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三章 报恩
  • 第二十三章 报恩

    作品:《匹夫的逆袭

        

        良久,少女终于从记忆中走出,拉着箱子走向机场快轨,她记得上次离开这里的时候乘坐的是出租车,时隔数年,近江已经沧海桑田,机场到市区之间有了快轨交通,时间和车费都节约一半。

        四十分钟后,少女抵达近江市最豪华的酒店之一,四季酒店,前台服务员脸上挂满职业性的微笑,以她专业性的眼光来审视,这位气质出众的女士一定是美籍华人之类。

        听到服务员的英语问候,少女愣了愣神,拿出皮夹子,透明夹层下是她以前的身份证,青涩的容颜,充满童真的眼神,姓名栏是三个字:蓝浣溪。

        她没有拿出身份证,而是取出一本蓝色封皮的护照来办理入住。

        服务员有些小得意,她猜得没错,果然是持美国护照的客人,输入名字之后,她赫然发现客人预订的是总统套房。

        因为没有相应级别的贵宾入住,四季酒店的总统套房常年关闭,当然每天的打扫是必须的,服务员立刻如临大敌,以眼神示意同事通知大堂经理。

        不大工夫,衣襟上佩戴金钥匙标志的大堂经理堆满笑容快步而来,他是了解内情的,预定总统套房的是俄罗斯石油寡头,贝加尔油气集团代表团,这位年轻的华人女士身份不好随便猜测,只管按照最高规格接待就是。

        蓝浣溪被前呼后拥送入总统套房,坐在酒店大堂沙发上的一女两男也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上楼去了,女的身高足有一米八,是个有高加索人种特征的运动员体型健壮女子,俩男的身高都在一米九以上,虎背熊腰,眼神冷酷无比,他们是一个小时前入住的,都持俄罗斯护照。

        半小时后,浣溪换了一身衣服出门了,大堂经理早早安排了一辆奔驰S600接送贵宾,可是客人却打了一辆普通出租车,直奔铁渣街。

        铁渣街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城市绿地,鸟语花香,绿草茵茵,远处高楼大厦在雾霾中若隐若现,那是城南CBD欧洲花园。

        浣溪怅然若失,多少次午夜梦回,重回梅姐的小屋,多少次在心中预演久别重逢的场景,没想到结局却是如此残酷。

        保镖远远地站着,不敢惊扰她的思绪,浣溪在这儿呆了十分钟,默默离开。

        浣溪的下一站是平川老家,她径直前往近江金桥批发市场,那儿有一个长途客运站,发往平川的客车每半小时一班,都是私人承包的金龙、大宇之类,乘客们带着从批发市场采购来的货物,巨大的编织袋塞在行李架上,堆在脚底下,车厢中充斥着烟味、体臭和各种莫名的味道。

        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浣溪选择了这里,那年她高中毕业被人冒名顶替,前途渺茫,人生惨淡,为了帮衬家里,维持弟弟的学业,十八岁的浣溪跟着梅姐到城里打工,坐的就是这样的长途大巴车,也是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她记得长途车开进近江市的时候,自己的眼睛都不够用了,鳞次栉比的大楼,长龙一样的车流,熙熙攘攘五颜六色的人群,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大城市的模样。

        如今,她已经走过无数国家和城市,见过无数种族、民族、信仰的人,印象最深刻的依然是初到近江,一切都是那么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长途客车缓缓启动,肥胖粗黑的售票员一只胳膊伸在车窗外拍打着车厢喊道:“平川走了,平川走了,有位。”

        有人招手拦车,车门打开,一个白人女性步履矫健的跳上了车,满车厢的人都好奇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外国人,纳闷她为什么会坐这种车。

        大洋马一样健硕的女人买了票,找了座位坐下,她身上味道很冲,狐臭加上香水味,熏得旁边的人呲牙咧嘴,赶紧点上一支烟以毒攻毒。

        长途车慢腾腾的开出了批发市场,上了立交桥,直奔平川方向,刚出城不久,路边有两个男子拦车,大热的天手里搭着西装上衣,这也是长途车每天的必选节目,经常出差的人都知道,这俩是小偷。

        俩贼上了车,鬼鬼祟祟四下踅摸,很快就定格在浣溪身上,当贼的眼睛都毒,看得出谁有钱谁没钱,坐在最后排的那位美女,一身衣服虽然看不出牌子,但是质地相当之好,于是两人很默契的往最后一排挤去,硬生生挤出一个位置来。

        小偷扒窃,都是趁乘客打盹或者心不在焉悄悄下手,浣溪眼睛一直看着窗外,提包都放在身边,敞开口的包包里隐约可见钱夹子和手机,正当其中一人准备下手的时候,猎物忽然扭过头来,用他们听不懂的语言喊了一声。

