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六章 底线
  • 第二十六章 底线

    作品:《匹夫的逆袭

        小警察最终是被平川市局政治部来人带回去的,他私自侦察俄罗斯能源代表团,被市国安局的人给抓了,虽然这是一个乌龙,但也侧面证实了那些命案确实是蓝浣溪所为。↑说,

        高材生很苦恼,因为他发现一件事,就算依据推理锁定了嫌疑人,也完全找不到证据,这些人的死亡全都是高手做的,丝毫没留下任何线索。

        再说了,死的不是乡村恶霸就是基层干部,最高级别的不过是一个退休的正处级而已,他们的生死没人在乎,局领导干了那么多年公安,这点常理看不出来么,只不过领导有大智慧,人情大不过法律,法律大不过天理,现在人家受害者有权有势,轮到人家报仇雪恨了,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谁也拦不住,管不了。

        不过当他深入研究当年的案卷时,赫然发现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蓝浣溪的弟弟死于非命,当今平川市委书记高先显的儿子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也就是说,下一个遭到报复的是高书记父子。

        平川的最高领导人面临暗杀的风险,这还了得,小警察急的嗷嗷的,心急火燎的跑去市委找领导预警,结果可想而知,被当做神经病拒之门外,高书记的秘书还给市局打了电话告状,说你们局那个小谁怎么危言耸听骚扰领导。

        结局可想而知,名侦探柯南附身的小警察被调离岗位,到交警中队执勤去了,每天在高速路口查超载车辆,开单罚款,任务相当繁重,也好消耗一下他过剩的精力。

        ……

        近江国际会议中心多功能厅,长长的会议桌上摆着中俄两国的国旗,一边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一边是白皮肤黄头发的俄国佬,这是一场很正式的双边会谈,俄方参会的不光有贝加尔油气集团的高层管理人员,还有俄罗斯外交部和能源部的官员。

        周文身为近江市委书记,这种关系本地支柱产业前途命运的商务会谈他自然要参加,不过会场上的最高领导还是曹副省长,他只负责压阵助威。

        谈判很艰苦,老毛子别看外形粗犷,其实做起生意来狡诈奸猾,背信弃义是他们的座右铭,出尔反尔是他们的家常饭,一件简单的事情,总是不停的绕弯子,几次气的曹副省长要拂袖而去,最终俄方终于绕到正题,原来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根本不在青石高科的控股权,而在超级电池的技术。

        曹副省长当即表示,青石高科的电池技术可以给你们,这个好商量。

        俄方谈判首席代表却说,我们要的不是青石高科这种不成熟的技术,而是要江北重工实验室里那种真正的超级电池技术。

        中方阵营一阵骚动,事实上就连曹副省长也不清楚江北重工的科研项目,更别提替他们做出买卖了,那可是军工央企,不是青石高科这样的民营企业。

        谈判中止,曹副省长率众离开会场,回到省委紧急联络有关部门,国务院、总参、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安全小组、外交部一起召开电话会议。

        曹斌正襟危坐,严肃无比道:“谈判出现了突发情况,贝加尔油气集团只是俄方的一枚棋子,他们入股青石高科也仅仅是为了找到合适的切入点,经过几个回合的谈判,俄方的真实意图被我方掌握,原来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想要的是超级电池的技术。”

        军方代表当即表示,超级电池是江北重工的核心机密,更是中**方的秘密武器,往严重里说,甚至会关系到未来战争的胜负,岂能给予他人。

        发改委的人倒是蛮有兴趣,他们表示,俄方肯定会拿出相应的东西来换,俄罗斯虽然国力不如当年,但石油和天然气要多少有多少,电池技术是先进,但终归不能代替化石能源,这笔交易可以做。

        外交部装聋作哑,只说你们决定,我们配合。

        最终是国家能源安全小组的常务副组长郑杰夫拍板定案,超级电池技术可以卖,但不能卖最先进的,俄方必须拿出最大的诚意来,让我们见到好处,石油和天然气是我们需要的,远程轰炸机和发动机技术也是我们需要的。

        “可以谈嘛。”郑杰夫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生意总归要做的。”

        那么问题来了,谈判桌上至关紧要的是掌握对方的底线,俄国人的底线在哪里,我们不知道,对俄情报工作做的不充足,临时抱佛脚也晚了。

        电话会议后,郑杰夫打电话给中调部主任宋剑锋,让他负责此事。

        “小宋啊,我又给你加担子了,俄国代表团正在近江和我们谈判,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套到他们的情报,记住,不止你一个部门在做这件事,总参和国安都参与进来了。”

