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八章 欣欣楼
  • 第二十八章 欣欣楼

    作品:《匹夫的逆袭

        石老师的小心思没人在乎,梅姐已经对他彻底失望,以后远走天涯,再也不会回来。⌒頂⌒点⌒小⌒说,

        梅姐还未彻底康复,依然住在医科大附院的高级病房里,小燕儿跟浣溪阿姨住四季酒店,每天有专车送她来看母亲。

        中午吃了饭,小燕儿又来看妈妈,还给她带了饭店自助餐厅拿来的小蛋糕,梅姐躺在病床上,慈祥地看着女儿,问她:“燕儿,你姨今天教你什么了?”

        小燕儿说:“姨忙得很,没空教我,她让另外一个外国阿姨教我英语,教的一点都不好,还没我们学校张老师的英语说得标准呢。”

        梅姐说:“放屁,外国人说英语怎么也得比你们那个平川师专毕业的张老师强一万倍,学英语是其次,最重要是跟你浣溪姨学做人,懂不,做个大写的人,不能做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

        小燕儿似懂非懂,说:“妈,以后咱就跟姨过了么,我爸呢?”

        梅姐说:“你爸就是个小人,以后咱不理他,咱过咱的好日子,让他在平川那个乡旮旯过一辈子,对了,你姨今天干啥去了,怎么没过来。”

        小燕儿说:“姨去办事了,她有个名单,上面写着以前帮过她的人,要一个个的报答哩。”

        ……

        浣溪当下要报答的人是宋法医,宋欣欣已经沉冤得雪,职务待遇全部恢复,依然是法医鉴证中心的主任,她有事业,有爱情,唯独缺房子。

        宋法医早年贷款买了一个小型公寓房,三十多平方米,自己一个人住着挺合适,带个孩子就显得拥挤了,她喜欢买书,还喜欢收集颅骨,光这些东西屋里就摆不下,可是想买大房子谈何容易,近江房价高居不下,她那点死工资根本不够买房的。

        这天下午,宋欣欣正在实验室忙碌,忽然接到医科大的电话,让她抓紧时间去一趟,有重要的事情商谈。

        法医中心和医科大有业务往来,宋欣欣本人更是这里毕业的学生,她立刻放下手头工作赶到医科大校长办,秘书将她请进校长的办公室,屋里还坐着另外一个人,是个年轻女士,见到宋欣欣进来立刻起身打招呼。

        宋欣欣一眼就认出这个人是蓝浣溪,她非常震惊,一个人的气质居然会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浣溪出现在这里,肯定和自己有关。

        果然,校长说:“小宋啊,你们之间互相认识,也就免得我介绍了,事情是这样的,蓝女士准备出资在咱们大学建一所教学楼,命名为宋欣欣楼,校委会是没有意见的,现在想征求你的看法。”

        宋欣欣傻了,浣溪岂止是气质上的变化,在财力上更是和以往天壤之别,建一座楼!这是何等巨大的手笔!

        “不不不,我不能同意,建楼可以,但别用我的名字。”宋欣欣回过味来,急忙推辞,“我承受不起。”

        浣溪笑道:“我可以理解,也可以让步,那么就叫欣欣楼吧,我也是我的底线。”

        宋法医不是矫情的人,既然对方做出这种决定,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自己再推诿就显得不够大气了,再说校长还眼巴巴的等着呢,一座教学楼啊,最少说也是上千万的投资,如果再配上相应的仪器设备,那价钱可是天文数字,校方岂能眼睁睁看着它溜走。

        “好的,我同意。”宋欣欣说。

        校长大悦,道:“那么明天我们就签字,小宋你要到场哦,其实我也是刚听说你的事迹,可谓女中豪杰,巾帼英雄,你为学校争了光,欣欣楼实至名归。”

        这件事就此确定,建楼需要经过审批,时日尚早,不过有了这桩数额庞大的捐赠,医科大对宋欣欣格外重视起来,特聘她为客座教授,又专门分配了一间大教室给她做研究用。

        宋欣欣把自己收集的颅骨全都搬了过来,摆满了整个教室,顿时感到满满的幸福,她是个胸无大志的人,不喜欢行政领导职务,只喜欢做研究,既然医科大提供了这么好的机会,她索性向局里提出辞职,不愿继续担任法医鉴证中心的主任。

        局党委研究决定,批准了宋欣欣的辞呈,但只是不再担任领导职务,依然是法医战线上的一名老兵,好处是不用每天打卡签到,不用主持工作,不用加班忙碌,每月照拿工资,时间自由支配。

        ……

        中俄谈判还在继续,不过主力战将已经换成了对俄谈判经验丰富的选手,并且中方一针见血的指出,仅仅以石油换技术是不可行的,必须加上一条新的输油管道,俄方措手不及,借口需要请示莫斯科,短暂休会后表示可以谈。

        中方取得初步胜利,中央领导非常满意,勉励大家再接再厉,当然中方代表非常明白老毛子的操行,论做生意,俄国人比犹太人还奸猾狡诈,出尔反尔是常事,答应了的事情扭头就变更是家常便饭,谈判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心理准备。

