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七章 好人有好报
  • 第二十七章 好人有好报

    作品:《匹夫的逆袭

        郑佳一洗澡回来了,见刘汉东表情有异,她多么冰雪聪明的人,立刻猜到了缘由,不慌不忙坐在床头,开始吹头发。顶⊙

        刘汉东拿了一只烟抽着,闷闷不乐,他知道罗汉一直在锲而不舍的追求郑佳一,这家伙干什么事都拿出军人作风,不达目的不罢休,偏偏自己还无能为力,因为郑佳一想要的,自己给不了。

        郑佳一吹完了头发,淡淡问道:“生气了?”

        刘汉东没说话,继续抽烟。

        郑佳一又问:“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婚?”

        刘汉东立刻像个斗败的公鸡,他没资格生气,想到住在夏威夷的马凌和马小西,他无言以对,现实不像那样简单,一个男人可以娶好多女人,而且互相不争风吃醋,事实上是男人对付一个女人就够头疼了,两个就没精力干事业,三个以上,简直是自寻死路。

        郑佳一也没继续逼问,她吹干了头发,当着刘汉东的面一件件穿上衣服,平静地说道:“我去住酒店了,你不用送,我楼下有车。”

        两人就这样不欢而散,但是任务不能懈怠,刘汉东立刻前往四季酒店,他要制造出在大堂与浣溪邂逅的浪漫场景。

        时间会改变一切,得知浣溪的狠辣手段后,刘汉东认为自己需要重新定义这个女孩在自己心中的形象。

        他来到四季酒店,在大堂沙发上坐下,开始看报纸,他不需要紧盯着门口,那儿有同事配合,浣溪一到立刻发来消息。

        等了半小时,忽然有个服务员捧着托盘过来,上面摆着一部接通的苹果手机。

        “请问是刘汉东先生么?”

        “什么事?”

        “您的电话。蓝小姐打来的。”

        刘汉东愕然,接了电话,果然是浣溪的声音:“东哥,我在医科大附院vip病房,你过来吧,到了咱们再聊。”

        自己的行踪已经被人家掌握,刘汉东有种被看穿的感觉,他硬着头皮来到了医科大附院,进了高干楼,vip病房外,浣溪正在等他。

        四目相对,刘汉东的心窝像是遭到一记重击般,原先预设的各种防御瞬间瓦解,浣溪还是原来的浣溪,楚楚可怜,单纯美好,如同雪山之巅的蓝莲花。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浣溪变得坚强了,她不再流泪,不再感情外露,只是一个简单地拥抱,然后就进入了正题。

        “梅姐服农药自杀,幸亏是假药,保了一条命,我想带他们出国,需要你帮忙。”浣溪喋喋不休地说着,“梅姐的老公是个自私的混蛋,我打算告诉他梅姐死了,让他一辈子良心受谴责……”

        刘汉东打断她:“浣溪,你知道最近平川死了不少人么?”

        浣溪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你现在为中国政府做事,你打算逮捕我么?如果我说这些人的死真的和我有关的话。”

        刘汉东摇摇头:“当然不,他们死有余辜,事实上我来找你,是肩负了使命的,我不想瞒你,你能说就说,不能说,我就告诉他们,这事儿我干不来。”

        浣溪狡黠地看着刘汉东,莞尔一笑:“你和以前一样,心直口快,侠肝义胆,你天生不是干间谍的料,我当然会告诉你任何你想知道的,前提是你也要帮我做一些事。”

        “你说。”刘汉东道。

        “帮梅姐母女办护照,帮我找一个在近江上访的农民,他叫张书贵,他儿子叫张顺,被判了死刑,暂时就这两件事。”

        刘汉东拿出手机正要拨打,浣溪拦住他:“别忙,我先告诉你一些猛料,俄方的条件是贝加尔油气集团的石油和天然气长协合同,当然这不是底线,底线是中俄合资修建一条新的油气管道。”

        “就这些?”刘汉东兴奋起来。

        “当然不止,我也接触不到最核心的机密,而且俄方的底线是不断变动的,有新的情报我会告诉你。”

        “太好了,你还需要什么帮助,尽管开价,你知道,这些情报的价值相当高。”

        浣溪淡然一笑:“老实说,我不是为钱,也不是为了所谓的祖国,这个国家伤害我太深了,我只是为你,这是你的任务,我必须帮你完成。”

        刘汉东说:“我先看看梅姐吧。”

        ……

        刘汉东向沈弘毅汇报了最新进展,沈弘毅当即批示,各方面全力配合,不遗余力。

        梅姐和小燕儿的护照直接从省出入境管理局加急办理,根本不经过平川市公安局,张顺杀人案也迅速得以处理,省高检翻出当年的卷宗,发现张顺案漏洞百出,侦办人是平川市城关派出所的所长张洪亮,公诉人是当年还在平川市检察院工作的李艳军。