        俩贼有恃无恐,弱女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偷不成就硬抢,正要玩横的,那匹大洋马挤过来了,二话不说,挥起钵盂大的拳头抡下去,一拳一个,两个小偷被瞬间放倒。

        司机停了车,开车门,大洋马一手拎一个,将两个小偷丢出车外。

        一阵掌声响起,长途客车继续前行,后视镜中,两人依然躺在马路上纹丝不动,司机心说,真他妈的能装,他却不知道,俄罗斯女子拳击中量级冠军一击之下有多大的威力,两贼被活活打成了脑震荡,可不是装出来的。

        这只是回乡途中的一段小插曲,浣溪根本没放在心上,她完全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长途车抵达平川后,浣溪上了一辆出租车,她的贴身保镖娜塔莎也跟着上来了,坐下后车就往一侧偏沉,可见吨位之大。

        “去育才中学。”浣溪说。

        平川是个县级市,地方总共就这么大,育才中学眨眼就到,浣溪让司机等着,自己下了车,走到校门口,隔着铁栏杆望着教学楼。

        那年高考,她被黑心肠的教导主任锁在宿舍里,饭菜里下了安眠药,挂钟调慢了两个钟头,要不是发现的及时,众多好人伸出援手,恐怕自己依然沦落风尘。

        “你找谁?”传达室里传来苍老的声音,依然是当年那位门卫大爷,他认不出浣溪,但浣溪却记得他。

        “大爷,我找您。”浣溪说。

        老大爷很狐疑:“找我?你是?”

        浣溪说:“我是育才中学毕业的,我叫蓝浣溪。”

        大爷恍然大悟:“想起来了,那年的高考状元,721分,到今天没人能超过你,快进来坐。”

        浣溪落落大方的走进传达室,和大爷聊起天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昔日羞涩的乡下女孩变得健谈无比,很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半小时后,她告辞离开。

        下一站是平川二中,当年的高考考场,这里变化不大,和记忆中的考场完全吻合,浣溪还记得那天大雨滂沱,自己没穿鞋,赤着脚披着门卫大爷给的塑料雨披冲进了考场,中午粒米未进,只喝了几口雨水,以至于低血糖昏倒。

        二中门口车水马龙,行人匆匆。

        浣溪在寻找那个小超市,可是超市已经不复存在,变成了饭店,向老板打听,老板说不清楚,你最好去问房东,我给你个电话号码。

        经过一番辗转,浣溪终于得到了当年小超市老板娘的电话号码,她满怀激动拨通了号码,响了许久才有人接,声音依旧熟悉。

        “哪位?”老板娘大嗓门豪爽无比。

        “请问,您是当年在平川二中门口开小超市的阿姨么?”

        “是啊,你是?”

        “我叫蓝浣溪,那年高考,在你家借助了几天。”

        “哎呀,是你啊,太好了,这丫头还念着我呢,你在哪儿呢?”老板娘兴奋无比,说个不停,“我就知道你有出息,上的香港的大学,后来出国工作了吧,对了,我也搬家了,我儿子大学毕业了,同济大学建筑系,现在上海工作,我也跟来了,享享儿子的福……”

        她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浣溪不得不打断她:“阿姨,我现在平川呢,等探亲完了,去上海看你。”

        “好好好,咱们电话联系。”

        最容易找的两个人找到了,接下来是那对开着农用车将浣溪送到考场的父子,浣溪记得车牌号码,这就需要去车管所查档案。

        平川车管所那是衙门口,普通人哪能说查档案就查档案,不过有钱就能办事,给浣溪开车的出租车司机大包大揽,说他表哥在车管所上班,一句话的事儿。

        浣溪使了个眼色,娜塔莎立刻拿出一叠现金来,司机刚要去接,娜塔莎却捏住不松。

        “我懂,办好才收钱。”司机讪笑道。

        事实证明司机没吹牛,他真的查到了农用车的档案,车主叫张书贵,家住大墩乡张庄村。

        浣溪直奔张庄村,寻到了张书贵家,却吃了个闭门羹,邻居说,张书贵的儿子张顺犯了杀人罪,被判死刑,老张两口子说儿子是冤枉的,常年在省城上访,家里的地都撂荒了。

        暂时寻不到人,浣溪只得离去,平川的最后一站是自己的家,弟弟冤死,政府为了安抚,分给蓝家一套安置房,又给蓝父安排了体面的工作,衣食无忧,换来的是不闹事,不上访,父母都认命了,但浣溪却不认命,她为父母的妥协赶到羞耻。

        但父母终归是父母,尽管多年来浣溪没和家里联系过,但既然回国了,就得看看父母双亲。

        

        

        BAIDU_CLB_SLOT_ID="933954";