        “老领导,我明白,坚决完成任务。”宋剑锋当即表态,挂了电话就开始发愁,他资源有限,手上就几个公安口、纪检口出身的干部,反腐还行,间谍的业务就差点意思了。

        中调部主任这个位子是郑杰夫给的,而郑杰夫又是能源安全小组的头头,这一块归口他管,当然想把功劳全捏在手里。思来想去,宋剑锋决定先派人接触一下,他又打电话给郑杰夫,向他要人。

        “要谁,你随便点。”郑杰夫说。

        “我要郑佳一加入。”宋剑锋狡黠的笑道。

        郑杰夫爽朗大笑:“那你不该找我啊,佳佳是大人了,你直接找她吧。”

        ……

        北京,中调部临时办公地,刘汉东面见沈弘毅。

        “你还记得蓝浣溪么?”沈弘毅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刘汉东措手不及。

        “记得,怎么了?”

        “不怎么,别紧张,她现在叫简.布鲁,持美国护照,是俄国贝加尔石油和天然气集团的高层管理人员,目前正在近江参与谈判,我们还掌握到一些信息,平川市最近死了一些人,你看看照片吧。”

        说着沈弘毅递上平板电脑,刘汉东拿手划拉着,看到了赵默志一家人的焦尸,车祸而死的蓝莉莉以及蓝家人,以及刘文忠、李大伟和上吊的赵默成。

        “我有理由相信,这些人都是蓝浣溪找人做掉的。”沈弘毅说,“当然,警方没有证据,杀人的应该是克格勃培训出来的高手,我也不想追究,这些人咎由自取,你说对不对?”

        刘汉东冷静问道:“你说这些什么意思?”

        沈弘毅说:“蓝浣溪有可能掌握高层机密,我们需要知道俄国人的底线,就是这样,这个任务上面压下来,我觉得你来执行最合适,你对蓝浣溪有恩,她不会防范你。”

        刘汉东说:“她回国没有联络我,可见早已把我忘了。”

        “不不不。”沈弘毅连连摆手,“不可能的,蓝浣溪爱憎分明,她会清算仇人,更会报答恩人,梅若华这个名字你一定很熟悉,她喝农药自杀,是浣溪把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

        刘汉东说:“我能不能拒绝这项任务。”

        “你不能。”沈弘毅站起来,直视刘汉东的双眼,“这是你的天职。”

        刘汉东无语了,涉及到国家利益,他无权拒绝。

        沈弘毅说:“会有人配合你的,下午两点的航班,别误点了。”

        下午,刘汉东准时上了飞机,赫然发现公务舱隔壁坐着的是郑佳一。

        两人许久未见了,今天竟然在飞机上碰面,肯定是出自沈弘毅的安排。

        “出差啊?”刘汉东问。

        “出差。”郑佳一笑笑,继续拿着手机发信息。

        “去哪儿?”刘汉东接着问。

        “去近江,你呢?”

        “这么巧,我也是。”郑佳一放下了手机,含情脉脉看着刘汉东。

        “有地方住么?”刘汉东道,“我在欧洲花园有房子哦,可以借给你住。”

        郑佳一笑了:“太巧了,我也在欧洲花园有房子,说不定就在你隔壁哦。”

        她的手机又响了,拿起来瞄了一眼,没回,直接关机了。

        两小时后,飞机降落在近江玉檀国际机场,中调部刘飞专案组长驻近江,派车来接他俩,没有休息,直接开会。

        此次任务,郑佳一担任组长,其他人配合,但主要做事的人就刘汉东一个,因为只有他和蓝浣溪有旧,接近最为方便。

        郑佳一部署了几套方案,刘汉东只是其中一套方案,失败了的话,还有监听和撬保险柜等招数,总的来说,大家干的是商业间谍的活儿,没生命危险,只有外交麻烦,所以要多加小心,不能出岔子,丢国家的脸面。

        开完了会,刘汉东和郑佳一双双离开,去往欧洲花园,官司还在继续,但属于刘汉东的房子已经还给了他,可以直接入住,巧合的是,郑佳一的房子真的就在隔壁。

        “你啥时候买的房子,我怎么不知道。”刘汉东问她。

        “佳图借给我住的。”郑佳一躺在刘汉东怀里,漫不经心的回答。

        刘汉东返身压上,颠鸾倒凤一番,郑佳一香汗淋漓,去冲澡了,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又响了。

        虽然不愿意窥测别人私密,但刘汉东还是忍不住拿起了手机,打开一看,是罗汉发来的微信,两人的对话非常暧昧。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