        沈弘毅指示刘汉东,不惜一切代价接近蓝浣溪,根据我方驻俄大使馆反馈回来的情报,浣溪和贝加尔油气集团总裁关系匪浅,很可能是尤金.加福里诺维奇的情妇。

        刘汉东听到这句话后,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痛,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情郁闷,给郑佳一打电话,约她出来聊聊,郑佳一却说自己现在北京,正忙着呢。

        “没重要的事情我先挂了。”然后听筒里传来忙音。

        兴许和罗汉在一起吧,刘汉东酸溜溜地想,自己也没身份指责别人,郑佳一又没嫁给自己,完全有选择的自由,再说罗汉的条件比自己强的多,和郑佳一都是红三代子弟,有着更多的共同话题和立场。

        忽然手机响了,他满心以为是郑佳一打回来的,很可能像以前那样笑着说:“傻瓜,逗你呢。”

        可是事实是残酷的,这是一个近江固定电话的号码。

        电话是浣溪打来的,她说想带小燕儿去上海的迪斯尼乐园玩玩,可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的,想找刘汉东陪同。

        “你知道,小燕儿可怜的很,连动物园都没去过。”浣溪说,“和我小时候一样,乡下丫头一个,所以我想……”

        “好的,我有时间。”刘汉东道。

        次日是周末,一大早刘汉东就开车去四季酒店,接了浣溪和小燕儿,直奔飞机场,小燕儿从没坐过飞机,兴奋地一路叽叽喳喳,不时说要是妈妈也在就好了,惹得浣溪眼圈红红的。

        飞机抵达上海浦东机场,迪斯尼乐园就在川沙,交通非常方便,面对眼花缭乱的各种游乐设施,小燕儿傻眼了,都不知道怎么玩。

        好在她的临时“爸妈”非常称职,亲身上阵带女儿体验各种好玩刺激的游乐项目,玩累了就吃喝,一路都是刘汉东在花钱刷卡,浣溪小鸟依人般跟在旁边,有时候真让他有种恍惚错觉,如果人生有岔路,自己会不会和浣溪走到一起?

        迪斯尼很大,一天是玩不完的,浣溪忽然想起在上海还有个恩人,于是打电话过去,联络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

        傍晚,浦东新区,外高桥,载重卡车在道路上呼啸而过,尘烟飞扬,这里靠近港区,交通繁忙,张阿姨的家就在附近,是一片崭新的小区,绿化稀少,生活设施也不全,附近倒是有几家饭店,见面地点就在其中一家本帮菜馆。

        六点半,张阿姨出现了,见到浣溪,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感慨道:“孩子长大了,都不敢认了。”看了看刘汉东和小燕儿,似乎不敢相信。

        “阿姨,这是我侄女,还有我哥。”浣溪落落大方的介绍道,“其实都没血缘关系,你们都是我的恩人。”

        张阿姨忙说不敢当,“我就是尽了一个普通市民的义务而已,恩情谈不上。”

        浣溪很会聊天,她不怎么提及自己的经历,反而将话题引向张阿姨的儿子,对方果然滔滔不绝起来,说自己儿子如何优秀,先是考上平川一中的高中部,又考上了同济大学建筑系,现在是某建筑设计院的工程师,月薪好几万,还找了个上海媳妇,已经订婚了。

        “您跟儿媳妇住?”浣溪关切地问道,“还融洽吧?”

        张阿姨老脸瞬间耷拉下来:“还行吧,儿媳妇人不错。”

        浣溪说:“新房多少平米?是谁家出钱买的?”

        刘汉东不由得横了浣溪一眼,心说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张阿姨说:“别提了,首付是我把老家房子卖掉凑得,可房证上写的却是媳妇的名字,你说这是什么道理,你不写我也就算了,怎么连我儿子的名字也不写上。”

        浣溪就开始和稀泥,慢慢的就变成了站在张阿姨立场上骂儿媳妇。

        张阿姨的思维也是高度发达,扯着扯着就说道:“丫头啊,阿姨没地方买后悔药啊,找儿媳妇就该找你这样知书达理的。”

        浣溪笑笑:“阿姨,只要您儿子不后悔就行啊,房子什么的都是小事,我有一个办法,能解决你们家的矛盾,保管媳妇服服帖帖。”

        张阿姨就问到底哪能?

        浣溪故作神秘:“明天你带上身份证出来。”

        饭后,三人辞别张阿姨,打车到陆家嘴,下榻在金茂君悦酒店,开了两个房间,浣溪和小燕儿住一间,刘汉东住一间。

        次日一早,酒店安排的奔驰车已经将张阿姨接来的,在酒店房间里唠了一会磕,来了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毕恭毕敬的,带着公章和合同。

        浣溪说:“姨,我帮你买了个房子,你单住吧,别和儿子媳妇挤一起。”

        张阿姨傻眼了。

        浣溪接着说:“时间仓促,没来得及仔细挑,选了个距离您儿子家十五分钟车程的联排别墅,一楼带院子的,您可别嫌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