        张洪亮在数年前已经被判处有期徒刑,正在省第一监狱服刑,而李艳军也被双规了,两位经办人都是贪赃渎职之辈,张顺的案子可想而知,很大可能是冤假错案,只是政法机关互相推诿,不愿承担责任,不过最高院的死刑复核一直没下来,所以张顺还关在监狱里,并未执行枪决。

        近江市也有一个上访村,省高院附近的一条街上,住满了各地来上访的群众,张书贵两口子和其他几名访民挤在一间十平米的小房子里,每天吃白水面条和咸菜,节省下每一分钱,只为坚持上访。

        张书贵的儿子张顺,五年前的一天晚上突然被公安抓走,说他杀了人,张家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不知道衙门口朝哪儿开,措手不及,六神无主,眼瞅着儿子被屈打成招,被判了死刑,这才醒悟过来,变卖家产,走上告状之路。

        刑讯逼供张顺的是城关所的张洪亮,人尽皆知的黑白两道通吃的大哥级人物,虽然他已经被捕判刑,但徒子徒孙还在系统内,更何况张顺案的公诉人李艳军步步高升,调到近江做了检察官,老两口的上访之路难上加难,几乎毫无希望,但是为了儿子,他们依然日复一日的递交着诉状。

        天光刚放亮,张书贵就出门去了,为了生存,他每天要花大量时间捡破烂,城市里垃圾多,废纸空瓶子都能卖钱,老头儿当年在张庄村也是个人物,家里盖了小楼,买了农用车的,响当当的一条汉子,哪怕再苦也不愿意低头讨饭,他要凭力气吃饭。

        老伴身体不好,留在出租屋烧饭,一锅稀饭,加上菜市场捡来的白菜叶就是一顿,正烧火呢,就看见几个穿制服的人出现在眼前。

        “你是张顺的家属?”那个穿法院制服的男子和气地问道。

        “是,你是?”老伴迷茫了,上访这么多年,递交了几百份诉状,都是泥牛入海,怎么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法院领导亲自来过问了。

        “你儿子的案子我们查了,确实存在很多疑点,司法程序在进行之中,不过人现在就可以出狱了,这是通知书。”

        “顺子没事了?”老伴晕晕乎乎,如同做梦,上访了五年,无数次绝望,家财耗尽,其实老两口已经绝望,只是一口气顶着,人不死就要告下去,没想到居然这么轻松就大功告成,实在让人无法相信。

        法院工作人员一直陪她到中午,张书贵捡破烂回家,随后老两口坐上法院的车,一路开到一百公里外的监狱,张顺的出狱手续已经办成,一家三口抱头痛哭。

        张顺重获自由,法官建议他们申请国家赔偿,张书贵连连摇头:“可不敢,我儿子的命是国家给的,我咋能蹬鼻子上脸,还要国家赔钱。”

        张家人终于回到了老家,平川大墩乡张庄村,赫然发现自己破败荒废的房子变成了繁忙的工地,一座造型大气的两层别墅雏形已现,工人们忙碌着铺瓦,贴磁砖。

        张书贵问他们:“师傅,你们这是干啥?这是我家的宅基地啊。”

        工头说:“您是张大爷吧,我们就是给您老盖房子来的,有人包工包料,给您家盖一个两层带阁楼的大洋房,那边还有辆车,也是人家送你们的。”

        顺着工头的手指看过去,路边停着一辆崭新的巨力农用车,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张书贵傻了,喃喃道:“这到底是咋了,菩萨下凡了么?”

        工头说:“还真是菩萨下凡哩,那个大姐,长得比菩萨都好看,对了,她还给你留了一封信。”

        张书贵接了信,哆嗦着打开,他认字不多,递给了儿子。

        张顺是初中毕业生,读信没问题,他连看了三遍,抬头眼泪汪汪地说:“爹,是那年咱救下的女学生出钱盖得楼,送的车。”

        张书贵好不容易从回忆中找出了那个纤细的,可怜巴巴的身影,不由得老泪纵横,向天跪倒,大哭道:“老天爷开眼啊,好人有好报。”

        ……

        几十里外的平川市区,石老师颤抖着手接过一张死亡证明,他的妻子梅若华服毒自杀,尸体已经在近江火葬场焚化,根据家属要求,骨灰没留,直接抛入淮江。

        至于被浣溪领走了,这让石老师稍微有些安慰,浣溪是有钱人,女儿跟她走不会吃亏,自己也不算竹篮打水一场空,至少梅姐留下一套普罗旺斯花园的房子,自己攒点钱,过两年还能娶个媳妇,命好的话,兴许还能生个带把的传后人哩。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