价翻了四倍。持有原始股份的人都成了大富翁,最具有传奇色彩的是黄花科技的一位清洁工,张文英大姐。

        张大姐没有一技之长,所以一直当保洁员,她做事马马虎虎,大手大脚,但是谁也不敢辞退她。

        公司飞速发展,大肆招人,佘小青提升为副总裁,不再负责综合部后勤这一块,新上任的综合部部长是个干练的年轻人,一丝不苟是她的风格,六亲不认是她的特色。

        部长从洗手间出来,脸色就有些不悦,她曾经在五星级酒店工作过,对办公环境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洗手间的卫生做得很差,走廊的地毯吸尘也做的不彻底。

        回到办公室,部长调阅了保洁员的工资单,发现公司保洁员的薪酬过高,每月竟然八千元,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将负责卫生这一块的文员叫了进来。

        “小李,让人力资源部把保洁员张文英的薪水结算一下。”部长头也不抬地说道,她考虑的很全面,公司单独聘请保洁员不划算,不如把清洁工作承包给专业公司来做,她准备写一个报告,回头递交给分管佘小青副总裁。

        小李也是新来的员工,颠颠跑出去,在消防通道里找到了正在和其他保洁员聊天的张文英。

        “张大姐,你跟我来一下。”小李居高临下,公事公办的说道。

        张文英拍拍屁股,跟着小李前往人力资源部,小李行色匆匆,一副大公司白领的架势,迎面忽然看到董事长舒帆!

        董事长深居简出,很少在员工面前露面,她年纪轻轻,独立支撑一个庞大的科技公司,是所有员工的精神偶像,小李激动的直哆嗦,话都说不出,就听身后传来爽朗的声音:“小帆,啥时候回来的。”

        然后小李就看到保洁员张文英和董事长大人谈笑风生,唠起了家常,最后董事长干脆挽着手把张文英给带进了只有高层才能进入的办公区。

        小李找到部长报告,吞吞吐吐的:“部长,张文英很有背景,可能不好辞退。”

        部长面不改色,说小李你先下去吧,我中午亲自找她谈。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